• 第二十四章:最大的凶器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0:28本章字数:3112字

    顾长明等酒保一离开,嘴角浮现一丝浅笑。香香的速度有多快,他这一路跟过来心中有数,酒保便是有些武功,脚底下虚浮,也是稀疏平常的底子。一见香香落地就跑,肯定以为是往犄角旮旯里窜溜,忙不迭的前去抓捕。

    这是小凤凰饲养的小东西,要是这么笨蠢肯定不会拿出来丢人现眼。顾长明哪里也没去,站在原地等。果不其然,很快裤脚边传来熟悉的吱吱声。香香小前爪紧贴住他的足踝,正在蹬着后腿努力往上跳。

    顾长明弯腰点一下它的小脑袋:“刚才进来之前见你昏昏沉沉的,这会儿又精神了,是不是找到白和罗了?”

    要知道这种寻香鼠的嗅觉是人的许多倍,哪怕是很细微的变化也逃不过香香的鼻子。顾长明看它爬得太吃力,想托一托借点力的。谁知道香香又咬住刚才的位置,小脑袋左摇右晃,急得不行。

    顾长明脸色一变,难道说小凤凰被困在这里了?他不知道四周还有没有人在窥视,这里和雅间不同,四面空旷很难设下机关:“香香,别管是哪里出了问题,带我过去。”

    香香在原地转了三圈,顾长明很有耐心没有催促,目前的情况绝对不可能逐一排查,他只能选择相信香香的能力。而远远的脚步声正急促而来,估计是酒保找不到小宠,知道哪里不太对劲又往回赶了。

    香香猛地站住,圆乎乎的身体几乎是直立起来看着东南角的方向,随即一头扎过去。与此同时,酒保赶到,手里还举着一张黑色的网,没头没脑的朝着香香挥过去。

    顾长明怎么会让人捉住香香,手腕一转,人都没有回身,指尖拂过酒保双手手腕。对方顿时觉得手指脱力,什么都抓不住,网兜啪嗒落在地上。顾长明一招未定,另一招又起,直接把酒保给放倒了。

    当时他还在心里小小捏了一把汗,如果那个窥视的人还在,必然会看到这段,然后做出反应,甚至会派出更多的人连他带香香一起抓住。

    这种情况却没有出现,顾长明猜的不错,能够监视的只有那些所谓品酒的雅间。一旦走出来,再想偷窥就没有那么容易。偌大的酒坊不可能只有一个酒保,顾长明不敢托大,把酒保拖到阴暗处。确定在短时间内没有人会找到酒保,也就是替自己争取到了有利的时间。

    香香扑出去一段路,回头等他,顾长明没有迟疑始终紧跟其后。香香凭着本能一直往前跑,顾长明几次遇到阻挡物,体型小的钻过去了,他就要费点力气才行。

    等到眼前一亮,顾长明发现自己已经到了室外。眼前是大堆用来酿酒的谷物,香香站定不动,顾长明跟着也不动,凝视着眼前像小山一样的高度。

    四周不完全是酒香,还有谷物半发酵后的酸味。顾长明感觉自己的鼻子已经在这样浓烈的气味中失效了。

    “你想让我来看的,肯定不是这些。”顾长明没有多想酒坊里其他人此时此刻在哪里,他这一路过来似乎有些太简单随便。他朝着谷物堆仰起头,又或者说,酒坊不过是一个巨大的假象,真正的秘密还藏在更深的地方。

    一声很轻微的咳嗽声,仿佛是忍了很久实在是控制不住的外泄。顾长明眼神紧锁住发出声响的那一点,如果没有听错的话,如果香香也没有带错路的话,小凤凰就在谷堆的里面。

    虽然听起来有些匪夷所思,顾长明还是抓过谷堆边的铁铲,直接开挖。这种半潮湿的谷堆中,深埋底下的结果是很快会因为无法呼吸而窒息,小凤凰在里面躲了多久?既然还能咳嗽,说明还有气,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顾长明下手又快又准,快碰触到目标的时候,把铁铲扔在一边换成双膝跪地用手把谷物使劲往外刨。香香想来帮忙,奈何爪子太小,不过是杯水车薪的效率,还是在那里坚持刨谷子。

    越是这样,顾长明越是确信小凤凰在底下,也只有小凤凰身上的白和罗能够让香香反应这样激烈。他的指尖在碰触到异常的柔软时,直接使劲握住了对方。

    那是人的手臂,柔软而湿润,顾长明双手齐上,一鼓作气把这人的身体从谷物堆中拖了出来。也是同时,被他刨出来的空洞支撑不住上面的重量,倾斜而下把两人重新一起埋了进去。

    顾长明的声音低沉而有力:“小凤凰,你还醒着吗?”

    城西坟场,戴果子在大狗扑上来的瞬间,明明知道武功远不如柳竹雪,依然想都没想把人往自己身后一塞,飞速的把手缩回到衣袖中,用自己的手臂去挡大狗的尖牙利齿。

    柳竹雪不是怕狗,平时见到小猫小狗的,她甚至还会停下来逗弄会儿,再把身上带着的吃食,留下一点喂他们。

    然而眼前的绝对不是小猫小狗,而是能够一口把人的脑袋咬掉半个的怪物。

    所以在见到戴果子的手臂被要咬住时,柳竹雪发出一声惨叫,双腿双手却是发软。明明大脑的反应想要催促她拔出融雪剑抵抗,身体却像是完全离开了控制,不听使唤。

    而戴果子在伸出手臂的刹那已经想好了应对之策,他就是故意让这只怪物咬住自己的,而且是咬住他想给咬的位置。几乎是同时,戴果子把外衣从另一只手脱下大半。这个季节穿的是一件薄棉外衫,布料非常扎实。

    他反手把外衫罩住大狗的脑袋,大狗的反应也很快想要避让开,牙齿却像是嵌进了什么东西里面拔不出来。戴果子已经把外衫在大狗的嘴筒子上绕了两圈,灭杀住它最大的凶器。

    柳竹雪也在这个时候,缓过气来,耳边听到戴果子在喊:“用你的剑刺它的两只前爪。”

    融雪剑出鞘,两朵剑花挥舞起鲜艳的血渍,大狗的嘴筒子被戴果子背身后死死的绑住,一人一狗正在较量彼此的力气。柳竹雪感觉只刺前爪似乎还不能够帮到果子,戴果子由于使力过猛,涨的脸红脖子粗,眼睛都死死的闭上了。

    等柳竹雪把大狗的四条腿关节都重创后,接下来的一剑想要刺向其咽喉。这样的凶物还留下来有什么用,万一等会儿反扑过来的话,才会后悔。

    戴果子侧眼看到柳竹雪的动作,吓得又是大叫:“别,别伤它的性命,留下它还有用!”

    要是杀了,不过是一条死狗,不会是任何旧案的证据,必须要留下活口。柳竹雪稍一犹疑,还是听从了戴果子的话,她的剑招用得狠准快,基本把四条狗腿的关节都给破坏了,所以不仅仅是伤到皮肉这么简单。

    戴果子感觉到后背上的力气再扭动两下后,渐渐脱力,无妨与他抗衡了。

    “你别动,我来看看它是什么情况!”柳竹雪谨慎的提示,不给戴果子回头的机会,“万一它是使诈。”

    戴果子感到柳竹雪恢复的很快,比他想得还要周到。不过他也不想让她处于险境,用了剩下的一点力气,脱下最后那只袖子挥过肩膀后面,听到了很响亮的咔嚓一声。

    如果刚才他没有听柳竹雪的话,直接回头的话,这咔嚓一声就是落在他的脖子上。戴果子想到可能发生的,惊出一身冷汗,这只畜生原来没有疯,还真的是会动脑会使诈。

    不过这一下重力的咬合,应该也用完了大狗全身的力气。等到柳竹雪挨过去的时候,发现那双暗红色的眼睛疲累的闭上,狗脑袋无力的耷拉下来,一动不动。

    柳竹雪用融雪剑的刀鞘戳一下大狗的后脑勺,根本没有反应。她再逐一去捅四条腿,也是同样的反应。最后手中的融雪剑顶住大狗后背心的致命点:“果子,你可以松手了。它敢反抗挣扎的话,我的剑会比它的动作更快。”

    戴果子是见到刚才这条大狗扑过来的时候,动作到底有多快,依然毅然的信任柳竹雪,把双手的力气慢慢释放,整个人往前倾,等到力气释放到七八成,一个箭步向前,身后是沉闷的重物落地声响。

    他转过身去,看到柳竹雪神情凝重,衣裙上都沾染到了血迹,连眼角余光都没有施舍给他,融雪剑在手继续对准了大狗的要害。

    “小雪,我没事了。”戴果子见她的神情有些不对劲,连忙凑上前去,紧张之余没有注意到自己漏了口风。

    柳竹雪动都不动,像是压根没有听见戴果子的话语。戴果子的手搭上去,扶住了她半边肩膀才发现柳竹雪整个人都是僵直的,明显是太专注太紧张后的过激反应。

    “小雪,我真的没事了,你做得很好。它既不能攻击我们,暂时也不会死、我们要把它带回去,找个合适的东西把它关起来,还是不能让它死的。”戴果子的碰触,柳竹雪没有抵抗,等到他用双手揉动她的手腕,先接过融雪剑,归入剑鞘,再把她的手臂折过来,恢复成正常的角度垂于身侧,“小雪,我们安全了。”

    柳竹雪的眼珠子转到与戴果子平视的角度,然后轻呼一声,全身发软几乎站不稳脚,瘫下来的同时正好戴果子的手臂赶到,紧紧搂住了她的纤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