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攻敌攻心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0:28本章字数:3110字

    小凤凰的警觉心很高,这些年的摸打滚爬早就磨练出来,一点风吹草动都不会落下。顾长明的动作一起,她立刻配合,闭嘴,站稳,两人几乎是并肩而立。因为站得直,贴得紧,呼吸放到最轻,几乎与墙面融为一体。

    果然有人回来,近在咫尺之间。小凤凰一颗心都快提到嗓子眼,想到顾长明就在身边,又仿佛什么都不用怕。这个人虽然外表是芝兰玉树的贵公子,实则性格坚定如磐石,是最强的依靠。

    顾长明冷漠看着这人面对眼前谷物四溅后目瞪口呆的样子。如果回来的只有一个人,应该是最好的机会。酒坊这么大,还不知道暗里设置了多少机关埋伏,如果有人指引的话,应该会容易的多。

    小凤凰感觉手指被顾长明撩了一下,她偷偷用眼角余光去看,顾长明眉眼一动示意他先动,她断后。小凤凰回撩一下表示收到讯息。两人根本不用开口,却有种异样的默契。

    顾长明的身形好似从墙壁上轻轻滑落的壁虎,那人刚想要拔腿去喊其他人,眼前一花,又多出一个陌生人。

    尖叫声来不及从喉底发出,顾长明的五指紧扣,握住了对方的咽喉。那人没想到顾长明会是如此狠角色,拼命想要用手把桎梏拉开,顾长明的手指越收越紧,几乎嵌进对方的血肉之中。他的嗓音优雅而淡然:“我想问你几句话,如果你愿意配合的话,我可以松手放你一条生路。如果你想求死的话,我也不是很介意。我数到三,你用眨眼或者闭眼来告诉我答案。”

    不给对方迟疑的机会,顾长明紧接而上开始数数:“一,二,三!”

    根本是刻不容缓的选择,与此同时顾长明的手指收的更紧。对方明显不能苟延残喘,只留下肺中最后一丝空气,神志开始昏昏沉沉,哪里还有空隙去想,连忙用尽全身力气拼命想要眨眼睛。

    小凤凰贴墙看得清清楚楚,她只知道顾长明当时对自己态度冷酷到不近人情。这次回到开封府也是她好说歹说才勉强留下。今天见他如此手段,才明白原来对她的都是最轻缓的态度,心口顿时又活泛起来。

    “很好,看起来你替自己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顾长明将手指逐一放开,等他把右手收回再背到身后。对方双手握住自己的脖子,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像是要确定自己侥幸还活着。

    顾长明没有急着催促,这人没有其他的援兵。否则的话,刚才那一瞬间,眼底不会流露出诸多的绝望。一个人如果有值得信赖的同伴,便是生死瞬间还是会抱有一丝翻盘的期冀。

    “你想知道什么?”这人脖子外侧受到重创,说话非常勉强,用的基本是气声。不仔细听的话,反而更像是蛇信嘶吐的声响。

    “孩子在哪里!”顾长明既然要问就挑最简明扼要的,也是他最想知道的答案。

    对方整个身体一僵,顾长明的话抢在他之前:“我知道的肯定比你想象的要多,不要试图敷衍或者蒙混过关,我的耐心非常有限。”

    他的右手随意抬起,已经吸引住对方绝大部分的注意力。因为刚才就是这只看起来线条流畅的手,差点要了一条人命。

    “在酒窖底下。”对方丝毫不怀疑,在顾长明面前撒了谎的下场会很惨,所以说实话才是保命的最好方法。“我没有权利进去,你就算杀了我,我也做不到的。”

    丑话先说在前面,对方有些小聪明,知道顾长明只身闯进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找寻那些孩子。他可以把所知的都说出来,但是做不到的就是做不到。

    “那么谁可以进去?”顾长明始终在衡量计算,这人说出来的话有几分可信度。到目前为止,这人还没有开始撒谎。

    “我不知道。”语气虽然和前面几句几乎是一样的,眼角却不能控制的抽搐了两下。

    “你撒谎。”顾长明直接点出他的破绽,“而且还是最拙劣的谎言,看起来你是没有诚意合作了。那么我也省事了,相信下一个人会带给我更多更可靠的线索。”

    对方以为自己至少还能蒙过去一两句,没想到什么机会都没有。那只手又再次握了过来,他连转身逃跑的勇气都没有,膝盖还是软的,便是放开让他跑,估计跑不出多远就会被重新抓回来。更深层的恐惧直接把人给包裹住了,剩下唯一的应对之策就是双手环抱住自己的肩膀,蹲在地上簌簌发抖:“我说,我会说的,求求你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小凤凰看得眼睛一眨不眨,攻敌攻心,今天她总算是开了眼界,见到了顾长明流露出来的另一面,阴暗而压制力极强的那一面。

    柳竹雪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看戴果子拉着一条血肉模糊的大狗往前走。她几次想要上前帮忙,被戴果子厉声拒绝,说是不想见她再次晕倒在路边。虽然果子看起来很凶,柳竹雪心里却微微发甜。

    “这条该死的畜生,不知道害了多少人性命,还要小爷伺候它。等案子破了,小爷一定要报仇的。”戴果子越走越累,两条腿都快要迈不开了。

    “果子,我们把它拉到哪里去?”柳竹雪始终心惊胆颤的,生怕一个不留神,大狗会醒转过来张开血盆大口。一双眼始终没有离开过左右,“拉到顾家去的话,路程太远了,而且还要经过人多的街市。”

    戴果子停下来,完全没有在听柳竹雪说话,只顾看着前方的某一点。他口中喃喃道:“你看那边,是不是还有好几只狗?”

    柳竹雪顺着他说的方向看去,真有黑乎乎的影子,离得有些距离看不真切。如果还有相同体型力气的大狗在那里等着的话,他们两个剩下的力气不知道够不够应付保命了。连素来性格温婉的柳竹雪都忍不住想要破口骂人了,到底是谁在城西坟场养了这许多吃人的怪物。

    “别动,再看看情况。”戴果子放下拉扯在肩膀上的绳索,示意柳竹雪站在他身后,武功高低不重要,男人生来应该保护女人。

    要是换作以往柳竹雪的性子,肯定是绝对听从。经历过前一阵子的巨变后,她的想法有所改变,直接拔出融雪剑挡在了戴果子的身前:“我的武功比你强,应该我在前面。”

    她早已经不是柳家后院闺房中的千金大小姐,这是她自己选的路,当然是要坚定的走下去。

    戴果子低头苦笑,还真的是为了一条狗把吃奶的力气都用完了。这会儿双手松开,别说是打架了,连举起来都费劲:“再等等,再等等,我看着又不像是狗了。”

    狗不会这么小心翼翼的,更不会到这会儿安静的不发出一点声音。戴果子的武功稀疏平常,待人处事的能力却早在曲阳县的时候就磨练好的,他没有阻止柳竹雪,只给了她一个暂时安静的手势。

    等黑影近了又近了,戴果子肩膀一软,还真是看走眼,哪里来的大狗,分明就是几个穿黑衣的男人。这穿戴看起来像是在哪里见过,很是眼熟。

    “司徒岸。”柳竹雪无声的对着果子做了个口型。

    戴果子在脑子里一比对,还真是和司徒岸穿的一样。说起来司徒岸的身份有些特殊,穿戴的也和普通宫中侍卫不同,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区别之所在。问题在于这些人是敌是友,是助纣为虐还是想要销毁证据?

    领队的那个走得很快,生怕他们两个误会,直接开口道:“我们是奉了太后的懿旨,协助顾公子破案的。”说完还把双手摊开来,表示没有任何的武器在手。

    戴果子一听就乐了:“太后派你们跟踪我们?既然我们身边有,那顾长明那边也有了?”有句话太大不敬,他没好意思说,你们一个个都这么能干,还要顾长明掺和什么,当替罪羊还是挡箭牌?

    “顾公子那边又有所不同,应该是司徒大人亲自跟进的,我们不太清楚。”领队很年轻很英俊,边说话边用眼角余光偷偷瞄着柳竹雪。

    戴果子没好气的,真是太不把他放眼里了,当着面都敢偷看他的小雪。既然你们想要跟踪,那么不给你安排点重要的任务太对不起你们领着太后那边的俸禄了。他重重一击掌,随即指着身前半死的大狗:“既然都是太后的人,那么就好说话了。我相信太后很乐意看到它的,这个功劳就让给你们吧。”

    领队的眼睛里都是晶光,揣摩太后的心意是他们这些人的首要任务,知道戴果子所言不虚:“你当真愿意把功劳让给我们,你放心,我们几个不是不识好歹的,到时候也会分你一杯羹。”

    “那就多谢几位兄弟费心了。”戴果子三言两句的,已经和太后的侍卫称兄道弟。这份本事让柳竹雪在旁边看得忍不住偷笑,她倒是没觉得要在太后面前争什么功劳,对她而言不被太后惦记才是最大的好处。

    那是顾长明花费了不少力气才和太后谈妥,放飞她自由的最佳条件。柳竹雪不愿意辜负了顾长明的一番苦心,所以戴果子说,她听两句,绝对不插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