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难上加难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0:28本章字数:3129字

    顾长明的一双手动作极快,小凤凰在旁边看得目不转睛。素来只知道长明公子擅长破悬疑棘手的案子,没有人说过他对五行八卦,机关巧簧之术也这般精通。小凤凰想到先前在其面前夸下海口,颇有些班门弄斧的尴尬,又不敢问他怎么会这些旁门左道的东西。

    “我有个师兄,比我还擅长此道。可惜他不在附近,否则的话解决速度会更快。”顾长明想到师兄这些天音讯全无,刚进开封府的时候,甚至弄出人命案栽赃他杀害师兄。现今依然无法得知师兄的具体下落,心中烦躁手底下微有偏颇。

    小凤凰时刻注意顾长明的一举一动,耳边听到咔嚓轻响,知道又要糟糕。幸好顾长明反应极快,在机关发动之前,抓胡小凤凰的肩膀,想要往后退到更为安全的位置。

    这边机关中三排强弩同时射出,被他们尽数躲过。不等小凤凰松口气想要开口说话,两人原本站着的位置,地面下陷根本站不住脚。方才小凤凰有一句话说的不错,机关无非是生门死门。他们站的位置明明是个生门,为何又会变得那么难缠。

    小凤凰努力吊着一边手臂,毕竟力气有限,只剩下三根手指紧扣住顾长明,他手臂往上一搭,想要稳住身形,设置者像是算准了机关中所有的变数,搭手的位置又横生倒刺。顾长明担心刺中有毒,索性放开手。

    既然是生门,就应该有其存在的理由。顾长明在半空变换身形,把小凤凰的大半个人扣在怀里。她倒是又老实又识趣,窝在那里一动不动的。

    两人一起下滑的速度极快,顾长明担心的是底下会有更厉害的在等着落下陷阱的闯关者。幸而脚尖碰到实地,除了坑坑洼洼的不平整以外,再没有其他的意外。

    小凤凰似乎不相信运气会这样好,在身上一通乱摸想要把火折子先点起来,却被顾长明把双手都给握住。他的声音低低落在耳边:“不要点火,也不要大声说话,这里有蹊跷。”

    在深不见底的暗处,顾长明分明感应到有其他人的存在,那些呼吸急促而混乱,虽然是经过了强行的压抑,听起来却更加诡异。他本来以为上面有人碰到机关掉下来,这些人会马上包抄过来,等了片刻双方相隔的距离没有丝毫的变化。顾长明的眉毛皱起,难道说对方根本没有发现有意外者的闯入?

    小凤凰十分听话,连窝在他怀中的姿势都没有变动。难得遇上这样的好机会,两人离得那般近,她都能闻到顾长明衣服上冷冽的清香,和顾家书房里常年熏着的香是同一个味道。

    “顾家有两个书房,熏的香都不一样。”这话在小凤凰心里藏了许久,要不是因为眼前大片的黑暗,让她有些迷乱,绝对不会在顾长明面前说破。

    顾长明心口一紧,父亲的书房里的确熏着完全不同的香,然而父亲离开之后,那间书房等于是禁忌之地,连他都没有再进去过,为什么才住到顾家不久的小凤凰却知道其中的差别。

    然而顾长明一向很懂得分清事态的主次,眼前并不是审问小凤凰的适当时机。他只当没有听见这句话,换成右手去抓住她腰后的衣服,等于是把她从自己的怀里给拉扯开一些。

    既然对方始终没有要攻击过来的意思,那么只能是换他们主动出击了。顾长明让小凤凰把火折子擦亮,她身上藏着的都是好东西,这支火折子的光线柔和,范围又大,虽然是在黑暗中,眼睛很快就适应过来。

    “这地方暗得完全不见光,还能关人吗?”小凤凰想过要把香香放出去,香香的眼睛更能适应黑暗。可是香香如果在此地走失,想要再找回来就难上加难。她不敢冒险,至少不是目前。

    “关人不需要光,如同你我一样,需要的时候点上一盏灯,什么都有了。”顾长明想在光线充足的情况下再确定一下对方的确切位置,发现在火折子亮起的瞬间,除了他们两人的呼吸,再没有其他的声响。

    仿佛曾经听到的那些都不过是黑暗中惙惙的幻觉,要是换成其他心志不够坚定的人,肯定会怀疑先前的发现。顾长明从来都是自信到极点的性子,既然听到过就不可能是错觉。

    这个世上能够给予他压力,让他产生幻觉的人,少之又少。就算有那么几个,也不会是蛰伏在此处的宵小之辈。

    “小凤凰,再把火折子灭了。”顾长明心中有个大胆的设想,等到火折子一灭,他有耐心的再等了片刻,那种湿漉漉到发腻沉滞的呼吸声再次重现,何止两三个。因为尽力在听在分辨,至少有七八个不同的呼吸声,此起彼伏,错落有致。

    柳竹雪有些不想回答戴果子的问题,情况就是这么难堪,好不容易把一条制住,却发现自己的目标还更深更远。如果一条不够,那么可能甚至还有三条四条。

    “不是每一次都这么幸运,那些宫中的侍卫虽然有些傻缺,做事还是挺靠谱的。毕竟上面还有太后压着。”戴果子不相信司徒岸能派出其他的应急,这一路时刻跟随他们两个。

    “你说司徒岸既然能够派人暗处跟着我们,会不会也有人跟着顾大哥和小凤凰去了?”柳竹雪倒不太担心目前的情况,大狗再厉害,最多到迫不得己的时候,可以直接杀死保命。

    “顾长明对于这种路数比我们要精通的多,你信不信,他非但不会被那些跟踪者抢得先机,反而能够利用这有限的人力,为其所用。”戴果子还真是担心不起来,刚才柳竹雪一人一剑的厮杀场面已经够刺激到他了。

    以前,戴果子总说学武没有多大的作用。孙友祥不知道笑过他多少次,即便是当个捕快,肯定也是武功好的才方便。当时戴果子一心认为当好捕快,更重要的是动脑。

    等到戴果子的人生中出现顾长明以后,所有的平衡都被打破。他连身边的柳竹雪都无力保护的时候,有些恨自己当年为什么要偷懒,为什么不好好习武。危机来临的瞬间,会被柳竹雪挺身而出,藏到身后,只因为他的武功在他们眼中实在是不堪一击,甚至还不如那个小凤凰。

    “我以为那条狗既然会见人就咬,肯定是丧失了神志的。可是刚才你看见没有,另一边犬吠的时候,它的眼睛是亮的。”柳竹雪特别细心,所以能够观察到旁人不注意的小细节,“你说那条呼唤它的狗又是哪里来的?”

    “不是母子就是两口子。”戴果子很爽利的答道,“除了这两种情况,不会再出现第三种了。动物的情感不像我们这样复杂,大部分情况下都是遵从本能。你说看到它的眼睛发亮,肯定是非常亲近的同类。我却不知道该去哪里寻找它的同伴?”

    “它眼神的方向,我是能够精准记得的。”柳竹雪侧过头来问道,“一只狗的叫声能够传得多远?”

    戴果子重重一拍巴掌,眉开眼笑道:“你说得太对了,我们能够听见的犬吠,距离实在有限,只要方向不错,逐一排查肯定能够找到。”

    两人的行动极快,柳竹雪的长处尽数显露出来,她在前面带路又关照戴果子一定要留意身周的异常。千万不要因为先前抓住的那条大狗体型硕大,就潜意识以为要找的第二条也是大狗。

    “难道不是吗?”戴果子奇怪的反问道。

    “我的意思是不一定是,如果母子的话,外形相似的可能性极大。如果是结伴的俩口子可就不好说了。”柳竹雪心里反复在翻动细节,太后那边传出来的消息说九皇子收到的是一只西域犬,另一只会不会也是?

    戴果子忽而咧嘴一笑道:“忘记告诉你一件事情了。”

    “你说。”柳竹雪有些漫不经心的顺着话说。

    “我还会学很多动物的叫声,比如狗叫。”戴果子平时不把这个技能往外说,他是人可以学其他人说话。这要是老让他学畜生叫唤的话,会让他的日子变得很艰难。

    “那就是说,你会学刚才被抓走的那条?”柳竹雪猛地在原地站定了,“你确定,能学到让其同伴都分辨不出来?”

    “我能确定,非常确定。”对于戴果子来说,各种声音的模仿是模仿声线,如果是说话特别有特点的话,要格外突出特点,混淆别人的视听。而刚才那条大狗的叫声中,充满了哀伤还有不甘心。

    柳竹雪好奇的看着果子,心里在想你既然都说会这样厉害的招数,你倒是学一个给我见识见识啊。

    没想到戴果子轻咳了一声道:“柳姑娘,请你先背转过身去。”

    柳竹雪连为什么三个字都没有问,没有二话立刻转身。沉默了一小会儿,仿佛是戴果子在酝酿感情,随后柳竹雪听到了犬吠声,刚才恶战的双重刺激压根还没有退散,罪魁祸首的叫声突然出现在耳边。柳竹雪吓得飞快转过身,生怕那只大狗阴魂不散,挣脱了邵应的一小队人,又原路返回了。

    等柳竹雪看到身后除了嘴角含笑的戴果子,再没有其他的人出现,一脸的惊喜:“你居然真的可以学那么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