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越来越近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0:28本章字数:3138字

    戴果子没觉得这种事情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在心仪的女子面前学狗叫,所以他再三强调让柳竹雪要转过身去。说起来,无论是人还是兽类,发出的声音中带着本身的情绪,只要学会其中的诀窍,戴果子看来实在不能算是难事。

    柳竹雪还想多夸他几句的,见着他一脸的尴尬。她心细如发,立时明白是什么原因,含笑走到他身边,与戴果子一起等待。不过是几个呼吸之后,有回应传回来。

    戴果子只说了一个字:走!

    柳竹雪的动作绝对不慢,掠身而出,比戴果子还快了一步。戴果子跟随其后,两人穿过两个街角,柳竹雪停下脚步,看着面前的深巷,两道高耸的院墙之间,常年不见日光,尚未接近已经闻到浓重阴郁的气息。

    “果子,要不要进去?”柳竹雪不是害怕,而是女人的本能,让她有些迟疑。

    “我再试试,看看能不能把它诱骗出来。”戴果子不用再提醒,柳竹雪很快转过头去,示意让他不用介意自己的存在,抓紧就好。

    戴果子清了清嗓子,又是一连串清越而响亮的犬吠声,与刚才那种压抑不同,连柳竹雪都听出里面有些小小的喜悦,仿佛是招呼同伴出来一起玩耍。

    试了两次,深巷中的那只却变得意外沉默,戴果子还在想不要是巷子还有其他出口,另外一条狗已经跑开了。

    “怎么了,没有反应。”柳竹雪刚刚有些失望的走到戴果子身边,整个人像是看到了什么,整个人都僵持在原地。

    戴果子的反应极快,转过头去看到一片暗色中,隐隐出现了一双血色的眸,与刚才被邵应几个带走的一样。不不不,还不止一样,这双眼的血色更重,动作更加迟缓,即便如此还是渐渐的显露出了身形。

    柳竹雪紧张的紧握住了融雪剑,两人的默契十足,谁也没有开口惊扰。那条藏身其中的狗,终于露出了全身。比抓走的那条明显要小只些,戴果子的目光呆滞,看着这条狗的肚子。怎么可能,这样大的肚子,这条是母狗,而且就快要生小狗了!

    他们始终觉得会主动攻击人的狗都是病狗,应该被抓捕起来,一起处置的。那条被带到太后面前邀功的,多半就是咬伤九皇子的,等再见到眼前的这只,戴果子有些不能确定了。

    “它,它是不是怀着小狗了。”连单纯的柳竹雪都可以看出来,母狗的肚子大到快要拖延在地上了。难怪会走得这么慢,身体笨拙沉重,根本走不快。

    母狗四下张望,一双眼中像是随时会流下血泪一样,确定没有见到想见的同类后,血眸死死盯住了戴果子,仿佛猜测到刚才假冒的叫声就出自此人之口。

    戴果子被这样怨气十足的眼睛瞪着,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大步。如果不是顾忌肚子里的小东西,估计这条狗已经扑上来企图要撕开他的咽喉了。

    “我们该怎么做?”柳竹雪可以抽出融雪剑的,但是多少有些于心不忍。

    “尝试看看它是不是发了疯,如果还能够听懂人言的话,可以进行沟通。”戴果子突然有个奇怪的念头冒出来,这些看起来近乎癫狂的狗,应该是有专人饲养的。换句话来说,可以听懂人言,他开口的话可能不是很方便,“你来试试。”

    “说什么?”柳竹雪一时半会儿的反应不过来。

    “说我们对它们没有恶意,如果可行的话,尽量先让它安胎把小狗生下来。”戴果子在想自己是不是疯了,便是这狗能大概听懂人话,是不是也能听懂这样复杂的!

    柳竹雪倒是没有质疑他的想法,选择尽量先放缓脸上的表情,露出无害的笑容,往前走了一步:“我们没有丝毫的恶意。”

    刚说了这一句,远处有锐利的风刺破空气直射而来。戴果子反应还算快,脑袋微微一侧,有东西贴着他的耳朵边飞过。不等他说小心,柳竹雪已经把羽箭用剑鞘打开,大概没想到隔了这么远的距离,羽箭的速度和力道都丝毫不减,她的虎口一震,险些开裂。

    那条母狗明显受到刺激,没有往深巷中躲回去而是凭借本能选择撕咬离自己最近的目标,朝着柳竹雪的胳膊张开了血盆大口。

    柳竹雪不是没见过其他的狗,这样一张嘴能超过半个脑袋大小,所有锋利牙齿全部露在外面的品种,还真是没见过。她从一开始就不想攻击怀孕的母狗,此时依然不会伤其性命。反而是轻盈往后一跳,继续安抚道:“箭不是我们射的,我们真的是想要帮你的。”

    “两位真是好兴致,与这只会咬人的畜生有说有笑的。要是被它一口咬中,你们应该才会后悔为什么会做出如此愚蠢的决定。”司徒岸从高处跃身而下,手中拿着一把强弓,对准母狗刷刷刷又是连着三箭。

    被困在机关中的顾长明,全身紧绷,选择不再轻易走动,以免惊扰到黑暗中不知道是什么的存在。

    “顾公子,他们越来越近了。”小凤凰强压住想要重新点燃火折子的冲动。两人的行动,必须要听从一人的指挥,那么她肯定是选择听从顾长明的安排。

    “再等一下。”顾长明在心中暗暗数数,突然扬声道,“小凤凰,点燃火折子。”

    这一次眼睛适应的速度更快,顾长明看到身周已经被人包围成一个半圆,这些半大的孩子,除了呼吸声完全没有其他的反应。

    火折子的光仿佛压根照不到他们的脸上,被尽数吸收进了茫茫无边的黑暗中。小凤凰不惜代价,又摸出一个火折子,点了个双份。

    还真别说,双份的力道大,顾长明连这些人的长相都看得很清楚。然而一张张陌生的脸,脸色苍白,眼神呆滞,对光线的反应程度也非常迟缓。

    “他们是不是都被喂了药,而且是很重的药量。”小凤凰已经看出不对劲,他们是看到光线以后,才围上来的吗?围上来以后呢,他们会做什么。

    “这些人里面有没有小葫芦,你尝试联系一下。”顾长明的目光从这些人的眼睛中间看过去,果然是毫无反应,可是他的本能又觉得千万不要被这些人近身,否则会发生很糟糕的情况。

    小凤凰不能放出香香,她还有其他更好的办法。掏出怀中的小瓶,拔去瓶盖将瓶口对准火折子,热气往里面一熏,白和罗的香气至少浓郁了数倍。顾长明站得近,深深吸进一口,在地底下的沉闷之气,尽数被白和罗的香气引导出了身体之外。

    这些人对白和罗的香气反应也很微弱,明明空气中充满了这种好闻的气息。小凤凰的目标本来就不是这些人,她把瓶口倒灌,自己慢慢在原地转了个完整的圈子。

    忽然,听到一声巨大的喷嚏声,从包抄他们的人群最后传了过来。小凤凰的喜色一下子跃然于眉尖:“小葫芦,小葫芦在那里!”

    顾长明很快锁定了小葫芦的方向,身形如同鬼魅,从这些人站住的空隙中,滑不留手的穿越而过,抓住了小葫芦胸口的衣服把人给拽了出来。

    小葫芦一路都在打喷嚏,电光火石之间,顾长明还要避让开不要被他的口水正好喷到自己的正面脸上。

    小凤凰把装白和罗的瓶子赶紧收起来,这香料昂贵之极,差不多与黄金同价,也是她特别喜欢才舍得自掏腰包。

    顾长明把小葫芦一直拖到面前才松开手,小葫芦虽然不停在打喷嚏,表情却和其他人一样,呆滞不动不前。

    “他好像有些变化了。”顾长明单手往小葫芦的后腰上一拍,迫使其站稳双脚,不至于会仰头摔倒,“你没看出来?”

    小凤凰和小葫芦相处的时日更加长久,怎么会看不出来。正因为太清楚其中的转变,才越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小葫芦整个人都长开了些,不仅仅是指五官长相,还有整个身体,双手双脚。如果不是早知道小葫芦的先天不足之症,小凤凰肯定会说小葫芦在短短的时间里,似乎长大了点,甚至长高了。

    她的目光沿着小葫芦的腰,一路往下看他的双腿,再回到头顶,又伸出手来比了比:“的确是长个了,至少长了一寸有余。”

    “他等于是最后被抓来的。”顾长明暗暗心惊,那么就是说对方的效率高到惊人,这样说来,包抄住他们的这些半大孩子里面,没有一个是瘸子,其他的缺陷也完全没有看出来。

    “小葫芦,小葫芦,你给我醒过来。”小凤凰干着急,用了好几个手法都没有促使小葫芦醒转。要知道齐坤门虽然是旁门左道,对门下的弟子训练却格外严格。否则小凤凰怎么会在曲阳县的时候,身受重伤也没有放弃坚定的意志力。

    而眼前的小葫芦却依然神游在外,根本没有认出眼前的两个人是敢冒风险前来营救他的。

    “难怪不用锁,他们压根不会逃跑的。”小凤凰觉得后背发凉,才刚刚转头,发现另外有个孩子已经紧贴在她的后背,鼻子正在往她的脖子边凑过来,像是在闻她身上的香气。小凤凰吓得大半条命都要从脑顶心飞出去了,她一手按在对方的脸上,试图把其远远推离开自己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