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震慑人心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0:28本章字数:3119字

    顾长明带着一行人出来的时候才发现外面天亮了,薄薄的日光映射下来,把身后人照得有种原形毕露的错觉。这些孩子用小葫芦的话说不但是缺胳膊少腿而且衣衫褴褛,多半都是街口捡回来的小乞丐,或者是家境极差,用很少的钱换来的。

    小凤凰最后一个出来,大半条手臂露在外面,脸色苍白又坚定。她发现顾长明看过来时,马上露齿而笑,示意自己没有大碍,不用担心。

    顾长明弯身撕下半幅衣衫,走过去盖住她已经发青的手臂:“先等一等,我点个数,你刚才说一共有十七个对不对?”

    “是,我点好的。他们都在一起的时候。”小凤凰连忙用手按住半幅衣衫,不知为什么眼圈微微发红了。

    “我们能走了吗,不是说送我们回家的吗?”有人小声的问道。

    “没有家的怎么办,又要送到哪里去?”还有人在质疑前面小凤凰说的话。

    小葫芦气得差点破口大骂,果然这世上还是做坏人才省心,小凤凰连命都快搭进去了,半句好话没听到,还被问东问西,好像能从这些小乞丐身上得到什么好处一样。

    “十七个人,一个都不许离开,很快官府的人会过来的。”顾长明眉尖一蹙,显然也没料想到这些被救出的孩子会这样。

    “为什么不让我们走,你们是不是也想对我们做……”后面半句难听的话,被顾长明指尖弹过的石子打中穴位,呜呜呜再说不出口。

    顾长明拍两下小葫芦的肩膀,把那一腔怒火都给拍下去了:“你做得很好,我只是有些惋惜,你难得做一次好事,却不能得到相应的回报。”

    小葫芦本来气得想要抽人,被顾长明这么一说,多少有些不好意思:“我又不要什么回报,就是看在你和小凤凰的面子上。他们能给我什么,你瞧瞧这一身的破烂,一脸的脏。”

    “你们必须在这里等官府的人过来,让大夫帮你们检查身体,等确保没有问题以后才能离开。”顾长明的声音从来不会抬高,字句中却包含强大的气势,底下没有一个人敢反驳。毕竟刚才出言不逊的那个,还一动不动的站着,连眼睛都不会眨。

    “你们嘴上不说,心里还是会想为什么要听我的话?因为救了你们出来不是让你们再有害人的机会。”顾长明两三步走到小凤凰身边,把她的手臂举起来,“看到没有,刚才她在里面被你们其中的一个袭击,才会变成这样。你们要是也因为药物而转变成那样,撕咬身边最亲近的人,你们心里愿意吗!你们的父母,同伴,你们忍心吗!”

    四周静默一片,小葫芦背过脸去,不得不承认,顾长明的一张嘴还真是能说大道理,而且还能从中听出真性情。

    小凤凰的伤口倒是不疼,但是自己也明白情况不太妙。那青紫的颜色还在缓慢扩散中,如果渗入到心脏或者脑袋里,谁也不能保证会发生什么。

    “顾公子,我和他们一起等着官府的人过来,我也需要大夫检查身体。”小凤凰不愿意当自己变成怪物以后,第一个想要咬的人会是顾长明,哪怕是小葫芦也不行。

    “你的情况特殊,我来带你去找大夫。”顾长明的目光一扫,清点完人数,“如果你们觉得家人和朋友都不重要,小乞丐也不在意你们是小老大苦苦求着才会有人前来搭救的,那你们就走吧。”

    “顾公子,顾公子,你要去哪里?”小凤凰见他回过身,居然又要重新从出口进去,“我跟着你一起。”

    小葫芦看一眼那十七个幸存者,这会儿居然一个都不想离开了。大概是顾长明说的话太震慑人心了,如果不在乎,你尽可以离开,那么你伤害的必然是你最亲近的无辜者。

    “刚才那个小丫头好像有些问题。”顾长明没有走近确认是不是真的被一掌击毙,当时情况有些不好控制。如果是原先那么稚嫩的身体,肯定是经不起那一掌的,但是被药物改造过以后,还真的是说不好。万一他们离开后,又出来祸害别人,岂非是他的罪过。

    “她怎么了?”小凤凰紧紧跟随其后,“还会再变一次?”

    她的轻功这么好,加上顾长明的临时一抓,都没有避让开这么个小丫头的攻击。那速度要快到什么程度,小凤凰都不敢细想。这样的小怪物要是冲上大街的话,根本没有一个路人有希望生存的。

    “我想无论生死都把她带出来,可能你解药的希望就在她身上。”顾长明心中有两个疑点,一是那个冒充太医的人应该才是这里的头目,为什么要冒充太医,其背后的推手是谁,二是为什么要选身有残疾的孩子,难道说这药物有缺陷,对健全人无效?

    当时大宝从铁笼子里扑出来,加上那十几个人围攻,情况实在太混乱了。顾长明本来还想要留下活口的,大宝却完全不配合,也不这样想,本能规避武功最高的顾长明以后,把眼中能够见到的活物全部撕咬大量失血而死。

    顾长明不想去回忆当时鲜血铺天盖地的情景,还有绝望的哀嚎声。虽然明白这些都是他们自作孽,又觉得实在太残忍。他低下头来看着自己的手,也是这只手把那么小的丫头给打死了。

    “小凤凰,我是不是应该对那个小丫头手下留情,没准还有挽救的可能?”顾长明发现自己心口有什么东西,左右摇晃了一下,“不对,你是受害者,你应该更加想要严惩凶手。”

    “顾公子,你刚才有一句话说的很多,如果你不出手,一时的仁慈只会换来更大的伤害。一旦她的行动完全展开,那十七个人中间,我们又能护住几个?”小凤凰把衣衫拧成麻花形状,把手臂紧紧扎住,“如果是我,同样会出手,救一个和救十七个之间,我不会犹疑,更不会说都要救。对不起,老天爷不开眼,我也做不到。”

    顾长明低头轻笑道:“我居然觉得你说的很好,比我想得更好。”

    刚才还言辞凿凿的小凤凰,一看到那个笑容,整个人都恍惚起来,接近顾长明的半边脸连带着耳朵扬起一层粉,居然害羞起来,声音也变得蚊子哼哼:“顾公子赞誉了,我就是想到什么说什么而已。”

    “哎,外面十七个要是都跑了,我们不是白辛苦!”小葫芦难得还惦记着不相干的外人。

    “也不算白辛苦,不是把人都给救出来了吗?”小凤凰笑眯眯答道,“这才是我们的初心。”

    顾长明忽然站定脚,一手把两人都先护在自己身后,不远处的地上,那个小丫头还是脸孔朝下一动不动。

    “你那一掌应该是足够要了她的命的,要是会异变肯定早就变了啊。”小葫芦有些不明白顾长明的小心翼翼,而且他在另一边解决掉的人应该更多,也不见他担心这个担心那个的,只有这个小丫头让他牵记着了。

    “是,要变的话早就变了,可我心里总是不安。”顾长明的左脚往前踏了一步。

    地上的小小一团,双脚微微一颤,又是几下抽动。

    小凤凰和小葫芦的嘴巴都张大了,还是顾长明厉害,居然能够算到真会出事。

    顾长明的袖中剑已经握在手中,双眼警惕盯着地上。如果现在快步走过去,他足以能够在瞬间将其粉身碎骨,然而好像冥冥之中有个声音让他再等一等。

    只是等一等的功夫,地上的影子慢慢仰起脸,坐起身,还原地转了半个圈,把一张脸对着他们。

    此时,小凤凰手里的火折子差点拿捏不住,幸好小丫头的脸没有什么变化,还是很瘦小的脸盘子,嘴角挂着点殷红,正是先前咬她留下的血渍。

    “顾公子,你还不动手,在等什么!”小葫芦倒吸一口气,然而顾长明已经以身试险,站在他们的面前。他又不能转身就跑。

    “再等一等。”顾长明的声音像是对小丫头特别有感触。

    那张小脸抬得更高,视线分明在看的就是顾长明,小凤凰自诩在齐坤门这些年,出了不少任务,胆子也是够大,这么诡异的场面还是让后背一阵阵发冷汗。

    小丫头的舌尖探出,将血渍勾进嘴里,还发出吧唧嘴的清脆声,正对面的三个大活人反而鸦雀无声。

    “一击鼓,草木生。二击鼓,忆空白。三击鼓,往昔伤。”小丫头很有节奏的念完这三句以后,重新仰面倒了下去,自此再也一动不动。

    “她,她刚才念的是诅咒吗!”小葫芦拼命在用双手搓揉自己的胳膊,上面早就爬满了鸡皮疙瘩,“是不是听见这些话的人都要倒霉?”

    “不,我以前就听人念过这些。”顾长明特别特别的冷静,把刚才的句子重复念了一遍,“一击鼓,草木生。二击鼓,忆空白。三击鼓,往昔伤。。”心中有一副拼图,缓缓浮现而上,将三块捡拾而来的碎片镶嵌了进去。

    三件案子,一击鼓,二击鼓,三击鼓……

    数字整齐的排列下去,几时才是尽头,还是说打一开始起,已经是一个死循环。哪怕是他们拼命想要往前奔跑追赶真相,到头来还是会回到原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