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被误算计成了新娘

    更新时间:2018-08-09 11:35:31本章字数:2029字

    杜思思迷迷糊糊清醒了过来,脑袋上有一块红色的布垂在眼前,挡住了她的视线,只能看到向下十五度的范围。她看到一双手正牢牢地固定着她的手,这紧握着她的手看上去皙白而细腻,毫无疑问是个女人。而她的脚,竟被一条该死的绳子拴着,那绳子极细韧性却极佳。杜思思把两脚错开,试了试两脚间的距离,约莫二十厘米长。

    麦糕的,这是什么情况?

    杜思思猛地一个寒战,本来还有些迷糊的意识,彻底为目前的情况惊醒了,她努力地回想着什么,记忆返转到昨天:

    她本来是在跆拳道馆打沙袋的,

    当时,

    她因为被刘海滨轻意地摔倒而气愤非常,对着一个沙袋狠狠地狂踢乱踹。

    她的狗友刘海滨则半躺在椅子上,边喝着可乐边看报纸,

    她还记得刘海滨大叫的内容:“我说杜思思童鞋,一个破沙袋有什么好打的?不就是打输了架吗?喂,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分析这段时间的劲暴新闻?我跟你说我们的首席总裁大人要跟颜家的二小姐颜如缕结婚了。”

    她当时一听刘海滨说风凉话就气得不行,敢情这痞子打架胜利后心情太好,在这里吵得人不行,她转身奔过去对着刘海滨狂打,刘海滨满地的逃,后来南宫晴打电话向他们两个人求救,她还听到电话里传来有其他女人对着南宫晴说话的声音,让南宫晴赶紧回包房拼酒。

    她一听到那样的内容便吓了一跳,拉着刘海滨便赶到了南宫晴口中的夜来香酒吧,刘海滨那痞子不愧为混混头,对着酒吧的小姐连放电带色诱,很快地便打听出了南宫晴所在的房间。

    他们一起进去之后,刘海滨凭着几手漂亮功夫唬了那老大一下,带着醉得不成样子的南宫晴假装出去醒酒,实则逃跑,让她留下来断后。

    于是,她便来拖延那个高大威猛男人孙彪的时间,以便刘海滨可以快速地带着南宫晴离开。

    孙彪要求她代南宫晴喝下那一大杯白酒,她不想喝,接着很快的,外面响起了抓人的声音,她想那一定是孙彪的人发现了刘海滨要带着南宫晴逃走,所以抓人了。

    她二话不说,便跳了窗户企图逃跑,但是在她跳窗子攀住外面的空调时,就被那个孙彪在屋子里扔出来绳套给套住了脑袋,若是她不乖乖地爬上来,他便会拉着她的脑袋上来,她没有办法,只能成为孙彪的瓮中鳖。

    爬上来之后,后脑勺一痛,她便被打晕了,她还记得被打晕的那一刻,门被人踹开,

    一个女人气冲冲的吼孙彪:“谁让你抓她了?!你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我要的是南宫晴!”

    后面还发生了什么?

    不知道。

    当时场面很混乱,连带着她的思维都是混乱的,到如今还没有理清情况。

    总之,她最后的意识便是有人要算计抓走南宫晴,因为她与刘海滨的介入被破坏了,而她很不幸的落到了坏人的手上。

    杜思思看着眼前的红的布,没有想到一觉醒来,竟是这样一副样子,她,她现在到底是在哪里?天杀的,刘海滨那痞子是不是只把南宫晴救走之后,跟本就没回来救她?

    “醒了?”

    杜思思意识到抓着她的女人正在跟自己说话:“嗯,醒了。”

    “我是你的伴娘,你现在是新娘子,不得不说你真是好福气了,你将要嫁给所有女人心中的梦中情人,我们金石盟的首席总裁。”伴娘的声音很是好听。

    杜思思郁闷了:“真的假的?最近我可是正霉运当头,如果是好事的话,能轮到我头上?还有,你抓我的手抓这么紧做什么?为什么给我的脚上绑绳子?现在的新娘不都是穿婚纱的吗?为什么我蒙了一个盖头,你确定这不是绑架而是嫁人?”

    伴娘扑哧笑出声:“没错,你正是新娘子,这不是绑架,但可以算得上绑婚,希望你配合一下,反正过几天等新郎不要了,你就自由了。”

    杜思思郁闷了,还要等到新郞不要了,她才自由?

    TMD,有没有搞错?

    过了一会儿,

    杜思思闷闷地出声:“伴娘小姐,我能不能问一下,你们为什么要抓我嫁人?新郎是坏人吗?”

    伴娘诧异地看着蒙着盖头的杜思思:“你平常都不知道看报纸与电视的吗?金石盟首席总裁卓煜与颜家二小姐颜如缕的婚姻是时下最流行的话题。”

    杜思思听到这话顿时有了一些恍悟,就算她再不理事世,但是在刘海滨与南宫晴整天的轰炸下,这事她想不知道都难,不知道报纸是怎么评价这段婚姻的,应该是有赞美的,也有猜疑的,但是刘海滨与南宫晴的态度很一致,一致地认为这是卓煜羞辱颜如缕的手段。

    那现在是什么情况?

    颜如缕不堪被卓煜羞侮,所以找了一个替身新娘?

    他奶奶的,

    杜思思倒吸一口冷气,这样说,她就是颜如缕找来当炮灰的?

    这个颜如缕怎么这么坏呢?就算卓煜要羞侮她,她也不能随便算计无辜少女啊!

    伴娘紧扣着杜思思的手,一路上全程直播着现场,

    卓煜为了让这场闹剧式的婚礼吸引足够多眼球的兴趣,故意在一幢郊区的别墅里设制了传统的中式婚礼,这一场没有新郎的闹剧一定很好看,他还特意给闵幽洛发了请帖,让颜如缕在这个她爱的人面前丢尽脸面。尽管地势有些偏,可是还是让所有的媒体都兴奋起来,争着想要跑到第一线去报道情况。

    杜思思不知道自己坐了多久的车,便在伴娘的扶持下,从车子里走了下来,虽然头上蒙着红盖头,但是周围咋明咋暗的闪光灯与拍照时的咔咔声还是让她头皮发麻。

    司仪在她的不远处拿着一个喇叭出声:“请新娘上轿!”

    伴娘牵着杜思思的手便向着一个四壁漏风的黑色凉轿走去,杜思思抬脚想要走进去的时候,司仪忽然伸脚似是不经意的一抬,正好绊住杜思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