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婚礼

    更新时间:2018-08-09 11:35:31本章字数:2075字

    杜思思毫无预警,整个人向前绊趴了过去,摔在了全是地板砖的地上,她疼得哇地大叫一声,只是不知道头上的盖头是用什么别在头上的,即便这样大幅度的动作,它还稳稳地盖在头上。看来颜如缕为了让她坐牢这个炮灰,花了死功夫让盖头盖死在她头上了。

    周围一阵隐忍的笑声,有的忍没忍住,直接笑出了出来。

    司仪急忙上前一步:“颜小姐,你还好吧?快起来,快起来,我既不是你的父母,也不是你的丈夫,不要对我行此大礼,呵呵。”

    伴娘为了防止杜思思伸手揪盖头,坏了颜如缕反侮辱卓煜的计划,急忙抓着杜思思的双手,硬是把她给提了起来。盖头是需要揭开,但绝对不是婚礼刚开始的时候。

    杜思思站起来后,气恼得要死,但是脚上的极细的绳子,因为过于无色,又细,所以,如果不是故意仔细看的话,外面的人跟本就看不出来,而她却着实受苦,脚步稍大一点,便会勒得脚脖子疼,更要命的时候,她走了几步,每一步都差点绊倒,

    周围本来还是隐隐的低笑,等她被伴娘半扶半逼地坐进所谓的轿子里时,周围的观众终于不受控制地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

    杜思思的感觉糟糕到极点。

    轿子抬了没有几步,便到了院子里的案台前,

    香案上的格调丝毫没有一丝喜气,全部是灰暗的格调,与杜思思身上一袭大红的喜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是一种说不出的讽刺与挖苦。

    ~~

    奢华的别墅里,

    清晨带着露珠的香气送来了第一缕光芒,

    卓煜浸染着清晨的阳光,他优雅地坐在外面的椅子上,银色的领带,白色的西装,鲜明的五官,炫染出夺目张扬的俊美,如同西腊之神降世,魅惑众生。

    南宫词看着坐在那里雷打不动的卓煜,仿佛今天跟本不是这男人的婚礼,他是这般有兴致的沐浴着晨起的第一缕阳光:“煜,你真的不去看看颜家二小姐?那个可是你的准新娘。好歹是你一手策划的侮辱人的高招,不看看的话会不会有遗憾?”南宫词嘴角习惯性的噙着一抹笑。

    不要以为这笑代表着南宫词性格好,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笑只是一个招牌,未达眼底,在香港这片寸金寸土的地方,除了卓煜这个金石盟的首席总裁外,没有人敢当着南宫词的面揭他的伤疤,因为那会遭到他血腥的报复,至于卓煜,南宫词是没有办法,毕竟自从南宫晴离家出走后,他便不想再回南宫家,赖在小时候是对头长大了是朋友的卓煜这里,他感觉没有压抑。

    被卓煜嘲弄,南宫词不感觉是可耻的事情,或许是卓煜从来不考虑别人的感受,嘴巴直接惯了,或许是两个小时候针缝相对过,又或许卓煜高高在上,坐着这里黑白两道第一把交椅,被卓煜奚落,他也只是一种无可奈何,但是若是其他人的话,南宫词向来从不手软,血腥起来,也是一个人人谈之变色的恶魔。

    卓煜回过头来:“你总是这样破坏别人兴致的吗?说起来,还不是你踢了闵幽洛与澳门赌城首席总裁的合作计划,使得爱惨了闵幽洛的颜如缕想尽卑鄙的法子来咬我。”

    南宫词走到了卓煜面前,嘴角依旧带着抹笑意:“是是是,我给大人你惹祸了,但是也不能全怪我,是你要我打压闵幽洛的,我当然不择手段,我的行动即是你授意的,颜如缕理所当然的想替闵幽洛出口气,不过,她也真敢做,利用你的情人拿走新城计划的开发方案,当真是太岁爷头上动土,找死。”

    卓煜的眉挑了挑:“我拿住了颜家股票的百分之五十,若是我掐下去,就会把颜家掐死,你说,颜如缕会不会乖乖地做这个新娘?”

    南宫词双手插在口袋里,微耸了一下肩:“那女人脑袋瓜子一向转得极快,肯定知道你会朝死里羞辱她,再加上她那么爱闵幽洛,若是做了你的新娘,第二天便会被你抛弃,而闵幽洛骨子里是那么骄傲,他怎么可能会要你的弃妇?所以从颜如缕个人的角度出发,她此时应该快恨死你了,你不但让她成为上流社会遗臭千年的笑柄,还让她永远嫁不到她所爱的人,女人,一个既阴险又卑劣的女人,怎么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呢?只是,你捏着颜氏百分之五十的股票,掐着人家的命脉……”

    卓煜修长干净的手指轻叩着坐座的扶手,性感的薄唇微启:“说下去。”

    南宫词噙着笑意:“这就要看颜氏家族与个人情爱在颜如缕的心中,哪一方占上风了,想来颜老头子定会逼着这个二女儿出嫁的,怎么说也嫁个全香港最有权势的男人,这黑与白的两股势力的叠加,还有你这副让人疯狂的皮囊,都对女人有着致命的吸引力。我想,我得恭喜总裁大人,你让颜家颜面扫地的喜人画面应该很快上演,让我这个闲来无事的人都极有兴致去婚礼现场看看热闹。”

    卓煜站了起来,修长的身段,银色的领带,俊美如同西腊之神的五官勾出张狂的笑意:“我很期待恶人有恶报的场景,在新房里,我还有特别的礼物送给那无耻的女人。”

    南宫词与卓煜一同走进了布加迪ZB16-4威龙,炫酷的车子飞速地离开。

    车子从后门进来,并没有引起人特别的注意,

    有人恭敬迎接过来,他拉开车门,对着从里面走出来的卓煜低头行礼。

    卓煜与南宫词径直走进了别墅里,两排保镖站立两侧,形成一条带有安全保障的路,两个人便在两排保镖排出的一条路中走进了屋子里面。

    五楼之上,

    卓煜一身白色的西装与银色的领带,优雅地坐在落地窗前,精致的五官带着魅惑倾城的张扬与狂傲,他拿着一个望远镜观注着外面的事情,样式最古板的大众小轿车载着新娘徐徐驶来,他的嘴角勾起一抹冷嘲,呵,用这种廉价的车子去接颜如缕,她也会上车来?真是可以忍辱负重呢,果然像这女人无耻的性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