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怀疑是冒牌的新娘

    更新时间:2018-08-09 11:35:31本章字数:2094字

    卓煜通过望远镜看到新娘从车子里下来,以一个很难看的姿势的摔倒,接着,她坐进四壁漏风的破轿子,那样像是接死人用的灰暗颜色,使得周围的人轰笑连连,院子里的每一处场景都在炒作着这项上流社会的新丑闻。

    沦为笑柄的新娘一路受尽苦头,与闪光灯不住关注的尴尬。

    南宫词也拿着望远镜看着下面的一切,嘴边依如既往地淡笑:“煜,看来颜如缕再怎么阴险也还是翻不过你的手心,你是要把颜家玩死吗?不过,这样也太猖狂了点,影响不大好的。”

    卓煜眉角微挑:“谁让她这么没皮没脸,送上门来让我侮辱,我又怎么会放过?猖狂?那是我有猖狂的资本。如今做得这样露骨,接下来理所当然要把颜家往死里整,他们股票落到一个清盘的下场,我还可以赚上不大不小的一笔。难道你觉着我还真会侮辱她一翻了事,给他们留下活路让他们翻身不成吗?”

    望远镜里,戴着盖头的杜思思不住地跌倒,卓煜微皱起眉头,是不是加的料不够猛?他想看到颜如缕当众撒泼的样子,如果连这样的丑态都露出来,那么闵幽洛大概再不会要这种女人了,哼,谁让这两个人招惹了他,招惹他的人向来没有好下场,他一向都非常有耐心把对方整得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他从来不会大肆宣扬谁与他为敌,但是他可会记进心里,一刻都不忘记。

    看着院子里的场景,

    卓煜忽然站起了身,他把手中的望远镜扔在了一边,转身向着下面走了过去。

    南宫词在他后面出声:“煜,你要去做什么?”

    卓煜的声音没有什么特殊感情:“去下面看看。”接着,便走出了房间。

    院子里,

    杜思思这一路郁闷得要抓狂,每走一步都会被人绊趴,这实在是很让人窝火的事情,她都不知道自己做什么了,竟然可以引得周围人阵阵哄笑?她被人绊倒不应该博得同情吗?为什么她感觉周围的人都在嘲笑她?

    伴娘牵引着杜思思一路走到香案前,

    司仪走上前来,伸手便压住杜思思的头,口中朗朗有词:“要拜堂了,要拜堂了。”

    杜思思死命地抬着头,誓死不让这个老是找她麻烦的司仪得逞,想把她按趴下?死了这条心!

    就在所有人都单纯地观看着这一场闹剧,以为新郎再不会出现的时候,卓煜偏偏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他的存在无疑是刺激人眼球的,太过炫目,太过抢眼,优美得让人怦然心动。

    卓煜走上前几步,他一声不吭,然后走至近前,望远镜里看到的并没有错,伴娘的手紧紧制着新娘的手,新娘的左手上有一串廉价的手链,这让他心里隐隐有一股火气,颜如缕一般情况下可不会戴这种小摊上就可淘得到的东西,那么这个新娘,他是不是就有理由怀疑一下呢?

    哼,敢跟他玩?

    颜如缕打得什么注意?明知道新娘另有其人,还给她盖上盖头,是想着最后再让伴娘把新娘的盖头一把扯下来,反侮辱他一顿吗?

    卓煜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明明温柔却偏又带了几丝寒意。

    想要在他面前实施阴谋?

    哼,这也要问他同意不同意,

    卓煜淡淡地出声:“司仪先生,还不快点让新娘行五体大礼?”说完话,他则悠闲地坐到了为父母设制的位置上。

    司仪走上前,对着杜思思出声:“一拜天地。”

    杜思思站在那里,死都不肯低头鞠躬。

    伴娘拉着杜思思的手也没有特殊的动作,

    司仪不高兴地出声:“颜小姐,你这是做什么?嫁给卓少爷,难道你不开心吗?快点拜!”

    紧接着,

    杜思思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感觉周围有人按着她的头便向下压了下去,她的小腿啪挨了一脚,双膝忍不住一弯,便跪了下去,头上巨大的压力,使得她的头猛地一个头点地,双手本能地挣脱伴娘的禁锢,支撑在了地上,这一叩头,当真是五体投地。

    周围顿时爆发出更加强烈的哄笑声,闪光灯拼命地拍,要把这样精彩的一幕照摄下来。

    卓煜看着新娘的样子,神情没有一丝改变,他淡淡地出声:“真是迫不及待,原来颜二小姐也不过如此。”说完这些话,他的目光锁定在一边不远处观看的闵幽洛,两个人对视的这一刻,卓煜眸子里充满嘲弄。

    闵幽洛静静地站在人群中看着这一切,也接收到了卓煜嘲弄的光芒,他依然什么也没有做,面容平静,连他身上流淌着的祥和气息都没有改变一下,淡淡的迷人,高贵而不张扬,迷人而不外显,像是三月的春风,让在他身边的人觉出一种催开百花的般的清新,无比的舒服。他一点都没有回应卓煜挑衅的意思。

    这样的神态让卓煜不爽,也让他不自觉地对着闵幽洛微挑了一下眉,难道闵幽洛跟本就不在乎颜如缕?还真是一个不讨人喜欢的对手,连最起码的朋友之间的正义感都没有,这样的面无表情,让卓煜再次把这个对手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一个不声不响的敌手,一定会是一个极其恐怖的对手。

    张松在下面轻轻地对着闵幽洛出声:“少爷,看来我们的首席总裁大人是要对着颜家下手了,这样露骨的行为,是要把颜家往死里掐呢。”

    闵幽洛静静地出声:“嗯。”

    张松已是中年,从闵幽洛离家出走,他看着少爷以一种极快的速度闯出天下,那样辛辣的手段,就算外表如何的暖如朝阳,也能让人感觉到,少爷的内心其实是极其孤僻阴暗的。

    闵幽洛一直在不知不觉中对所有的一切进行着鲸吞蚕食,从不把任何女子放在心上。

    其间遇到颜如缕,那个温宛的女子对他们家少爷可是一往情深,任谁都能看得出来。

    只是,张松不知道他们家少爷为什么一直都没有特殊的表示:“少爷,我觉着颜小姐人挺好的,她对你几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就连前几次,都是她在暗中帮我们,若不是为了少爷,颜家也不会落到这样的下场,她也不会在那里被卓煜羞辱得如此让人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