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带她离开

    更新时间:2018-08-09 11:35:32本章字数:2099字

    她转回身便快速地向着离开的方向跑开,再不管站在门口的男人,有本事他就光着身子出来抓她,看看他敢不敢一丝不挂在光天化日之下祼奔!

    该死的没品的男人,量他也没有那么大胆子!

    两分钟后,

    杜思思想哭的心都有,

    院子里立马多了很多西装革履的男人,那样子分明像是在抓人,

    她一个急切,冲进了院子里的公用的卫生间,躲过一队要过来的人。

    嘭,撞进了一个怀抱里,

    杜思思鼻子疼得发麻,伸手摸了摸,并没有流鼻血,还好还好,她抬起头来,便看到一个俊美而温柔的男人,如星如月的眉眼,带着说不出的迷人气息,令她在一瞬间涌起了一种喜欢,好好看的男人,这样的温和,这样的俊美,这样的让人如沐春风。

    闵幽洛平静地出声:“小姐似乎走错了地方,这是男卫生间,隔壁才是女卫生间。”

    哄,

    杜思思被炸到了,他说啥?

    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第一次看到一个让人怦然心动的帅哥,竟然还会撞在这样丢人现眼的事情上,还要不要人活下去了?

    闵幽洛对着杜思思微点了一下头,算是打过一个招呼,与她错身而过地向着外面走出去。

    杜思思脸颊通红得像是能拧出血来,但是她并没有跑出去,

    面子重要还是里子重要?当然是里子,答案是不容置疑的。

    杜思思迅速地拉开隔间卫生间的门,站了进去。

    闵幽洛刚一出来,

    便有一个人急急地走上来,他恭敬地对着闵幽洛出声:“尊敬的客人,你有没有见到一个女孩子?穿着与红色嫁相同色系的裤子,上衣被撕得有些不整齐,长长的头发,很是灵动,笑起来的时候脸上有酒窝,极其甜美诱人。就是,就是今天的新娘。”

    闵幽洛伸手向着东方一指:“我好像看到她向那个方向去了。”

    来人立马对着闵幽洛鞠躬道谢,接着转身便对着旁边的一队人出声:“快点跟我一起到东门去!”

    闵幽洛见人离开,转身又向着厕所里折回去,他慢慢地出声:“刚才的那位小姐,外面的人已经走了,你再不出来他们很快便会又回来了。”

    杜思思听到闵幽洛的声音,本能地觉着像是在跟自己说话,她刚一推开隔间的门,

    闵幽洛便利索地走了进来,又快速地把门关上,

    杜思思忌惮地看着闵幽洛:“你,你要干什么?”

    闵幽洛淡淡地出声:“你是今天的新娘?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把你带出去,卓煜已经发现你不是颜如缕,他不会放过你的。”

    杜思思有些慌神:“那怎么办?卓煜不是没有来吗?这个瘟神,怎么这么快就发现我是冒牌的了?”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她看向闵幽洛,“你怎么也知道我不是颜如缕?”

    闵幽洛淡淡地出声:“现在还不是说这些的时候,等出去了,你有什么问题再问,这里并不安全。”

    杜思思:“那我怎么办?现在可以跑出去吗?”

    “先把你的红裤子脱了扔这里,头发我来帮你。”

    杜思思尴尬地出声:“可是红裤子脱了的话,我里面就只剩下一条内裤了。”

    外面的嫁衣被屋子里的那个男人撕了,好歹这上面还裹着一层,可是下面的要是脱了,她可怎么出去见人呢?

    闵幽洛想了想:“脱掉,我有办法把你带出去。”

    杜思思也不再犹豫,当即退掉了这惹人眼球的红裤子,

    闵幽洛伸手把杜思思头上的饰品全部弄掉,再把他自己的西装外套脱了下来:“一会儿,你把脸埋在我怀里,不管我在外面跟谁说话,都不要乱动,知道吗?”

    杜思思点头如捣蒜:“我一定听话。”

    闵幽洛伸手把杜思思抱进了怀里,把她的头压进腹部,然后把西装外套披在了杜思思的外面,让外套正好盖在了她的腿弯处,而她的脸整个埋在了他的腹部,使得外面的人看不出来她的面容。

    打开卫生间里隔间的大门,

    闵幽洛大步地向着外面走了出去,没有了惹眼的红色裤子与别样的发饰,她趴在他的怀里就像是他的女伴一样,一路上竟没有引起多少人注意。

    偶有几个人询问,

    闵幽洛从容地说:“我女朋友,喝醉了,我把她先送回去。”

    周围的人从来没有见过闵幽洛公开承认过谁,没想到竟是带了女朋友来参加卓煜这场闹剧式的婚礼,想来还真是给卓煜面子。

    因为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卓煜与闵幽洛是商场的对手,即便卓煜只手遮天,闵幽洛也从不服软,是一个拿得出真正实力不甩金石盟的人。

    同样强大的存在。

    卓煜回到屋子里穿戴整齐,

    女人哭着匍匐在地:“大人,我爱你,真的爱你,你怎么对我都可以,但请你不要抛弃我。”她在卓煜要走出去的时候抱住了他的腿,卑微的祈求,是谁说,先爱上便输掉了全部,正如她现在,在他面前早就没有了尊严,她在看到他的第一眼便爱上了,那样如同西腊之神一样的存在,银色的衣着,精致而狂傲的五官,在一群保镖的衬托下,俊美得不似人间所有。

    她不顾一切地来到他身边,她爱他的心天日可见,却没有想到这份爱会被颜如缕利用,拐着弯地盗走了他的新城计划,她知道错了,她愿意接受他给的任何惩罚,只求他不要这样绝情。

    卓煜一脚把女人踢开,俊美而酷冷的面容上没有一丝表情:“我之所以会对你好一些,是因为看到你不像其他女人那样为了钱,而如今,你的无知与拙笨已经让我恶心,黛丝,从今之后,在我面前消失。”

    门嘭地在他的身后关上,

    一切对黛丝来说都显得过于冰冷无情。

    卓煜走出大门,他走到院子里,优雅的步子,带着不羁的绝美,像是上帝倾尽心血打造出来的宠儿,幽深如同子夜星辰一样的眸子,不经意地看到了闵幽洛的影子,那个男人抱着一个娇小的女子坐进了车子里,车门关上,毫不犹豫地离开,他的目光便那样定定地盯着那辆快速而去的车子,不知道为什么闵幽洛的背影就这样吸引了他全部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