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章:有人偷听

    更新时间:2018-08-09 11:35:32本章字数:2051字

    就在卓煜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

    杜思思的身影出现在他视野里,她快速地向着门卫亮出了身份便冲进了卫生间的方向,

    卓煜优雅地站起了身,不由自主地向着杜思思的方向走了过去,吴炼秋默默地跟在卓煜身后。

    杜思思走进卫生间里,愤恨无比,这丫滴卓煜,龌龊啊,竟然让她做这种活。她拿着吸尘器快速地走过,我擦我擦我擦擦擦,全当成某人的脸来蹂躏,以泄心头之恨。就在她拉开门准备弄桶水的时候,便看到站在外面的卓煜。

    卓煜看到从里出来的杜思思,也没有被人抓住的羞涩感,反而是十分的坦然,倒是杜思思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卓煜忽然出声:“我是临时起意来找你的。”

    吴炼秋在卓煜身后低下头,暴汗,怪不得他家首席总裁稳坐第一把交椅,从这偷窥被抓后不带一分愧疚的撒谎行径就看得出来其能力飙悍。

    杜思思顿时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脸上却带也了自认为恭敬讨好的笑:“总裁大人,你要对我说什么吗?”

    卓煜点点头,优雅地出声:“我是来告诉你,如果哪一天没有完成打扫九十六个卫生间的任务,就必须到我家来当佣人,干别的佣人两倍的活,但是工资不翻倍。”说完,他转身优雅地走掉了。

    啥?杜思思怀疑自己听错了,到他家当佣人还有工资?她顿时把手里的工具往旁边一扔,向着卓煜便奔了过去,伸手拦住了卓煜的去路,脸上带着极尽的友好的笑:“总裁大人,你家佣人的公资是多少啊?”

    卓煜看着上了勾的虫子,静静地出声:“七千港币。”说完,再也不看杜思思一眼,便向着离开的方向而去。

    杜思思立马在心里狂咽口水,她在这里累到骨头分家,一文钱也没有有,而到卓煜家当佣人的话,每个月还能拿七千港币,谁要还是在这里混下去,谁就是脑残!

    于是杜思思华丽丽的翘班了。

    果然,第二天的时候,一辆拉风的迈巴赫把她载到了卓煜家里去当佣人。

    杜思思做起所谓两部佣人的活后,才知道什么叫偷懒的现世报。

    杜思思顶着手上三个新油炸出来的人肉泡,哭得心都有,

    在来当佣人这短短的四天里,她忽然发现其实打扫九十六个厕所的活跟本就是人间天堂。

    卓煜的车子在外面停了下来,

    在管家虞兰的带领下,所有的人都恭敬地去迎接主子的到来,

    卓煜从车子里走了出来,看也不看周围的人一眼,径直向着客厅的方向而去。

    杜思思在经过教训之后,早不敢站在通往客厅的方向的佣人群的最外边,她还记得刚来那一天,被虞兰安排在那里就挡了总裁大人的道,罚她踮脚尖头顶碗半个小时,结果因为是第一次,就把总裁大人家金贵的碗打了,于是引起了总裁大人的注意,他就亲自往她头上放了一只碗,踮脚尖时间拉长为一个小时,后来那不经摔的碗又打了,于是她头顶上又加了一只碗,时间拉长为一个半小时……如此反复,到了后来,她都不知道打碎总裁大人家多少只碗了。

    最后,她那踮脚尖的两只小腿都不堪重负地自己抗议地抽搐了起来,她哇地一声在第N个碗摔碎的响声中痛哭起来。

    卓煜这才良心发现,免了她的体罚,

    经过两次踮脚尖的惩罚,杜思思彻底学乖了,

    对着卓煜时她是绝对的恭敬,连迎接也不敢站在靠边的地方,生怕被卓煜抓到,她的灾难就会加深一层。

    卓煜坐进客厅里的沙发,随意地出声:“杜思思,我要你炸的油条你炸好没?”

    杜思思想死的心都有,这里的油到底是不是兑过料的?为什么她刚往油里放一个面疙瘩,那油嘭地就炸开了花?她手上现还有三个人肉泡呢?她很老实地走到卓煜面前,经过这几天的生活体验,她终于醒悟了,丫滴,她又惹了一个小肚鸡肠的人,什么当佣人开工资,骗人的,卓煜就是在报仇那一脚之仇。

    卓煜抬眼看了杜思思一眼,语声平静:“怎么这德性?跟死了爹妈一样。”

    这话真是让人呛得慌,

    杜思思抬起了头,神色平静而恭敬,认真而严肃,她对着卓煜来了一个大鞠躬:“卓总,我郑重地向你说一声对不起,请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我这一次,成吗?虽然踢了你的命根子是我不对,可是当时不是情况紧急吗?我处于逃命状态,再加上你那态度那么恶劣,你想想,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做?”

    咦,奇怪,她道歉的话没有说错吧?为什么卓煜的脸突然之间变成黑锅贴了?

    杜思思想了想,估计自己说话不够煽情,便露出可怜巴巴的神情,又道:“总裁大人,我错了还不行吗?我不要你家的工资了,也不想做你家的佣人了,你就可怜可怜我这种小人物吧,想想当时的紧急情况,你体谅一下一个被害人的心情,如果不对你的那个部位下手,你会自救吗?我不成功被害了?”

    “哈哈哈……”

    一阵震天动地的笑声从门口的方向传了过来,

    杜思思急忙转身看向门口,发现了一个帅哥正站在门口笑,笑得十分没有形象,她心里忍不住咯噔一声,完了完了,这门口怎么还有一个人呢?

    怪不得刚才卓煜的脸忽然黑得像是从非洲跑出来的,敢情刚才她说一不小心踢了老总的命根子时,该帅哥就在门口偷听呢。

    像卓煜这种死要面子的人,怎么会允许有其他人知道他这等丑事?

    卓煜的声音幽幽地响了起来,像是来自地狱一般:“南宫词,谁准你不经通报就跑进我这里来的?”

    杜思思被这声音吓了一跳,急忙转过身来看向卓煜,这一看不得了,乖乖,卓煜那张脸活像吞了只苍蝇般扭曲得不成人样,让她生生打了一个寒战。

    卓煜微勾着嘴角,俊美卓绝的面容并没有多少改变,只是那眼神倒是凌利得如同要掀起一场狂风暴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