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章:会议分歧

    更新时间:2018-08-09 11:35:32本章字数:2071字

    卓煜在对面坐着,看着闵幽洛,眉头微挑,远没有闵幽洛的客气:“闵幽洛,我知道你这次的目的,不就是说想让我点到为止吗?颜家已经垮掉,净亏损上亿港币,让我放你的女人一马?”

    南宫词看向卓煜,知道这男人行事不留情面,也没想到他这样狠辣,前不久刚刚娶了颜如缕,狠狠地羞辱了人家一顿(虽然中间真正受辱的那个是杜思思,但是名声仍然是颜如缕的,杜思思最后的盖头并没有被那个伴娘揭下来),在没有领结婚证的情况下,再一脚把人家给踹了,如今当着所有人面,竟然直接说他自己羞辱过的弃妇是闵幽洛的女人,果然毒。

    在坐的都是聪明人,当然听得出卓煜这是在羞辱闵幽洛,但是也都是老狐狸,所以没有人露出一点嘲笑的意思,各个都是平静如水,像从来都听不懂卓煜话中的意思,谁也不愿意揭示这话,出力不讨好的事情,一般人都不会做,更何况他们都早已修炼成了精。

    他们都十分愿意做旁观者。

    颜如缕一笑,她对着卓煜出声:“卓总似乎忘记了,我家送到你那里的新娘子可是另有其人,你的弃妇新娘也从来不是我颜如缕,你连两个女人都区分不开,说出去也不怕人笑话,我颜如缕虽然不是什么值得人称赞的人物,可是从来都没有向你妥协过,就这一点气节来说,还算可圈可点吧?至于刚才卓总的一翻话更是好笑,闵总一直清雅如莲,温暖如阳光,虽然喜欢他的女人不计其数,但是真正让他心动的人还不曾出现,抑或是出现了,他们也没有正式确定关系,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卓总开口即把我称为闵总的女人,莫不是脑子秀逗了不成?”

    此话一出,所有的人都把目光转向了颜如缕。

    卓煜为什么敢这么猖狂?因为他握着这里的经济命脉,再加上他强大的家族背景,及隐秘的黑道势力,可谓稳坐综合势力的第一把交椅,是前任王者移民之后崛起的新帝王,跺一跺脚也要地动山摇,所以当他那样羞辱颜家的时候,没有人敢说话,这就是差距。

    就算是有大把实力的人被卓煜羞辱也不敢这样的顶撞他,那跟本就是找死。

    而颜如缕呢?

    在颜家都被捏破产之后,颜如缕还为了一个闵幽洛说出这等咄咄逼人话来,语言何等锋利,就算是对面是一个普通的老总,这话也很是呛人,更何况对方还是卓煜这等无人敢惹的大BOSS,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颜如缕看着对面的卓煜,脸色平静,丝毫不觉着自己的说话有什么不妥,其实她并不是为了逞口舌之快,而是太了解卓煜的手段与性格,敢在他面前这样猖狂,便只有死路一条。不过,她就是要找死,而且是为了闵幽洛找死,她已为闵幽洛做过这么多,可是却依然走不进闵幽洛的心,眼看着刚成为闵幽洛特助的王晓慧与一向不怎么接近女人的闵幽洛走得那么近,她一下子便荒神了。

    她这么在乎闵幽洛,她绝不能允许别的女人来跟她抢男人,否则她见一个杀一个,跟她抢东西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这些年来,颜如缕跟着被颜大海抛弃的母亲在一起,吃够了苦,也学得够聪明,她是靠着自己的实力一步一步走进颜家,光明正大的进入到颜家,得到颜家的认可,其间施了多少手段?

    她看够了有钱有势男人的恶劣品质,那种玩过女人就抛弃的劣根让她深恶痛绝,所以在看到闵幽洛之后,她便有一种被震撼的感觉。

    闵幽洛的温柔,暖意,智商,财富,孤僻,才华与性情都让颜如缕觉着心中的那一根弦蓦被拔动了,她的情绪会受这个男人一颦一笑的影响,他笑她便高兴,他皱眉她就会失落,那种如同少女般的久违的悸动让她喜欢不已,原来世间竟还有这样一个男人,如此的倾世芳华,温暖如三月春风,却在正容的时候,又似带了一种军魂,震撼人心,在他的身上找不到一丝铜臭的气息,他的每一笔账都很清析,从来不带那种挥霍无度的奢靡,也不带那种砸钱拥美女抬高自己身份的恶劣习性。

    这是一个极品男人,既然让她颜如缕遇到了,她怎么可能会让给别人?

    颜家的破产不是意外,是颜如缕故意的,她早就知道惹到了卓煜下场会是极惨的,她便故意去惹这个不能惹的男人,为的是引起闵幽洛的同情,她要闵幽洛可怜她,为她的一往深情而动容,至于颜家,颜家是什么东西?有了钱便为所欲为的颜大海,那个她的亲生父亲,在日本玩弄了她的母亲之后便弃之如履,她早就想教训他了,但是一来没有实力,二来母亲不允许,所以她才忍到了今天,败光颜家的家底。

    当她遇到闵幽洛的时候,她想让颜家破产的更有意义,那就是引起闵幽洛的同情与好感,从而让闵幽洛把她带到他身边,她会跟着他一起打天下,而且她相信,以她的头脑与手段去帮助闵幽洛这样一个英明的领导者,那么香港第一把交椅将不会再是姓卓,而是姓闵。

    卓煜看着颜如缕微挑了一下眉:“词,你来分析一下颜二小姐说的这些话什么意思,我一般情况下听不懂鸟语,你来翻译一下。”

    周围顿时有人没忍住噗哧就笑了出来,卓煜就是卓煜,什么场合都不会给人留面子,这跟在颜如缕脸上打一巴掌有什么区别?

    南宫词依然是那一副嘴角噙笑的样子带着些懒散,他当然明白卓煜让他来分析的意思,颜如缕这女人的弱点就是闵幽洛,让别人痛苦向来都是他的强项,他用带着笑的眼睛看向颜如缕与闵幽洛:“煜,这还不够清楚吗?颜二小姐死皮赖脸地粘上人家闵总,又不好意思说,只好耍些手段让自己显得可怜惜惜的,然后好赢得闵总的同情啊,她明知道你跟闵总有些生意上的不和,经常闹些不愉快,便不贵余力地跟你做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