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2章:温情

    更新时间:2018-08-09 11:35:33本章字数:2027字

    闵幽洛看着杜思思,他的目光幽静而仔细,他本来是想帮她一把的,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但是卓煜在那里挡着便极为难办,如今忽然出现的转机,他可以肯定是卓煜放过了她一家人,心里面沉沉的。

    他从来没有见过有人可以把卓煜气得脸色大变,后来杜思思做到了,那一刻,他心里便酝酿了一个计划,或许可以掐死卓煜,因为他看到了卓煜并没有真正地伤害杜思思,所谓的惩罚都是不痛不痒的,并没有伤害到实质,可是卓煜那咬牙切齿的表情分明是真的生气了,也就是说卓煜不是没有对杜思思下手,只是卓煜心里面有一股感情使他无法像整颜如缕一样无情。

    这是一个好现象,商场之中,兵不厌诈,所有的阴谋诡计,只要不与法律相勃都是可以允许发生的,很多时候,他们其实都是在利用法律打擦边球。

    只是,当他把杜思思带回家里,当她带一种温暖的感觉融进来,他蓦地发现他喜欢那种淡淡的平和,他坐在饭桌前吃着她做出来的菜,看着她在他的对面笑,看着她比他还自在还随意的动作,像是那是她家一般,只觉着一股失去很久的感情又重新归来,那种感情叫亲情。

    他十五岁之前,是在母亲夜夜等父亲归来中渡过,母亲是父亲指腹为婚的对象,有些可笑,但终还是没有感情,他这个闵家的真正少爷到最后都不如一个私生女,他性格温柔,在真正做事时,也带了父亲的果断与严酷,又或者,在脱离家庭的那一刻,他已变得邪狞,他还记得他离开家时冷冷地看着父亲及父亲身后的女孩,那森寒的眼神如同野兽的獠牙,让身为军队高官的父亲都连打了几个哆嗦。

    十五岁之后,只有张松跟在他身边,给他关怀,像是一个长辈,但毕竟都是男人,有些缺失,便的确是缺失了,再也找不回来,余下的便只有鲸吞蚕食的狠辣无情。

    直到杜思思坐在他的面前,把饭菜端到他面前,那一瞬间,他感觉到了家的味道,很幸福,很温暖,刹那间动摇了他利用她毁灭卓煜的念头。

    这种动摇还在持续,在每一次她对着他笑的时候,在每一次他置身在走廊里等着她归来的时候,是的,他其实是在等着她回来,所有的疲劳,或是看月亮都是借口。

    他有多少年没有时间看夜空的景色?为什么会在她来到他身边之后来了这种兴致?

    闵幽洛无比清楚这种感情是怎么回事,他喜欢她在他身边的感觉,宁静,欢快,轻松,温暖,最重要的是满足。

    是的,

    从来没有过的满足感,那是一种与成就无关的感觉,暖暖的,柔柔的,撩动了心中最深处的那根弦。

    闵幽洛还记得母亲曾经悲伤的话说:“小洛,感情经不起折腾,你不要像你父亲对我一样对你的爱人。”

    渗透了阴谋的爱情,会破碎的。

    闵幽洛决定不再利用杜思思对付卓煜,他想在卓煜与杜思思的感情还没有进展的时候,把那些微的苗头扼杀在摇篮里,最好的方法莫过于让杜思思跟在他身边,然后爱上他,这样,她与卓煜之间便永远的不可能,那么从感情来说,他便是成功的,从人生来说,他会是幸福的。

    至于商场之间的竞争,那是永远都不可能消弥的。

    他现在只想让他的爱情简单一点,至少不喜欢它与商场上的事情搅在一起,尤其不喜欢卓煜掺进来。

    如今,卓煜放过了杜思思的家人,事情是不是朝着他不喜欢的方向发展?

    闵幽洛看着杜思思,好一会儿出声:“我记得你以前是住校的,怎么突然要去你姑妈家住了?”

    杜思思:“开始的时候,我怕卓煜找我麻烦,便住在了你家,但是近来他也没有再找过我,应该是把我这种小人物忘了,如今姑妈家的情况又恢复了正常。不过姑妈新公司的女老板好像特别注重家庭教育,她跟姑妈说自己家的孩子一定要在家里住,这是教育问题,不然孩子会学坏,她是最看不惯任由孩子在外面乱混的人了,姑妈回来之后便非要我回家住不可。”

    闵幽洛皱了皱眉头:“你姑妈现在在哪家公司?”

    “优渥软件开发公司。”杜思思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公司员工待遇很不错,而且一进去就让我姑妈做了一个部门主管,使得我姑妈脸上笑容都多起来,直夸那老板是伯乐,她现在热情很高,非要干出一翻成绩来不可呢。呵呵。”

    闵幽洛的眉头皱得更紧:“优渥软件?”

    “怎么了?”

    闵幽洛眉头慢慢展开,静静地出声:“没什么,既然你姑妈让你回家住,那你就回家住吧,女孩子住在外面确实不安全,你还会继续在我这里做事吗?”

    杜思思:“当然了,这里的工资这么高,反正我业余时间也没有什么大事,用劳动换钱花,自然是很乐意的,呵呵,不过,如果你要炒掉我的话,那就没有办法了。”

    闵幽洛看着杜思思,脸上的表情缓和了许多,嘴角噙起了一抹淡笑:“如果你搬走了,就没有人给我家当保姆做饭了,这样我比较亏本,你知道我是商人,自然不能还开给你这么高的工资。”

    杜思思想了想,点头:“那我一个月变成多少钱?”

    闵幽洛静静地看着杜思思:“咱们别说钱了,挺俗气的,反正我也不缺你的那几个钱,我不扣你工资,你还照常给我做饭吧,把以前的晚饭变成中午饭,这样子不会耽误你回家。”

    杜思思笑:“这个简单,绝对没问题。”

    两个人达成协议后,杜思思便出去了。

    下午四点,杜思思便离开了洛水集团写字楼,因为她只负责总裁办公室里的卫生,所以每天早晨或者清扫一遍就可以,她早上的时候已把里面所有的东西都擦拭了一遍,所以下午只需送过去一杯咖啡便无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