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4章:发现两个不对劲的女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1:35:33本章字数:2029字

    杜思思精灵的眼睛滴溜溜地转了一圈,她也学着刘素铮的样子小声地出声:“你多想了,我对卓煜这种二手货不感兴趣,不过,听你口气似乎觉着这二手货不错啊,啧啧啧,品味有待提高。”丫滴,想羞辱她,门都没有。接着,她微仰起头,带着一副得胜后的笑容,再也不看刘素铮一眼,错开向着里面走了过去。

    别人在那里攀谈事情,

    杜思思一个人躲在角落里拿桌前的糕点自愉自乐地吃起来,她看到了闵幽洛,闵幽洛身边的女伴是王晓慧,这让她觉着心里一阵刺痛。

    不自觉地,

    她站起身,向着酒店的后面走了过去,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直觉着不想让闵幽洛看到自己是跟着卓煜一起来的。

    王晓慧在闵幽洛与周围的人谈事情的时候,知礼地退了出去,她早早地便看到了杜思思,在那一刻,她看到闵幽题洛微顿了一下,并没有太大的变化,这让她松了一口气,看来闵幽洛与杜思思之间真的没什么,只不过是她因为太在乎而多心了。

    然页,此刻她浑身不舒服,因为她感觉到一种宛如毒蛇一样的目光,充满了恨意,盯着她心里面发毛。

    她蓦地回头时,正好看到了一个熟悉的目光,紧接着那目光快速地退了回去。

    王晓慧找到那目光的主人后,便快速地在如云的宾客中穿了过去,去追那道身影,

    一直转了酒店僻静的后园,

    王晓慧看到背着她在那里涮盘子的颜如缕,她踩着高跟鞋一步一步地走到了颜如缕身边,脸上的笑容怎么也止不住,带着嘲弄的笑:“哟,这不是颜家二小姐吗?敢情你穷途没路来这酒店里涮盘子呢?咦,这可不像你,凭你的本事,在一家小公司做个经理都是不成问题的,怎么沦落到这步田地?”

    颜如缕霍地站了起来,脸上带着恶毒的笑,一步一步逼近王晓慧:“王晓慧,你中了我的圈套,死到临头还不自呢。”

    这家酒店暗地里的老板本来就是颜如缕,暗地里的产业,几乎没有人知道,当看到闵幽洛来后,她简直欣喜若狂,她早就看着王晓慧不顺眼了,这女人竟然敢跟她抢男人,跟本就是活得不耐烦了。

    早先的时候,她查到杜思思住到闵幽洛别墅里,当时,她心里的妒火几乎要发狂,每天都恨不得把杜思抽筋剥皮,可是近来因为卓煜的插手,颜如缕对杜思思的恨意慢慢的不那么强烈,她冷静下来,做了仔细的分析,杜思思把卓煜得罪得如此之惨,想来卓煜也绝对不会放过她,与其自己亲自动手还不如做个顺水人情,让卓煜去收拾,而且将来的余波怎么也波及不到自己的身上。

    从现在的情形来看,颜如缕觉着自己把杜思思看得太重了,如今最大的威胁来自面前这一个一直性格高傲的女人,王晓慧。今天闵幽洛竟然公然带这个女人出席这样的公共派对,可见她喜欢的男人与王晓慧关系更亲密一些。

    不管怎么样,这两个靠近闵幽洛的女人一定要彻底消失在闵幽洛的世界里,然而,看今天的情形,颜如缕决定先把王晓慧除掉。杜思思若是能被卓煜收拾掉当然好,若是没有被收拾掉,她再出手也不迟。

    王晓慧眉头一挑,带着蔑视:“颜如缕,你被卓煜羞辱得如此之惨,哪个男人还会再要你,更何况是闵幽洛?你死了那条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心!”

    颜如缕听到这话,什么也没有说,蹭地站起身来,对着王晓慧狠狠一巴掌。

    王晓慧不可思议地看着颜如缕:“你竟然敢打我?”

    颜如缕俏眉一挑,也同样带着蔑视:“打你怎么了?打的就是你这种臊狐狸!”

    啪,

    王晓慧狠狠地打回去,高傲地出声:“打我?你也配?!我从小到大都是被护到手心里的,你少来恶心我。”低胸旖地的晚礼服衬着她娇人的身段,美得不可方物。

    酒店大厅里,

    卓煜故意忽略掉杜思思,打算让那女人感觉一下难堪的滋味,但是一扭头,忽然发现整个大厅里跟本就没有杜思思的影子,他的心里面忽然就飙升起一股怒气。

    杜宾看到卓煜的目光在整个大厅里扫视,便随即走上去,轻声:“少爷,杜小姐去后园了。”

    卓煜什么也没有多说,转身便向着后园走了过去,这女人越发的不像话了,简直就是登鼻子上脸,能被他带出来是她的福份,这死妮子竟然还跑到酒店后园去找清静?真是不知好歹,他见到她时,非得把她的肉撕掉一块不可,好让她长长记性!

    阴暗而强大的冷气流在卓煜周身徘徊,让他显十分的冷冽。

    他一直在后园里走着,不经意地便看到灌木丛边的一个人,很熟悉,却让他心里更加的不爽,玩躲猫猫吗?哇靠,这么垃圾的游戏,她在跟谁玩呢?

    杜思思听到了向自己靠近的脚步声,转头,便看到了满脸阴戾的卓煜,她打着手势示意卓煜禁声,因为,她刚来后园不久,无意中便看到了颜如缕,颜如缕从容地走到涮洗工身边然后把涮洗工遣走了,让杜思思没有想到的是,颜如缕一挽袖子竟然就那样涮起盘子来,紧接着她又看到了王晓慧的身影,王晓慧左右寻视着像是要找什么人,看到颜如缕后,便大步向着颜如缕走去。

    两个女人具体在那里谈什么,杜思思并没有听清,因为离得有些远,可是她知道事情一定不愉快,因为两个女人在那动手了。

    卓煜看着杜思思乱摇着手,脸色阴沉,真该死,他什么时候在宴会之上被女伴抛弃过?这女人好歹也是他的女伴,竟然就那样弃他于不顾?还自己在这里躲得有滋有味?今天她要不给他一个合适的理由,看他怎么拍死她。

    “你在这里干什么?”卓煜满心满眼地只看到了杜思思,恨不立刻上去掐死她,这女人,怎么看怎么不顺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