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0章:骗婚

    更新时间:2018-08-09 11:35:34本章字数:2065字

    靠之,

    哪里来的死变态?

    杜思思努力压了压心头的火气,然后终于对着卓煜扯出了一抹笑:“卓总,我知道上次惹你生气了,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向你道歉总行了吧?你不能这样打击我,我刚交个男朋友,你就玩这出,你这不是明摆着破坏我与洛的感情吗?”

    卓煜脸黑了一层:“你是这么认为的?”

    杜思思露出更诚恳的笑意:“真的对不起,请你千万不要跟我一般见识。”

    卓煜没有再吱声,他把视线放在开车的前方,再也没有看杜思思一眼,车子开得飞快,不断地提速,

    杜思思吓得紧紧抓住安全带:“卓煜,你想清楚,你的命比我的值钱,发生车祸,你比我亏得大。”

    卓煜理都没有理她,车子一转弯,便带着她进了一座别墅里,车子停下,他拉着她走了下去,然后来到客厅里。

    两个人坐了下来,

    卓煜对着女佣出声:“拿两瓶ArmanddeBrignac过来。”

    女佣答应了一声,便退了下去。

    过了一会儿,女佣用托盘托着两瓶ArmanddeBrignac与两只高脚杯走了过来,姿态优雅地把东西摆放在两个人面前。

    卓煜把两只杯子都注满了酒液,

    杜思思看着这两个瓶子,金黄色的瓶子泛着光泽,每一瓶的瓶身都手工雕刻着黑桃A的图标,使这一些看起来十分的贵气,液体倒进杯子里,浓郁得不可思议,里面散发着怡人的果香,她忍不住出声:“我在超市怎么没有见过这种果汁?”

    卓煜的眉挑了一下:“喝吧。”

    杜思思立马摇头:“里面不会有迷药吧?”

    卓煜死瞪了杜思思一眼:“你觉着我会做这么没品的事情?”缓了一下,他认真地看着杜思思,绝美的五官透着一股凛然的正气,“思思,你要相信我,我是一个正经商人,从来不做违法乱纪的事情,一会儿,我的律师就过来,你还害怕我在律师面前对你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情吗?还有,这不是果汁,这是香槟酒,你不是想为上次的事情道歉吗?我接受了,现在你自罚四杯,然后咱们以前的恩怨一笔勾消。”

    杜思思:“你说真的?”

    卓煜靠在沙发背上,黑色的风衣趁出他的不羁,绝美的五官宛如上帝倾尽心血打造的艺术品,他的眼眸微微眯起:“杜思思,你问这样的问题是在侮辱我的身份吗?”

    “好,那我喝。”杜思思端起高脚酒杯便往嘴巴里送,说实话,这酒真不难喝,甚至比葡萄酒还有味道。

    “哇,煜,这是谁在糟蹋酒呢?”一个高大英挺的男人进来时候,便心疼地喊出声,“喂,香槟是用来品的,你怎么能像喝白开水一样的喝酒?你这不是糟蹋东西吗?更何况,这是烈酒……”

    卓煜眼睛微斜,眸光犀利如刀,刹那间让卢桥的声音哽死在喉咙里,他的声音清冷:“我要的东西,你拿来了吗?”

    卢桥这才笑着拍了拍手上的文件:“你要的东西,我敢不给你拿过来吗?”接着他便走了过来,看向杜思思的时候,眼角楣梢还带着惋惜,似是让杜思思喝了这样的酒,是一种对酒的亵渎。

    杜思思并没有理会卢桥,咕嘟咕嘟地把一杯酒全倒进了肚子里,放下酒杯的时候,她看到对面的卓煜嘴角噙着一抹笑意。

    卓煜端起酒杯轻抿了一下:“你才喝了一杯,继续。”

    杜思思打了个饱嗝:“让我缓一会儿,早饭吃得太多了,这一杯酒就把我喝撑了,我休息一下再喝。”

    卓煜看着杜思思开始泛红的脸,十分善解人意地出声:“要不,你也别喝四杯了,撑坏了还是我的事,你再把我这杯喝下去就好。”说着,他十分自然地把自己手中的杯子送到了杜思思面前。

    卢桥神色古怪地看着卓煜,没有出声。

    杜思思端起面前的酒杯,深吸了一口气,避开了卓煜刚才喝过酒的地方,又把一杯酒灌进了肚子里,放下杯子的时候,她觉着胃烧乎乎的,热力顺着血脉散发向全身各处。

    卓煜坐在那里,优雅地看着杜思思,他的眸子黑得透亮,如同碎钻般摇曳人心,嘴角噙着一抹笑意,显示着他的心情极好。

    空气里是一种诡异的静默,

    三分种之后,

    卓煜出声,声音放低了不少:“思思,你怎么样?”

    杜思思使劲拖着沉重的脑袋,撑开厚实的眼皮,看着卓煜,眼睛里泛着迷离,结结巴巴地出声:“咦,怎么,俩,人?不,不对,我,我数数。”她伸出手指对着卓煜,“一,一,一,一,呜,几个了?”

    卓煜起身,坐到了杜思思身边,然后把她抱起来:“我们照张照片,你没意见吧?”

    杜思思眨着迷离的双眼:“听你的。”

    卓煜点点头,对着后面打了个响指,

    女佣立马在墙的一角扯起一块蓝布背景,放上椅子,接着,又推进来一架相机。

    卓煜拥着杜思思坐在椅子上,

    闪光灯过后,

    一分钟,照片出来。

    卓煜对着卢桥招了一下手:“把东西拿过来。”

    卢桥把东西拿到了卓煜面前,表情怪异:“煜,你这是骗婚。”

    卓煜冷冰冰地扫了卢桥一眼:“卢大律师,你是不是弄错了?连南宫词都知道我们是已经结过婚的人,难道你不知道?再说,你有看到我强逼她吗?你有看到我骗她吗?”

    卢桥恶寒得浑身哆嗦了一下,很识象地闭了嘴。

    卓煜转头看向怀里娇小的女人,语气重新变得温和:“老婆,有份东西需要你签个字,乖,咱把字签了好不好?”

    杜思思眨巴了两下眼睛:“签,签字?为什么?”

    卓煜把一只笔塞到杜思思的手里,并没有解释,而是把证书放置在她眼前,指着其中一个地方出声:“老婆乖,把你的名字签这里,老师说了,听话的孩子是好孩子,年底的时候会发奖学金。”

    杜思思立马拍着胸脯保证:“我是好孩子,我签。”说完,她死撑着厚重无比的眼皮,盯着面前黑乎乎一片的字,怎么都不认识了?但她还是在卓煜指定的位置签下了自己的大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