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2章:失恋

    更新时间:2018-08-09 11:35:33本章字数:2078字

    嘎?

    杜思思听到杜越的话,差点一口饭咽死,她看起来像是失恋被的抛弃的人?姑妈想象力怎么这么丰富呢?她急忙摆手:“姑妈,你误会了,我跟谁谈恋爱也不会跟刘海滨谈啊,那么熟的人,一点都不来电,你放一百个心,我们俩绝对不会擦出火花的。”

    杜越点点头:“这样最好,思思,我跟你说,你可是我培养的最成功的孩子,知书达礼,没有想到一进大学门便交了刘海滨与南宫晴这两个不正混的,我整天都担心着你会学坏,你可给我悠着点,要是让我发现你有学坏的苗头,我立马家法伺候。”

    杜思思吓得一个哆嗦,举起右手保证:“知道知道,我一定好好学习,做国家栋梁。”

    杜越看到杜思思这么听话,顿时笑起脸也开了花,夹了只鸡腿放到了杜思思的碗里。

    晚上,

    在自己的房间里,杜思思发现手机竟然关了机,便把手机打开,这才发现里面有两个未接电话,都是闵幽洛打的,是中午十一点多的时候打的,她一下子想起来早晨去上学把卓煜带走,然后喝醉便睡着了,竟然一睡便到了晚饭的时间,她立马回拨了过去,电话响了一下,

    闵幽洛便接了,他的声音带着幽静的磁性:“喂,思思。”

    杜思思急忙出声:“对不起,我没有看到你的电话。”

    闵幽洛的声音很平静,听不出里面有其他的情绪:“我中午给你打电话,想叫你与我一起吃饭,但是接电话是卓煜,他跟我说你与他结婚了,让我以后不要再打电话给你。”

    杜思思听到闵幽洛寂静无波的声音,鼻子酸涩无比,她说话的声音带了哽咽:“你是不是生气了?早晨的时候,卓煜把我带进一座别墅里,说我把他拿出的酒喝掉,他便接受我那次惹过他之后的道歉,于是我就喝了,结果喝醉了,后来便什么也不记得了,醒来时天已经快黑了,我也不知道那个结婚证是怎么回事,我什么都不记得,对不起,对不起,你不要生我的气行不行?”

    闵幽洛在那边没有出声,

    两个人之间出现了静默,静默的时间很长,

    长得让杜思思觉着心脏都在受着挤压,她开始控制不住自己,紧紧地握着电话,小声地哭起来,空气里的静默久到杜思思觉着闵幽洛已经不在手机的那一头,

    闵幽洛终于出声:“思思,你太单纯了,我们或许都该冷静一下,我先挂了,你好好休息。”

    不等杜思思有什么反应,闵幽洛已挂断了电话。

    杜思思只觉着委屈,泪水大颗大颗地滚落下来,她躺进自己的被窝里抱住枕头使劲地哭,仿佛要把全身的水液都哭出来才甘心。

    她也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只知道在哭声中睡着了,第二天在闹钟的叫声里醒来,洗涮之后,便很乖巧地出去上学了。

    张越在杜思思离开之后直摇头:“还说不是失恋,眼睛肿得都跟核桃有一拼了。”

    杜思思到学校之后,南宫晴与刘海滨便坐到了她身边。

    南宫晴吓了一跳:“我说思思,你这是怎么了?眼睛肿得跟气球似的,谁招惹你了?你跟我说,我去帮你砍人去!”

    刘海滨:“思思,说吧,我小学时削铅笔的小刀还留着呢,是谁,你告诉我,我与晴晴拿着小刀穿人去。”

    杜思思看到两个人,忍不住扑哧笑出声:“得了吧你们俩,我眼睛哪能跟汽球比?还有刘海滨,你假不假?小学时削铅笔的小刀,长满铁锈了没?头发丝能切断不?还穿人呢,穿鬼还差不多。”

    三个人笑了一会儿,

    杜思思便认真地上课记笔记,不再理南宫晴与刘海滨。

    这下刘海滨与南宫晴面面相觑,觉着不对劲了,但谁也没有再打扰杜思思。

    下课之后,杜思思便趴在桌子睡觉,刘海滨与南宫晴以为杜思思是假睡真哭,但是等到再上课的时候,杜思思脸上没有一颗泪痕,刚才是真的在睡觉。

    一上午便这样过去了,

    下午的时候,便没了课,

    杜思思拿起自己的包就准备回姑妈家,没有一丝在学校里逗留的意思。

    这下,刘海滨与南宫晴再也受不了,他们拦住了杜思思的去路。

    杜思思翻了个白眼,郁闷地出声:“你们俩个拦着我的路做什么?还有,不许用那种眼神看我!”

    南宫晴伸手拍了拍杜思思的肩膀,语气郑重:“思思,有什么事直说,好姐妹的,别他妈的拐弯抹脚,让人不痛快,以前你还说要跟着我闯江湖混黑道呢,瞧你现在这样子,看着就让人窝心。”

    刘海滨在旁边抽出一根烟点燃,等着杜思思说话。

    杜思思哇地哭出声来,一下子抱住南宫晴,趴在了南宫晴的肩上,她哽咽地出声:“晴晴,我失恋了,都是卓煜那王八蛋害的,现在闵幽洛不要我了,我失恋了。”

    刘海滨听到杜思思的话差点就被自己吸的烟呛死,他使劲地咳嗽过之后,拉开了抱成一团的南宫晴与杜思思:“你们俩别在这里抱了,太招眼,周围的人都在看你们了,我们去道馆好好说话。”

    三个人便打车到了离学校不远的桐川跆拳道馆。

    道馆的馆长与刘海滨非常的熟,刘海滨在这里可以自由行动,随时进入贵宾馆,因为三个人经常一起出入这里,连带着杜思思与南宫晴也可以随时出入这里。

    三个人坐进了贵宾馆附带的休息间里,

    刘海滨坐在小牛皮沙发上终于出声:“我说杜思思童鞋,虽然我承认以前把你诋毁成丑八怪是我不错,你的确是有些姿色的,但是就凭你这些姿色,也不致于打动闵幽洛吧?闵幽洛可是有名的不近美女,就算你喜欢人家,也别弄失恋这么夸张的词成不?失恋是两个人的事情,如果你是单恋失败的话,那么只能称为解脱。”

    南宫晴白了刘海滨一眼:“刘海滨,闭上你的乌鸦嘴!你凭什么觉着是思思单相思?闵幽洛算个鸟,只要思思愿意,别说区区一个洛启集团的总裁,勾个美国总统都不成问题。思思,你说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