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5章:出了戏

    更新时间:2018-08-09 11:35:34本章字数:2037字

    有轻缓的水雾在闵幽洛的眼中的弥蒙,又渐渐凝聚成晶莹,忽然之间,这晶莹像是一串细碎的断了线的珠子,垂坠。

    杜思思感到脖子里一凉,一种湿润的感觉,使得她忍不住出现了一种轻颤。她用脸贴紧他的胸膛,心里一阵一阵揪紧,她用尽全身力气拥住闵幽洛,像是想要给他一种温暖。此刻的杜思思,再也没有了一开始的委屈,甚至,她觉着自己就是一个大混蛋,竟然让闵幽洛如此伤心。

    闵幽洛爱惜地顺抚着杜思思的发丝,动作无比的轻柔,眼眸中还盈着水光,灿如星子:“思思,你知道为什么我从来没有与女人闹出过绯闻吗?那是因为我对感情特别认真,所以我需要一个同样认真对待我的女人,我害怕受伤,思思,或许你答应与我交往只是出自一种感激的心情,并没有多做考虑,我想了想,决定让你再仔细考虑一下我们之间的关系,如果你选择继续与我在一起,那么请你拿百分百的感情来爱我,来在乎我,因为我一直是在拿着全部的身心在爱你,如果你犹疑不决,或者你觉着你对卓煜无法释怀,那么请你放过我,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你,我不想你与我在一起,是出于一种不是爱的感情,那样,到最后的话,我会受伤很严重,但你却不会留下来陪我。”

    一种感动自己的感情才会感动别人,闵幽洛入了戏,所以流了泪,他说出了他想要的,这一切都是他的心声,只不过,这些年来,他早已可以将自己的感情收发自如,情动了,也要知道放手给别人幸福,一味的占有并不能打动人心,给别人适度的自由,让别人心甘情愿地走进他的怀抱,才意味着真正的得到。

    既然是他选定的女人,他就决不给卓煜机会来染指,卓煜也喜欢他的女人吗?只可惜那个男人将会一步晚,步步晚。

    卓煜总喜欢光明正大地去抢夺,而他闵幽洛喜欢在无声无息中侵占。

    杜思思听完闵幽洛的话后,哇地一声哭了,哭得很惨很惨,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只是觉着周围弥漫着一股让她难受的情绪。

    闵幽洛怎么用这样温和这样柔软这样低沉的语气说出这翻话来呢?

    没有感天动地的誓言,没的激情热烈的行动,也没有生死与共的真挚,甚至他是在让她选择要不要分手,可是她却感动了,感动得一踏糊涂。

    杜思思用尽全身的力气拥抱住闵幽洛,把她的所有眼泪与鼻涕抹全部都抹在闵幽洛昂贵的衬衫上,她边哭边用手捶打着闵幽洛:“呜呜呜,闵幽洛,你为什么说这样的话?你是坏人吗?呜呜呜,我不准你这么孤独!不准你这么悲伤!”

    接着,她整个人哭得有些喘不过气来,不再捶打闵幽洛,而是只紧紧地抱住,生怕一松手,他便掉在地上碎。

    “呜呜呜,我错了,我知道错了还不行吗?我以后绝对处处防着卓煜,我以后一定会学着变聪明,我不会再让你担心了,真的,我会变聪明,我坚定地呆在你身边,哪里都不去,然后等你来娶我,呜呜呜,闵幽洛,相信我好不好?我以后会非常非常爱你的……”

    闵幽洛嘴角溢出笑容,他轻拍着怀里几乎要泣不成声的女孩子,她像猫咪一样缩在他怀里,他抱着她,感觉她的身体温软到不可思议,好喜欢这种感觉,这个女孩子将会是他的,只属于他一个人。

    ~~

    高层管理会议之后,

    卓煜冷冷地坐在那里,酷冽的眼睛里没有一丝温度:“闵幽洛不是要进军旅游业吗?既然你们已明白他的醉翁之意不在酒,是为了与上层高官结交,那还不把他放进来?”

    周围的人面面相觑,他们没听错吧?是把闵幽洛放进旅游业没错吧?

    空气里有一种静寂,大气也不敢喘。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在了南宫词身上,希望南宫词再把卓煜的意思表达一遍,因为他们怕出现幻听,或者卓煜一不小心表错了意思,卓煜是不是心里想着把闵幽洛韩朝死里打击,结果说出来的话便成了放闵幽洛进来?

    南宫词嘴角挂着不达眼底的淡笑:“各位没听清卓总说的话?闫经理,你主管旅游的部门,你听清楚了没?”

    闫西庭扶了一下自己的金丝眼镜,圆滑地出声:“听是听清了,只是还不太明白,请南宫副总再详细地指导一下。”

    “卓总要你把闵幽洛的项目放进来,让闵幽洛有机会与直属高官接触。你知道的,闵幽洛一向喜欢双重凑,就算你不给他这个机会,他也会有第二手冒出来的,既然拦不住,就给他,反正上面那是一个变态,由着闵幽洛去啃。卓总知道你们这一组能干,所以才把这么一个表现才华的机会留给你们,闫经理不会让卓总失望的吗?不过,记得,你们可不能真的让闵幽洛成功,不然的话,后果由煜说了算。”

    闫西庭有摸汗的冲动,不是吧?让他去挑拨上面高官与闵幽洛的关系,还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虽然他承认他心眼确实有些活络,但也不能把闵幽洛那种吃人不吐骨头的怪兽扔给他吧?这不是摆明了让他被吃吗?

    卓煜看着闫西庭青白交错的脸,淡淡地出声,却是说给南宫词听:“南宫副总,这次的任务,你亲自出马。”

    南宫词还悠栽地坐在坐椅上,脸上依然挂着那不甚在意的淡笑,听到卓煜的话后,他有些挂不住了:“煜,这个月我有事。”

    闫西庭一听要把这蒺藜扔给南宫词,心里顿时激动不已,他家卓总就是知人善用啊,这种烫手的活非南宫副总这种人出马不可,他脸上还是保持着平静大方,为了怕再生变故,他及时出声:“南宫副总,我们旅游部门将全力配合你的命令,你不用出马,只管下命令就是。”

    卓煜斜眤了南宫词一眼:“还会有比公司的事情更重要的吗?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