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8章:丑妞

    更新时间:2018-08-09 11:35:34本章字数:2028字

    杜思思托着腮:“你知不知卓煜有什么特别讨厌的?比如吃什么东西过敏?看到什么会恶心?”

    南宫晴摇摇头:“卓煜对什么东西都不过敏,地上跑的,海里游的,空中飞的,他照吃不误,至于恶心的,嗯,他要是不喜欢的都一脚踢飞了,谁敢跑过去碍他的眼?对了,要不思思,你来点没品的德性给他看看?要是让他不爽了,从此厌恶,一脚把你踢飞了,你就可以与闵幽洛亲亲我我了。”

    杜思思想了想,立刻伸手一拍桌子:“好!今晚他要见我是吧?我要恶心死他!顺便忙你赚套别墅。”

    就在这时,

    闵幽洛的电话传了过来:“思思,你在哪儿?”

    杜思思立刻收敛了自己高昂的斗志,恢复成淑女状态,对着电话,笑得无比温柔:“幽洛,我在晴晴这里,晴晴要我晚上跟她一起聚餐,我明天去找你。”

    闵幽洛的声音让人如沐春风,音调里带着止不住的宠溺:“那你们不要玩得太晚,回家的路上注意安全,知不知道?”

    “嗯,我知道。”杜思思笑得一脸幸福。

    南宫晴看得眼睛直冒火花:“哇,杜思思童鞋,谈恋爱了就是不一样,以前可没见过你这么女人!”

    闵幽洛在电话另一端听到南宫晴的声音,止不住笑出声来。

    杜思思脸暴红:“幽洛,我先挂了,明天去找你。”

    “嗯。”

    两个人挂了电话。

    南宫晴在一边,别有意味地对着杜思思吃吃地地笑。

    杜思思拍了拍发红的脸:“不许笑,不许笑!看在你真心帮我的份上,害我在闵幽洛面前丢脸的事情,我就不跟你算帐了。现在,我们俩赶快解决掉卓煜,不然我就该阴沟里翻船了。等把结婚证毁掉之后,我能躲那瘟神多远就多远,真是后怕。”

    晚上七点钟时,

    南宫晴开着一辆拉风的红色奔驰高碳纤车载着盛装的杜思思进了一家旋转餐厅,

    杜思思下车的时候,腿有点发抖,想拉着南宫晴一起上去,可是南宫晴这怕死的鸟死活不肯,非要在车子里等她。杜思思没有办法,只能用手托着自己硕大的裙摆向着两楼一步一吸气地走,不知道卓煜看到她这副恶心德性,会不会一脚把她从楼上踹下来?据南宫晴说,卓煜对于污染环境的动物,有着强烈的憎恨感。

    整个旋转餐厅都异常安静,因为这里已被包了下来,

    门边的侍者见到走过来的女子时,虽然出于礼貌没有露出被苍蝇噎到的表情,但十分的震惊:这,这就是卓总的今晚用餐的对象?面对这样一个恐龙,卓总能吃得下?

    前厅经理立马走了过来,出于修养,他客气地对着杜思思出声:“请问这位小姐要用餐吗?这里已被包了场,还请小姐改换其他餐厅用餐。”

    杜思思非常横地飞了经理一眼:“妈啦个八啦子,你敢阻止老子入内,我让卓煜灭你八辈!!”

    前厅经理及一群侍者全被杜思思雷住了,怔怔地看着这个粗野的女人,糟蹋化妆品不说,说话的口气好像比卓煜还高一个等级。

    杜思思把眼睛一瞪:“一群王八糕子,再不让老子进去,老子可走了,卓煜要是找不到老子,准得剥你们两层皮。”

    前厅经理彻底被慎蒙了,不自觉地往旁边侧了一下,让开了路,一时之间摸不着杜思思的底,恭敬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杜思思趾高气昂地向着二楼走了过去。

    南宫晴坐在车里远远地望着杜思思进门的那一幕,她看着前厅经理与一群服务人员那发怔的神态,忍不住双手掩面,内牛满面啊,她以后绝不承认认识刚才那女人。哀痛之余,她忽然想到自保问题,于是,她急忙把手机关掉,驾着车转弯,向着外面冲去。

    亚光地板章显着高贵优雅,

    卓煜坐在靠窗的位置,身着一件黑色的风衣,酒红色的领带前置,刀削般深邃的五官,如同最纯正的贵族。

    赴约之前,卓煜一直在犹豫应该穿什么衣服,他询问了一下经常跟在身边的杜宾,问杜宾自己穿什么衣服好看,杜宾最后说他穿银色或白色的衣服好看,炫目的如同太阳神,闪动着让人无法忽视的魅力,特招女人喜欢。

    卓煜听过之后并不喜欢这样的建议,以前这两种颜色是最招他喜欢的,可是那次他听到杜思思在背后说他臊胞,还说他一个大男人还吊着银色或白色穿,招摇过市,除了臊胞还是臊胞,简直没一点内涵,头牌牛郎也没有他这种德性的。自此之后,卓煜便仔细审视了这两种颜色,越看越扎眼,放眼大街上,十个男人,十个都不一身银色白色,于是总结出,这两种颜色果然挺招人讨厌的,便不再喜欢穿了。

    他挑衣服的时候,还莫名地记起了南宫晴曾在不经意间说过的话,南宫晴说她与杜思思在被苦禁了一周之后,忽然路过一个精品店,那里的女老板正在看《上海滩》,当时杜思思看着许文强就傻眼了,直说许文强穿着风衣的样子就是她的梦中情人,帅到掉渣。

    至于那个苦禁是什么东西,卓煜就不清楚了,南宫晴说话时是即兴说起,那时他、南宫词还南宫晴三个人正在一辆行驶的车子上,南宫晴的眼睛突然大放异彩,隔着车窗直勾勾地盯着一个普通专买店里的一款男式风衣,估计也是这风衣让她想起了许文强。

    卓煜还记得当天的下午,南宫词便把南宫晴垂涎的那款廉价男式风衣给抢买回来套身上了,害他破天荒的笑了一下午,在随后的一个月里,他都拿这事打趣南宫词,南宫词不但不以为耻还一副他不懂的破表情。

    其实,他本来早已不记得南宫晴曾说过的那个好朋友的名字,但是当回忆突然打开,他无比肯定那个被南宫晴提到的人是杜思思。于是,他鬼使神差地拿了风衣,黑色的,内敛而冷酷,也挺适合他风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