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拯救冷酷王爷的平庸下堂妃(2)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10本章字数:3274字

    “娘娘,白侧妃来请安了。”

    白芙儿是侧妃,不能穿正红色的衣服。此时她着一身淡粉色的罗裙,整个人都散发着甜美文静的气息,怎么看都是知书达理的温柔娴静模样,和心机深沉挨不上边,楚卿不禁暗暗感叹,果然人不可貌相。

    “妹妹给姐姐请安。”白芙儿柔柔一笑,礼数周全地施礼。

    “妹妹安好,都说妹妹是个才女,更是个美人,如今一见果然是倾国倾城。”楚卿也回之同样的笑容,对付白莲花最好的办法就是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

    按流程来说,白芙儿应当给楚卿敬茶。同样,楚卿喝完茶之后,也要给白芙儿回敬一杯茶,代表着以后要同心服侍丈夫。

    “姐姐之前可能也听过坊间的一些流言,还请姐姐别放在心上,都是百姓胡乱传的。”白芙儿一脸娇羞的说着。

    楚卿原本以为这白芙儿是聪明的,却没成想也是这般的沉不住气,第一天就忍不住来示威,真搞不懂赵玉瑜怎么被她欺负得那么惨。

    “什么传闻?”楚卿装傻,并且转头问身边的红玉,“你听说过什么传言吗?”

    红玉摇摇头,她才不会说听过“战王爱慕白芙儿”的传闻呢!

    “那就好。”白芙儿本想炫耀一下,却没想到遇上了装傻的楚卿,仿佛一拳打在了棉花上,只好给楚卿敬茶。

    在楚卿给白芙儿回茶的时候,不出所料,只听见“啪”的一声,随着茶杯应地而碎,白芙儿故意将茶水倾倒在她自己的手上,一双白嫩的玉指瞬时间被烫成红烧猪爪

    白芙儿时间算得很准,下一秒何萧就进来了。

    如果是正常的水温根本就不会烫成这样,是白芙儿事先在手上抹了特殊的药膏,才会形成这样惨烈的画面。但是白芙儿千算万算没算到,楚卿给她的就是滚烫的热茶水,这毫无保留的下去,啧啧啧,真是无法想象。

    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楚卿忍住笑意,担忧地看着白芙儿。

    白芙儿忍着剧痛,佯作一副没有想到何萧会出现的惊讶神色,一双美眸悬着眼泪,水汪汪的模样我见犹怜,“王爷,这是我刚刚没拿住茶杯,不怪姐姐,姐姐一定不是故意的。”

    楚卿没有说话,何萧喜欢白芙儿,她解释反而越描越黑。倒不是怕何萧看不出她的把戏,而是怕某人故意偏袒,毕竟她还要刷好感度完成任务。

    站起身,楚卿走到梳妆镜前抽出一个小匣子里拿出了软膏,“妹妹,还是你的手要紧,你先把这个涂上之后在和王爷解释吧。”

    看着白芙儿被烫得触目惊心的手,何萧脸上依旧没有表情,走到白芙儿面前,就在白芙儿以为何萧会心疼她而责怪楚卿的时候,何萧冰冷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既然你没拿住,下回记得拿住。”

    听到这话,白芙儿一愣,楚卿也微微挑眉,剧情不应该是何萧认为她是故意的,然后她再通过实力嘴炮证明清白,上演爽文打脸的一幕吗?

    白芙儿眸中闪过一丝幽怨,拿起了药膏之后就要离开,楚卿上前半步拉住她的袖子,笑着道,“妹妹这药膏你还是当即涂比较好。”毕竟这个装药膏的小盒子是十足金打造的,真要拱手让人楚卿还是肉痛的。

    白芙儿走后,何萧依旧站着看着她,一双眸子墨色深晦,仿佛蕴含着无垠深海。

    【恭喜宿主,男主好感达到10

    楚卿一脸黑人问号,她刚才有做什么吗?

    “今天糕点吃得可好?”何萧的声音响起。

    “嗯,很好吃。”楚卿浮起一个无奈的笑容,看来这何萧是要把这件事记一辈子了。

    “你若是缺什么,尽管与管家说。”何萧不知何时走到她身前,两人离得很近,甚至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熏香味道。

    “谢王爷。”

    楚卿暗自后退半步,她不喜欢与人亲近,无论是好友还是其他人,与之相处她都会保持着安全距离。

    看着楚卿的动作,何萧眸中闪过不悦的神色,他今日来本是想说明日会同她一起归宁的。不过现在他改变想法了,他倒是想要看看楚卿会不会提出邀他一起。

    何萧看到了桌子上摆放着笔墨,走到近前却发现上面画着奇奇怪怪的东西,“这是什么?”

    “这是……画像,我不擅长丹青,随笔一画,让王爷见笑了。”

    那是楚卿无聊的时候设计的衣服图纸,按照这个世界服饰的基础上稍作改良,不至于暴露,她在原来的世界习惯每天都画设计图练手。虽然她是一个有着深厚功底的设计师,但是这画风在看惯了古代写实画的何萧眼中的确很难接受。

    何萧点点头,“的确不好。”

    楚卿:“……”

    何萧又冷着脸在房间转了转,然后一语不发地离开。他走后没多久,之前送早餐和糕点的侍女就又来了,这回手里拿着的一托盘的药膏,治疗烫伤的、防止蚊虫的、淡化伤疤的……总之应有具有,而且每一个药膏都由是金灿灿的精致小盒子装着。

    “娘娘,王爷说这都是些平时能用到的膏药,理应多备些。王爷还说这装着药膏的小盒子都是十足金所制,娘娘定会喜欢的。”

    闻言,楚卿眉毛不禁抽搐,早上送糕点,现在又来送金盒子。看来在何萧眼中,她已经成为了一个既贪吃又贪财的人了,这教她如何逆转形象刷好感度啊!

    白芙儿回到房间,恨恨地坐在了梳妆镜前,铜镜里映着那张清纯脸上的阴狠神色。

    原本纤细白嫩的葇荑变得惨不忍睹,这让爱美的白芙儿如何忍受。都是赵玉瑜那个贱人,她识破了自己的想法,然后将计就计竟然用了滚烫的热水。

    只要王爷亲自去摸一摸茶壶就应该知道这是赵玉瑜的而阴谋。可是为什么?为什么王爷竟然那么偏袒那个贱人!

    赵玉瑜除了是丞相之女之外根本没哪样比得过她,论模样不如自己美丽,论才气更是在京城贵女中无名,凭什么王爷那么袒护她?

    这赵玉瑜只要在一天,她心里就不会好过。白芙儿沉思半晌,唇瓣扬起诡异的笑容,目光看着赵玉瑜院落的方向,她已然想好了让赵玉瑜彻底消失的办法。

    如果她记得没错,赵玉瑜有一个一同长大的竹马,是兵部侍郎长子温子朗。传闻中温子朗和赵玉瑜情意相投,如果不是与王爷有婚约,他们二人极有可能结为夫妻。

    如果赵玉瑜和温子朗旧情复燃,王爷得知一定不会放过他们。

    白芙儿扬唇一笑,转身叫来心腹婢女共同商量陷害计划。

    夜色将至,月色清明,木窗上折射着湖面的粼粼波光,映得房间极为好看。

    楚卿坐在桌案前,寻找着她之前画的那副图纸,却翻遍了整间房子也没有找到,难不成是被老鼠吃了?

    就在楚卿努力寻找图纸的时候,红玉满脸欣喜地走进来,“小姐,王爷正外咱们院子这边来!小姐快准备准备,穿成这幅样子可怎么留得住王爷啊。”

    他怎么又来了?

    楚卿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何萧竟然又来她房里过夜,怎么说也应该去安慰安慰心灵和肉体都受伤的白芙儿去啊。

    再说,昨天她以身体不适的借口避免了同房,但是今天可怎么办,难不成还要继续装病?

    装睡吧!

    说时迟,那是快。楚卿一个健步就从桌案前钻进被窝里,只漏出一个脑袋看着红玉,“红玉,你与王爷说我睡了。”

    就在楚卿合上眼睛之后不一会儿,何萧高大俊朗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王爷,王妃不知王爷要来已经睡下了,王爷可要奴婢叫醒王妃。”红玉嘴上说着,可是心中知道只不过是客套话而已,王爷哪能真叫醒王妃。

    “不必了,你先退下,本王亲自叫醒她。”

    红玉:“……”

    这怎么和预设情节不一样?

    何萧看楚卿一副已经准备入睡的样子,深沉的墨眸中闪过别样神色。

    他今天在书房等了她一下午,就像看看她什么时候会来同自己商量明日回宁的事情。他想,只要她开口,他明日就陪着她回相府。

    可是她没来,白芙儿倒是来了,说希望他陪她回娘家。

    这次他来,就是想看看他这个王妃倒是是怎么想的,是信心十足地认为他一定会陪她回相府,还是根本不在乎他到底去还是不去。

    在房内听得一清二楚的楚卿知道自己是躲不过了,于是在何萧推开门门后的五秒钟之后缓缓地睁开双眼,眉头微皱,佯作一副被人打搅好梦的模样。在又一个五秒钟之后,楚卿看清来人,脸上浮现出又惊又喜的模样,“王爷,您怎么来了?我以为您会去白妹妹那里。”

    不得不说,楚卿可能是演技最好的设计师,一副惊喜、吃味又带着委屈的模样让何萧冷意的唇角有一丝软意。

    “我明日陪她回宁。”

    “好,我已经通知了父母明日我一个人回去。”楚卿点点头,她原本也没有希望何萧会陪自己回相府,陪白芙儿是在意料之中。

    何萧剑眉一皱,没想到她竟然是这么想的,“如果你要本王陪你回去也可以。”

    “不不不,王爷还是陪妹妹回去吧,天下人都知道王爷最喜欢妹妹,王爷能对我这般好,我已经知足了,不敢贪求其他。”

    楚卿一副贤妻良母的样子,宽容得仿佛圣母一样,她甚至在头脑中描绘了一副她全身泛着圣母的金色光环普度何萧和白芙儿两人的场景。

    何萧小时候曾听母妃说过,这天下的女人都是一样的,没有人愿意和别人分享丈夫,其中也有表面宽和大度的,那些女子不是城府极深,就是根本不在爱。

    她是哪一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