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拯救冷酷王爷的平庸下堂妃(5)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11本章字数:3019字

    楚卿正在房间里画着图纸,她前几日一直寻找着那日被何萧嘲讽的设计图,却一直没有找到。就在楚卿怀疑她是不是梦游时把纸吃了时候,红玉过来禀告说温子朗求见王妃娘娘。

    楚卿放下了手里的画笔,额头微蹙,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温子朗做事向来有分寸,两人之前本就被人非议,绝不会堂而皇之登门造访,一定是出了什么事!

    难道是柳楼出事了?

    楚卿到了偏厅之后,就看到温子朗来回踱步,看起来极其烦躁。

    “子朗,你怎么来了?”

    温子朗见到楚卿之后,快步上前,沉声开口:“玉瑜,你可知这京城里现在都是如何说你的?”

    楚卿疑惑地摇头,她这几日一直不曾出过王府,也很少出院子。

    温子朗一脸愤怒地开口,“不知道哪个别有用心的人造谣你是狐妖,现在京城都传遍了,还有很多人都相信,联名请无量道士前来收妖。”

    楚卿闻言,才觉得温子朗这是小题大做了,笑着说:“我又不是妖,请道士来收妖也收不走我。”

    “你可知道,但凡和妖鬼蛇怪沾上边的人都没有好下场,而且那个无量道士说是法力高强,其实不过是接着他师父的名声招摇撞骗,可笑的是大家都对他的话深信不疑。”温子朗眼中满是担忧,她是他的至交好友,他无论如何也要帮她从这陷害中抽身。

    人言可畏,即使是假的话,传的人多了,也就成了真的。

    楚卿用小脚趾想都能想出来这是谁做的圈套,阳光投在她脸上,纤长的睫毛投落在眼睑上,形成团扇一样的阴影,眸光微闪。何萧,虽然你待我不错,但是你家女人实在是作死小能手。既然你不阻止白芙儿作死,那就由本仙女亲自解决吧。

    想到这儿楚卿抬眼,正好看着了温子朗真切关心的眼神,心头一暖,道:“子朗,谢谢你告诉我这件事,我已经想好对策了。我让这个幕后黑手现出原形,让她作茧自缚的。”

    温子朗见楚卿一脸自信,心中的担忧才渐渐放下去。他明显地感觉到他这个青梅竹马变了太多,可是这种变化是他愿意看到的。温子朗也没有细想,两人都坐下喝了杯茶,楚卿主动提及他和柳楼的事情。

    “那天多亏了你,阿楼终于想开了。如果不是你,我估计这辈子都会以为阿楼对我无意。虽然我不知道我能陪他多久,但是能与他在一起,哪怕是一天、一个时辰,也是开心的。”

    一脸忠犬神色的温子朗滔滔不绝地说着两人后续的故事,连拉拉小手亲亲小嘴都没遗漏,让楚卿这个单身狗受到了成倍的暴击。

    温子朗走后,楚卿开始盘算着如何对付那个道士,然后又派红玉找一个信得过的人盯着白芙儿那处的动静,果不其然,白芙儿的心腹丫鬟兰儿在下午的时候偷偷出府,去的地方正是那个无量道长处。

    楚卿换上男装,偷偷出府,一路跟着兰儿到了无量道长的地方。

    阿瓜曾说,宿主的身体无论从机能还是构造都比之前有显著的提高,楚卿这一路小跑之后没有感到疲累,反而还轻松地爬上了屋顶。

    掀开一片砖瓦之后,就看到了一个身穿道袍的黑须中年男子,颧骨凸出,显得腮上无肉,说起仙风道骨,阴险狡诈显然更适合他。

    无量道长捻一捻胡须,将百人联合请他收妖的纸张打开,上面密密麻麻地写着名字,其中还有一些不会写字的人印上了指印。

    “这百人联名已经给了我,我不日之后就可以去贵府收妖。”

    “我家娘娘说怕夜长梦多,并且今夜我家王爷必定不会回府。既然百人联名已经在道长手中,还烦请道长今夜就去收妖。这是娘娘给您的定金,若是道长收妖成功,自然还有更多赏金。”说着兰儿就从袖口拿出了两锭金子,放到了无量道长的手中。

    “这是自然。”无量道长呵呵一笑,将金子放到了自己的口袋中,“散人今夜定会将贵府狐妖打回原形,不会再兴风作浪。”

    “那我就替战王府的所有人谢谢道长了。”

    “为战王府清理狐妖,散人也是帮这个王朝斩除妖孽,为黎民百姓立福!”

    看着两人的相视一笑的阴险笑容,楚卿忍住想撕了这个假道士的冲动,继续听着两人的“捉妖”计划……

    听了一会儿,楚卿发现不过就是一些江湖骗术而已,利用化学反应制造的反应现象装作魔鬼蛇神,自称神力。就在楚卿要离开的时候,脚下一滑,虽然稳住了身体,却只听到“啪”的一声,瓦片纷纷地落下去几片,摔在地上弄得粉粹。

    无量道士和兰儿连忙冲了出来,看到了一个身影离开,无量道士想到事成之后的赏金,心中暗道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这个消息,连忙让道馆里的小道士去追,放话说无论那人死活,能抓到就有赏银。

    观里的小道士们都是无量道士带出来的,都是见才眼开的主,一听有赏银,眼睛立马亮了起来,生怕别人先找到楚卿。

    楚卿看着身后穷追不舍的人,皱眉,闪身躲到一个小巷子中,数十个道士分散开来寻找,楚卿对地形不是很熟悉,三绕两绕之后就闯进一个死胡同,几乎没有躲藏的地方。

    “人在那!”一个眼尖的人看了过来,楚卿暗道一声不好,看着小巷子尽头有一扇小门,里面传来浓重的脂粉味道,外面则挂着五颜六色的女子衣衫。

    想也不用想,这里必定是青楼后门。

    躲在石柱后面的楚卿随便拿起一件衣服以飞快的速度套在身上,然后用力将晾衣服的四根杆子推倒,大呼:“快来人,有人要偷姑娘们的衣服!”

    话音刚落,几个彪形大汉就走了出来,盯着飞奔而来的道士,怒目圆瞪:“这是你们干的?”

    “你们别管,我们找人!”

    彪形大汉见惯了这样的场面,心中暗骂道:找人?来青楼找人,你当我傻啊!

    当即一拳揍了上去,道士们受无量的光,都是被人尊尊敬敬对待的,哪里别人这么对待过,也黑了脸,仗着人多也无所畏惧。

    就在两方人马混乱之时,楚卿低头从后门进去,这里是青楼的后厨,灯光昏暗,一个厨师打扮的人不耐烦地叫住她,“喂,你就是新来的那个丫鬟吧,赶紧把午膳端给紫月姑娘。”

    “额……好勒。”

    楚卿现在还不能离开,那几个小道士一定会守在门外,他现在出去就是自投罗网。楚卿端着饭菜上了楼,想找一个空房间换彻底换一身衣服,在经过无数房间传来“嗯嗯呀呀”的和谐声音中,终于找到了一个没有人的房间。

    就在她刚刚脱去男装外套,要换上女装的时候,繁琐的衣服让楚卿手忙脚乱起来,平时看红玉为她更衣的时候也没有多麻烦啊。

    “几位公子们,里面请,今天可都是咱们红袖坊里新来的姑娘们,一个个都是水灵得很呢!”伴随着盈盈笑声,有人朝房间走来。

    楚卿心中一跳,越忙越乱,左面的带子练成了死结,如何也解不开,右面的袖子不知怎么找不到袖口,总的来说,现在的楚卿狼狈至极。

    最后实在不行,索性将衣服胡乱系上就躲到了柜子里,深吸了三口气。今天从跟踪、爬房顶再到被追杀躲到青楼姑娘的柜子里,她长这么大还没有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刺激。

    透过门缝,楚卿就看到进来了五个男子,后面跟着一个打扮妖艳的妈妈桑和六七个长得极为动人的姑娘。

    人群中,一张俊脸尤其显眼,浑身散发的冷漠气质与这纸醉金迷的场合尤其不符。

    这冰山不是何萧还能是谁?

    “公子们,这是我们的花魁小怜,琴棋书画都是样样精通的。这相貌也是一等一的,你看这俊俏的脸蛋,这白如凝脂的玉肌,这盈盈一握的蛮腰,在这京城绝对找不出十个这样的妙人啊!”

    楚卿看去,果然是个美人,比起美人白芙儿更带着几分柔媚,这样的女子连她看了都有点躁动,何况是男人。

    “小怜见过各位公子。”

    甜蜜的声音仿佛让闻者酥了骨头,只见小怜莲步轻移地走到了何萧的身前,盈盈施礼,“小怜虽处风尘,但是也仰慕战王风姿,凛凛威风,是整个王朝的守护神。小怜曾在战王战胜西北凯旋时远远地在街上看了您一眼,至此见之不忘,今日有幸服侍王爷,小怜此生足矣。”

    小怜眸光潋滟,伸出纤细柔荑搭在何萧手臂上,一副低微到尘埃的模样,崇拜地看着何萧。这是男人最喜欢的模样,极大地满足了男人征服的欲望。

    同进来的几个男子纷纷揶揄着,“如此美人,战王不准备收进王府的话,可真是暴殄天物!”

    楚卿心中微微一窒,下一秒,却看到了小怜的手被何萧毫不怜香惜玉地推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