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捉奸在床

    更新时间:2018-08-09 15:21:55本章字数:2094字

    入夜时分,夜空皎洁的月光透过落地窗,落在一个衣衫半褪的女人身上。

    她略施粉黛,正半趴在按摩床上,脸上沁满薄汗,明眸微合,似昏睡了过去。

    她的耳廓不时传来隔壁包厢,那让人脸红心跳的摇床声,以及女人娇媚的喘息声。

    “萧誉,你好讨厌,就不能轻一点吗……”

    “我若轻了,你肯定又会不依了。”

    “你坏死了啦!”

    女人的撒娇声,苏入骨髓,让男人的每一寸毛孔都得到满足。

    贺小溪挣扎着从半昏迷状态醒来,明天就是她与萧誉的婚礼,而她却在S市最顶级的SPA护理中心,听到她未婚夫的名字?!

    是她太想他了,所以听错了吗?

    空气中香薰的味道,太过醇厚,她只觉眼前一片发晕,身体也跟着炽热难耐。

    倏尔,一双油腻的大掌猛的攀上了她的腰肢。

    “美女,等不及了吧?来,让哥哥我好好服侍你!”

    不知在什么时候,那个原本服侍于她的按摩小姐,已悄悄退出了房外,而再次出现在包厢内的,是一个贼眉鼠眼的恶心男人。

    那人一边褪去身上的衣服,一边奸笑着朝着她压了过来。

    “啊——”贺小溪尖叫着从按摩床上跳了下来,然后拿过一旁的精油瓶,猛地砸向他的脑袋!

    男人咒骂着,见势就要扑了过来,贺小溪赶忙捞过一侧的浴巾,遮住了自己接近裸露的身体,然后飞快揽过桌上的衣服,拼了命地朝门外冲去。

    已经数不清她究竟跑了多少个楼道,她体力快要透支,但却还能听到背后那一声声如同阴魂一般,折磨着她每一根神经的呼唤声,“美女,再跑我可要在床上狠狠惩罚你了哦!”

    眼前突然闪过一道亮光,有一个高大的身影,正掏卡打开一间套房的门。

    贺小溪三步并作两步,朝着他的方向,几乎是撞过去的,然后她猛地回头关上了房门,亦将那个色胆包天的男人,锁在了门外!

    “是谁?”一道好听到足以惊艳时光的磁性声音,在空气中蔓开。

    面前的男人,身姿高挑,意大利纯手工定制的白色衬衣上,一条海蓝色的领带,正松松垮垮地悬在胸前。

    男人的神色似乎也很痛苦,他一步一步朝着贺小溪走来,他蹙眉打量的样子,有一种禁欲的美感,那人低着脑袋,一点点靠近,抬头间,一双英气逼人的黑色眼眸,如夜空最闪耀的星,忽的暴露在空气中。

    她这辈子从未见过如此邪魅猖狂的男人,哪怕是他垂立在领带上的手,也是骨感性感的要命。

    意识也在这一秒变得模糊不清,她双腿打颤,一个失力,恰巧倒在了那男人的怀里。

    她好热!眼前的视线越来越模糊,她像条八爪鱼般,死死缠上了男人的身体。

    厉曜川本就浑身难受的要命,那该死的感觉又出现了,他的身体滚烫,被那女人腻歪的一推,两个人便纷纷滚到了床上。

    贺小溪白皙的小手,撩开厉曜川的衬衣,擦着他细腻的肌肤,一路向上,她快要控制不住自己。

    厉曜川喉结轻颤,睫毛如轻盈的羽翼微微煽动,他的身体,被这个女人随意的撩拨,竟起了反应,此时,他头痛欲裂,男性的欲望也是膨胀到了极点。

    “砰砰砰!”屋外突然传来了砸门声,然后是一个女人扯开嗓门的呼喊。

    “贺小溪!贺小溪,你给我开门!萧誉哥哥这么爱你,你怎么可以做出这种事情!”

    伏在厉曜川身上,意乱情迷的贺小溪,听到这声斥责,浑浊的思绪,忽的清醒了些许!

    天哪!她在干什么?她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难道是SPA馆的那个香薰有问题?问什么她会做出这种事情!

    为了让她的意识更为清晰,她取下发间的发夹,在她的手臂上用力一刺,顿时吹弹可破的肌肤上,便出现了一抹嫣红。

    “小溪,你真的在里面吗?小溪?”屋外又响起了一道男声,这是她初恋男友的声音。

    顾不及细想,萧誉和顾雪微为什么会在此时出现在门口,她手忙脚乱地请求床上的男人,赶紧找个地方藏起来。

    而男人却是双眸紧闭,连一个多余的表情,都不愿施舍给她。

    看来,没办法了!

    贺小溪暗自用劲,连拖带拽地把床上的男人,移动到洗手间的浴缸里,上面还盖了一层白色浴巾,离开时她将门带上,然后飞速在房里换上了衣服。

    刚把门打开,顾雪微就猛的推开了房门,晶亮的眼神在屋里打转。

    奇怪,那个她安排好用来弓虽暴贺小溪的男人,刚刚明明跟她说,贺小溪从他手里逃走后,就跟着另一个男人,在这房里厮混,可是房间里分明只有贺小溪一个人啊?!

    “你把那个野男人藏到哪里去了?!”

    明天就是贺小溪和萧誉的婚礼,她一定不能让他们结婚!

    “妹妹,你这是在瞎说什么呢?哪有什么男人!”

    她不慌不忙地朝着他们迎了过来,而顾雪微明显是一副一定要揪出野男人的架势,完全不受贺小溪的阻拦,一间一间打开衣柜门,然后双腿一迈,直接进入洗手间。

    她就不信了,那个男人还能长翅膀逃走了?!

    贺小溪心呼不妙,想要阻拦,而对方却早已推开了浴室的大门。

    浴缸里,流淌着潺潺水声,顾雪微面露喜色,她终于可以在萧誉面前,将贺小溪捉奸在床!让萧誉完完全全地变成她一个人的男人!

    “贺小溪,还说没有背着萧誉哥哥,在外面红杏出墙?”

    顾雪微冷笑着,然后径直走向浴缸。

    可是,待看清浴缸里的躺着的男人——不,准确来说,是一个五岁左右的小男孩,她整个人,难以置信的瞪大了双眼。

    怎么会?!

    原本害怕到极致的贺小溪,在看到顾雪微的神色后,也跟着走了上去。

    奶白色的浴缸里,正慵懒地躺着一个样貌漂亮的过分的小萌娃。

    嘴唇是诱人的樱桃红,粉嫩的如同果冻般,他翻着白眼,冷言不语的小表情,却萌的她心肝颤。

    “谁让你们进来的,给我滚!”

    小萌娃就像是缩小版的王俊凯,他薄唇轻启,不耐烦试将眼前所有闲杂人等统统赶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