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章 顾南舒背着你在外面有野男人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9:46:22本章字数:1127字

    手上的烟已经燃尽,侍应生递了烟灰缸过来,陆景琛动了动修长的手指,扔掉了烟蒂,眯着眼眸,意味深长道:“据我所知,那块表,陆太太格外珍视。”

    陆景琛的声音不大不小,顾南舒的手微微发颤,她不知道傅盛元有没有听到。

    八年前,她明明是被抛弃的那个人,却还始终珍藏着对方的手表,让傅盛元知道的话,她在他和薄沁面前,当真是抬不起头了。

    “这手表是顾南舒的?”时心眉微微一怔,有些诧异地望向陆景琛,“那明明是块男士表啊!她父亲都被革职调查了,肯定不是她父亲的呀,景琛你又拿不定主意肯定也不是你的,难不成……她顾南舒背着你在外头有野男人了?!”

    “时大小姐!劳烦你把嘴巴放干净一点!我外头有没有野男人,不是你说了算的,阿琛都没有管我,轮得到你管我了?!”顾南舒最厌烦的就是旁人抹黑她的名声。

    她侧过身子,目光直勾勾地盯紧了陆景琛的双眼,沉声道:“那块表,我早就不在乎了。陆总你要是想要,就拍下来哄你的小情人去吧!”

    陆景琛优雅的眉眼间是一派冷漠,笑对时心眉:“听见没?陆太太答应了,这块表我拍给你。”

    时心眉笑脸盈盈:“景琛,还是你对我最好。”

    “南南,那块表是我的东西,你怎么就随便让人了?”傅盛元的声音幽幽传过来,“我从来都不知道,你竟然是这么好欺负的人。”

    顾南舒的长甲掐入了掌心,疼得钻心,却故意做出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笑道:“阿元,八年前,你也是我的东西,还不是被我让给了别人?我早就有前科的,你又何必这么执着呢?”

    “不是执着,只是觉得这块手表丢了怪可惜的。”傅盛元浅笑,墨黑色的瞳仁望不见底。

    “手表本来就是我买的,我想捐了便捐了,我先生想送人便送人,没什么可惜的。”顾南舒语气冰冷。

    傅盛元的眼睛里染上了一层寒霜,周遭的气温,瞬间降下去了好几度,寒气逼人。

    直到一直静坐在一旁的薄沁开口,才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宁静。

    “阿元,那块表我看着也很是喜欢,拍下来送给我父亲吧,父亲就快过生日了,我也没给准备什么礼物。”薄沁浅笑出声,“你要是觉得贵,舍不得,抵了聘礼也行。”

    “怎么会舍不得呢?”傅盛元的声音懒懒地,温润好听,“几千万的玩意儿,怎么敌得上芸芸众生中一个你啊。”

    他说情话的样子还是那样好看,微醺的脸颊,半眯的眼眸,哪怕那最不起眼的微微上挑的眉头,对顾南舒而言,都是致命的吸引。

    顾南舒低头,强自镇定,冰冷的十指搅在了一起。

    她八年前的珍藏,此时此刻,却要被两个不相干的女人,抢来抢去,真是可笑。

    “五千万!”

    “六千万!”

    “八千万!”

    “一亿!”

    “一亿三千万!”

    傅盛元和陆景琛实在不差钱,短短半分钟不到的功夫,就将这块手表炒到了天价!

    时心眉和薄沁两个女人则分别在他们身边打气,一副势在必得的模样。

    顾南舒实在被这紧张的气氛压抑的难受,腾得一下就站直了身子,冲着一旁的陆景琛道:“陆总,借过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