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0章 是他和我的定情信物!

    更新时间:2018-08-09 19:46:22本章字数:1097字

    姓韩的脸色阴沉了下来,随手就夺过黎云梭手中的文件夹,而后就着打火机点燃了嘴边叼着的烟,深吸了一口,吐出刺鼻的烟雾来,又将打火机缓缓移到了那沓文件的边缘,扯着嘴冷笑,“你要是不喝,这些数据就都是废纸,留着也没什么意义,倒不如一把火烧了,黎老心里头痛快!”

    顾南舒目光灼灼地盯着那火焰,死死搅着手指,指甲几乎掐入了掌心,疼得她面色发白。

    “韩部长这是在给黎叔出气啊。”

    她浅浅笑出声来。

    “我就是在给黎老出气!黎老多大年纪的人了,那姓傅的居然还能让他当众给你下跪道歉,小舒,今儿个我要是不喝跪了你,我都对不起黎老!”姓韩的干脆撕破了脸,指着茶几上的威士忌道,“你喝不喝,再不喝,我现在就烧了!”

    “等等!”顾南舒眉头一蹙,咬了咬唇,“我喝!”

    黎云梭直接推了一整瓶威士忌过去,冷声呵斥:“对着瓶子吹!韩部长不叫停,你就不许停!”

    顾南舒明白,就冲他这语气,今儿个她就是不喝,也会被人摁着把这瓶酒灌下去。

    她顾南舒这辈子最讨厌的事就是受制于人,被灌和主动灌,她选后者。

    她几乎想都没想,就握住了那瓶Whisky,就着茶几一角撬了瓶盖儿,一仰头就咕咚咕咚地往肚子里面灌酒!

    辛辣刺鼻的液体经过她的口腔,呛得她的喉咙火辣辣地疼!从食道一路往下,像是沿途被点燃了一把火,一下子就烧到了她胃里!

    一整个晚上,顾南舒都心事重重,根本没吃什么东西,眼下这纯度极高的Whisky相当于空腹倒下去的!

    才灌了三两口,一股酸味便涌上了她的喉头,她再也忍受不住,满嘴的酒水,连同返上来的胃酸,全都喷在了那个姓韩的脸上!

    顾南舒抬起头,煞白的脸上艰难地扯出一抹冷笑来:“韩部长,对不住了。我喝得太急,呛到了。”

    “妈的!给脸不要脸!”姓韩的抹了一把脸,随即就冲着身后的两个保镖呵斥出声道,“给我把这个臭丫头摁在地上灌!今儿个不灌到她胃穿孔,老子不姓韩!”

    顾南舒只觉得膝盖处一阵剧痛,整个人已经被人摁倒在地上了!

    两个保镖,一个人押着她的胳膊,一个人扯着她的长发,直接将她的脑袋摁死在茶几边上!

    “呵!”黎云梭冷笑了一声,缓步上前,蹲下身子,居高临下地望着顾南舒,“小舒,你自己不好好喝酒,非要人灌,这可怪不得我哦?”

    他一面说着,一面扼住了顾南舒的下巴,举起威士忌,就往她嘴巴里灌!

    “咳……咳咳……”

    顾南舒连呛几口,眼睛都红了!

    胃里翻江倒海,像是吞了倒刺似的,针扎一样地刺痛,痛得她随时都能昏死过去!

    她艰难地抬起头来,瞪红了眼睛望向对方,嘴角突然扯出一抹怪异的笑容来:“黎云梭,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黎云梭冷哼一声,“顾南舒,你别在这儿装神弄鬼!”

    “那支钢笔,不是傅盛元和薄沁的定情信物。”顾南舒脸上的笑意愈来愈甚,意识也跟着越来越模糊,“是他和我的定情信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