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apter.4 关于学霸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20本章字数:1864字

    为了证明我们三班还是有可造之材的,我有必要说说我们班的几位学霸。

    第一个要说的是陈凯。

    我不喜欢陈凯歌,但我喜欢陈凯,偷偷的喜欢,说得好听点就是出于对优等生的崇拜。

    我们这一代人,营养丰盛心大无忧,所以一个个的都长得不矮。但不矮和高,始终是两回事,就好像我的成绩是不差,而陈凯的成绩就是好,所以他永远坐第一排,而我永远在第二排。别看只差一排的差距,我用了两年都逾越不了。

    陈凯是我们班最高的男生,一米八六,白白净净,睫毛又长又密,特别好看。看清楚,不是帅,是好看,就好像动漫里花样美男一样好看。

    都说优等生天生傲骨,可陈凯为人和善,最难等可贵的是,他温柔以待天下之差生。他究竟和善到什么地步呢,一句话概括,过去两年我从未见过他与别人红脸。别忘了,我们可是十七八岁的暴躁青年,陈凯却早我们一步学会了控制情绪,这不是优秀是什么。可姜岚却总说这样的男生没滋味,就好像没放盐的菜,不咸不淡。

    温和有什么不好?我倒是觉得他谦卑有礼,绅士就该是他这个样子。古惑仔在电影里看看就算了,谁还指着打打杀杀过日子啊?秦岚闻言瞪了我一眼,她说什么年纪就该做什么年纪的事,叛逆期不叛逆,他的青春喂狗了?

    陈凯的青春喂了谁我不知道,总之,我的青春里全是陈凯。

    平日里,我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到处网罗不会的习题,自习课的时候凑过去问他。每次他讲完都会对我笑,直到我的脸都会红到脖子根。暗恋算早恋吗?我不知道。如果算,那么早恋影响成绩就是扯淡。这两年来,我为了不断有新的题型前去求教,每一科练习册上的每一道题我都亲力亲为,以至于成绩从入学前的中等,一路逼进年段前七十,并且极其稳定。这不是爱情的力量是什么,我妈感谢我的班主任吴秀丽之余居然没来感谢一下陈凯,我都替他委屈。

    第二个我来说说姚家天。

    直至今日,我依然记得我们初次见面的场景。

    当时我正站在分班告示前奋力寻找自己的名字,可找了八个班,依然一无所获。转过头,我远远地看见一个穿着嘻哈的男生,头发在阳光下红得像根火柴头,我忍不住扑哧一声就笑了,心想车城一中居然会有这么非主流的学生。那头发抓得根根直立,典型的洗剪吹少年,后来又有个新名词叫杀马特。

    意想不到的是,我和姚家天竟同时分进了三班,更想不到的是,他居然是当年全区的中考状元。

    姚家天是校长的外甥,此事人尽皆知。其实这事也没什么,奈何他这个人极度骄傲,生怕别人觉得他沾了校长什么光,所以拿着全校第一的名次硬是不肯进入尖刀班。如果说陈凯是暖春,那么姚家天就是严冬,永远冷冰冰地一张脸,好像全世界都欠他的。我们关系不好,彼此瞧不上,当然他也没什么朋友,大家恨不得都离他远远的,在我看来他就是一怪胎。

    可是,最让我难以接受的是,这学期我居然分成了他的后桌。千不该万不该,我怎么就在班级前进了两名呢。

    和大多数势利眼的班主任一样,我的班主任吴秀丽一向按成绩排座。原本我对此也没什么意见,毕竟我的成绩极其稳定,何况我一向认为,人只有待在同一阶层的人群中才会自在。尽管我老妈把这说成是不思进取,但我始终认为,如果我整日坐在学霸身旁,天天瞻仰他的试卷,再看看自己的成绩,肯定会一口老血喷涌而出气绝身亡。

    然而,我虽然不想坐学霸的同桌,但我想坐学霸后桌啊!咳咳,好吧,我承认这个学霸特指陈凯一人。但令我难以接受的是,整整两年,十六次校区考试,每次分座位我都成功切巧妙的避开了陈凯身后的位置。更可恨的是,这其中还没有一点黑幕,所以我每次只能对着班级的成绩单捶胸顿足。

    最后不能不提的就是于美涵。

    每个班级都会有这么一种人,平时盯着别人做了什么复习题,考试后满世界打听别人成绩。最喜欢说的话就是:“我压根就不学习”,尽管书包里的练习册厚到书桌里都放不下,就好像学习是什么丢人的事一般。好在这种人我们三班只有一个,就是于美涵。

    今天刚进教室,就听见她一边帮老师擦黑板一遍嚷嚷:“这个假期我可是玩疯了,一眼书都没看,这作业都是昨晚连夜赶出来的。”

    姜岚在我背后小声嘀咕:“真够假的,她报那补课班就在我们家楼下,我每天看她一大早就进去了,不到天黑都出不来!这人活得可真够累的,装给谁看呀?”

    但无论如何,于美涵都是我们班当之无愧的学霸。

    而我这个人,对读书兴趣不大。我爱看小说,这辈子最大的梦想就是当一作家,靠着笔杆子混吃混喝还能云游天下,这事想起来就觉得美滋滋的。可我老妈说,我这想法是不务正业,和我那不切实际的老爸一样。可什么是实际?我知道老妈羡慕王阿姨那样的生活,可我觉得,就是给了她胡叔叔那样的老公她也过不了那种养尊处优的日子,她这人就是太爱操心,永远看不开。

    更何况我成绩还甩胡优优几条街呢,这事她怎么就不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