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apter.5 关于胡优优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21本章字数:2150字

    我们不得不承认,女人无论如何进化,取得了怎么样的学历,拥有多雄厚的事业,都摆脱不了一颗爱攀比爱显摆的心。这个与年龄与阅历无关,即使从少女成长为老太太,依然免不了因为过得不如某人而泛酸。

    我老妈生命中就有一位让她酸了几十年的对象,王阿姨。当年,我老妈和王阿姨住在两条相邻的胡同里,是分享彼此心事却又常常免不了拌嘴叫板的两个少女,用现在的话就叫闺蜜。王阿姨人美嘴甜,虽然学习和劳动上比不过我老妈,可喜欢她的男孩可是数都数不过来。高中毕业,王阿姨和我老妈分别因为大脑和家庭的原因,停止学业开始工作。

    那个年代,不读书的适龄女孩子家,就开始有人上门说亲了。很快,王阿姨家的门槛就快被人踏平了,老妈心里酸得厉害,心想着都是些俗不可耐的男人。那些媒人给介绍的小伙子,王阿姨一个都没看上,她偏偏心里喜欢上了对门的小木匠。再然后,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小木匠居然差媒人去我姥姥家说媒了,他看中了我老妈会过日子还有文化。

    可惜,有文化的人心气儿都高,尤其是我老妈,读书的时候还是学习委员,所以自视甚高。或许其中也不乏要和王阿姨比较的心理,这我就不得而知了。老妈前前后后拒绝了小木匠两次,后来这小木匠就选择了对他痴心一片的王阿姨,成了我的胡叔叔。而老妈,则选择了与她一样品学兼优,甚至学历上优于她的大专生做了老公,也就是我的老爸。

    这件事老妈只引以为傲了短短几年,改革春风就吹满地了,胡叔叔非常争气,一个猛子扎进经济大潮,摇身一变成了民营企业家。而我老爸呢,端着他的铁饭碗拿着他的死工资,依然出口成章风度翩翩,却再也无法吸引老妈崇拜的目光了。

    时代在变,女人更善变,老爸失宠后,我成为了老妈的新骄傲。或许人到了那个岁数,最爱比的就是孩子,所以我们就每天都会听见那句被父母挂在嘴边的“你看看别人家的孩子”。而我所看的别人家的孩子并不是泛指,只是特指胡优优一个。

    曾经一度,老妈最喜欢吐槽胡优优的名字,她经常会在茶余饭后咬牙切齿地说:“什么优优啊,这个老王,就是太张扬,总觉得自己最优秀!”

    与此同时,我的名字便引起了她的极度不满。我们家这一辈的名字,都是我爷爷起的。我叫萧薇,我堂妹叫萧茉,蔷薇茉莉,取的都是花名。我觉得自己的名字还挺好听的,可老妈不以为然,她总觉得取个花名太小家子气,甚至一度要把我名字里蔷薇的薇改成微积分的微,幸好被老爸拦下了。不然,我作为一个数学不好的女孩子,顶着微积分的微,将是一件多么打脸的事啊!

    拜老妈和王阿姨的坚固友情所赐,我和胡优优从小一起长大,也成了一对好闺蜜。

    胡优优的成绩不好,但长相堪称校花级别,和当年的王阿姨如出一辙。所以有的时候,即使你再不愿意,也不得不承认基因的强大。

    我与胡优优同校不同班,可即使我们两个班级在走廊的两端,我依然可以时不时听说关于她的光辉事迹。比如某两个男士又因为她大打出手,比如女神今天穿了条风靡全校的漂亮裙子,再比如胡优优实际上已经取得了艺术高校的保送名额,可以高考免试。当然,最后一条纯属瞎掰,可就是这条瞎掰的言论在学校里传得最广,时常令她本人都哭笑不得。你们看,民众大多是以貌取人的主儿,对于女神,即使成绩不好大家也都帮着找借口。

    也是因为我与胡优优的亲密关系,使得经常有人莫名其妙的接近我,甚至妄图讨好我。比如请我吃顿火锅,然后让我帮着递个情书什么的。两年下来,我几乎吃遍了全市所有火锅店,可那些情书却整整齐齐地放在我床下的纸箱里。这可不是我不干实事,全是胡优优授意为之,所以如今女神依然单身,我却因为经常胡吃海喝胖了十几斤。

    如今,我有了一个与众不同的爱好,就是读情书,读别人写给胡优优的情书。甚至,我还非常变态的热爱上在情书下面写观后感,比如哪个句子把握得不够精准,哪个比喻看起来夸张好笑,我估计语文老师批周记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常常免不了感叹,这都写得什么玩意儿啊!我时常觉得,经过这些教材式作品的洗礼,我一定会成为一个最会写情书的人,只可惜这事我只是在脑海里想想,至今没敢实践过。

    别看我老妈和王阿姨经常暗自较劲,可这并不影响我和胡优优之间的友谊,那种从小一起光屁股和泥的友情,是后天培养不出来的亲密。我们乐于和彼此分享秘密,乐于向彼此吐槽他人,乐于陪彼此做一切芝麻大小的屁事。还有一点,就是我老妈对胡优优的好时常超越了对我,别看她经常纠结于胡优优是否比我优秀的问题,可那些都是针对她与王阿姨的较量。私底下,她几乎把胡优优当成了自己的小女儿,每次买什么好吃的都是双份,提醒我多带一份去学校交给优优。

    至于王阿姨对我嘛,不能说不好,因为她对胡优优也就那么回事。

    她和我老妈不同,她是拥有独立精神世界的潇洒女性,旅行啊瑜伽啊的,每天把自己的生活排得不知多充实。胡优优的童年即少年,几乎都是和保姆一起度过的。我现在清楚的记得,当年我们在幼儿园的时候,王阿姨有次忘记接优优了,她一个人在幼儿园里吓得哇哇大哭。后来,还是我老妈带着我把胡优优接回了家,等王阿姨从麻将桌上想起自己的女儿的时候,胡优优已经和我在床上睡得不省人事了。为了不再重蹈覆辙,王阿姨果断找了个保姆,这样她就可以安心干自己想干的事儿了。

    有的时候我觉得胡优优也挺幸福的,最起码没人唠叨,想干嘛干嘛。可是她又很羡慕我,尤其是因为成绩我们全家鸡飞狗跳的时候。只可惜,我们不能像科幻片里似的调换身份,否则生活不就都如意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