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apter.4 谁来拯救我的脑细胞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21本章字数:1462字

    我不记得从哪听来一条真理,长期睡眠不足会造成脑细胞大范围内死亡,虽然没有出处,但我坚信这是真的。

    四点半的北方清晨,把天色称为夜色绝对不为过。直到老妈把我拖进洗手间,我都觉得大脑是混沌的,冷水扑在脸上,我不由得一哆嗦,这才算彻底苏醒。

    “要死呀?你不怕感冒?热水器早帮你插好了,不要用冷水!”

    呵呵,感冒才好呢,我多希望身体能够对老妈的早读政策做出实质抗争。只可惜,我完全没有要生病的迹象,完全没有!我觉得这全仰仗于老妈每天早晨递给我的那杯牛奶,牛奶提高免疫力,这完全是阴谋。就如同残忍的黑熊饲养者,给它残存的生命,完全是为了榨取源源不断的黑宝熊胆。

    于是,第三天开始,我会背着老妈把牛奶泼到楼下,我甚至开始不吃午饭。每天都期盼着可以晕倒在那本厚重的牛津词典前,但事实证明,我的身体还想苟活。

    整整一个小时,我都对着词典心烦意乱,注意力越来越难集中。我甚至看见那些单词像火柴小人似的在我眼前跳舞,最后变大变大再变大,向我张开血盆大口……

    “啊!”我抚摸着砰砰直跳的小心脏,却发现周围的同学都用诧异的目光盯着我,而正前方,张着血盆大口的并不是什么火柴小人,而是我最讨厌的生物老师吴卓娜。

    “是我不小心踩到她的脚了。”吴歌然微笑着解释说。

    吴卓娜表情复杂地看了我一眼,又复杂地看了看吴歌然,最后什么也没说,转过身继续算她的隐性遗传。

    “怎么困成这样,是不是昨晚又偷偷看小说了?”说着,吴歌然从书桌里抽出一本《天才在左,疯子往右》朝我狡黠地眨了眨眼睛,而我,就只能苦笑了。

    高三,注定与我的宝贝书们无缘了。

    我突然想起开学前一天老爸送我的图书卡,伸手一摸还在书包口袋里,安心地出了一口气。

    那节课,我无心听下去,脑袋昏昏沉沉的。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父母宁可相信孩子不够努力,也不愿意相信每个孩子智商与天资的差距。

    并不是所有事通过努力都能够弥补的,比如说我可悲的记忆力。

    我从高一开始,就时常被语文周老师拖去办公室背文言文,别人轻而易举在课堂上就能完成的任务,我时常要花费比他们多三到五倍的时间。

    我所感激的是,一次次尝试默背失败后周老师同情而又的眼神,她或许是懂我的。

    所有科目的老师中,我最喜欢的就是周玲。她与吴秀丽同年,据说还是同一批来到松仁的,那个时候松仁还算不上重点高中。

    都说相由心生,这话一点不假,周老师有位宠妻狂魔老公,每天中午都会给她送饭。所以,无论什么时候看见她,永远都是笑眯眯的,不像吴秀丽,日常顶着一副僵尸脸。

    尽管我背诵能力出奇的差,但作文却是出了名的好。周老师时常拿着我写的范文去她负责的其他班级朗读,据说还当众宣扬我是她这几届以来最得意的门生。

    我也把这件事相当自豪的告诉过老妈,不过她的反应是:理科班里作文写的最好的学生,有什么值得骄傲的。

    我的老妈总是这么有本事,无论何时都能令我百分百的气馁。要不是记忆力太差,你以为我会选择学理呀?

    本以为老妈就是几天新鲜,但事情远没有我想象的简单,之后的每一天,我都是被她从睡梦中拖起来的。

    看着满天的繁星我时常想,披星戴月估计也就是这么回事吧?

    在我最困乏,而且生物钟还没有调整到跟老妈的早读计划契合的一周里,所有笔记都是吴歌然帮我记的。他的字可真好看,让我这个少女都自愧不如。

    “明天中午有空吗,一起去波赛冬?”周五晚自习上课前,陈凯走过来问我。

    这么直白的约我,我的小心脏一时还真招架不住!我是不是应该矜持点,不过在思考这个问题之前,身体已经很诚实地和他点头了,没办法,暗恋对象面前还矜持个屁呀,我都快憋不住笑了!

    于是,整个晚自习,我都在这种傻笑中度过,吴歌然熟视无睹地帮我用红笔改着卷子上的错误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