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apter.20 泪洒课堂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22本章字数:1620字

    说谎之前的紧张和说谎成功后的欣喜绝对是成正比的,所以犯错往往都会上瘾的,因为人类本就贪得无厌。

    然而瞒天过海后的兴奋并无法代替讲卷子时的羞愧,我尽量用笔袋遮住红色的分数,生怕被哪个眼尖的瞄了去。

    好在,我每科成绩都或多或少比吴歌然高出一些,我也只能在艺术生身上找找安慰。

    这种祥和只持续了两节课,第三节数学课刚开始,吴秀丽就拿着各科成绩汇总和年段大榜回来念了。

    想遮羞?呵呵,吴秀丽女士怎么会给大家这种机会?

    名单是按班级排名顺序念的,每次我都祈求下一个是我的名字,然而都念到前20名了,依然没有我。

    我已然有些手心冒汗,手抓住裤子狠狠地攥着,直到第二十四个,终于念到我了。

    “你可以放手了吗?”吴歌然笑着问,我低下头,才发现攥着的竟是吴歌然的裤子,慌忙撒开了手。只可惜,一道道如疤痕般的褶皱潮湿地印在他的右腿上,就好像一张张在嘲笑我的大嘴。

    不知道怎么了,这一刻我突然气急败坏,将面前的卷子狠狠地扣过去,由于声音过大,周围的同学很自然地转过头看我。别理他们,别理他们,我对自己默念,然而我却无法忽视陈凯的目光,他也看到了。

    那一刻我再也忍不住,泪水就好像泄洪了似的飚出来,事已至此我只好伏在桌上,反正大家都看到了,反正陈凯都看到了。我凭什么和胡优优比?以前我引以为傲的是成绩,如今我不是也掉到百名大榜开外了吗?如果注定考不上二本,那多一百分和少一百分又有什么区别?

    “好了,后面的成绩我就不念了,那种垫底的分数我都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好意思考出来的!平时不努力,成绩出来哭什么哭,展示你脆弱的自尊心吗?三班向来不缺弱者,有本事就给我爬起来,没本事就想想转班的事,别等到期中考试自己掉下去的时候再丢人现眼!”

    无论如何,那节课,我没有再爬起来,我害怕被别人看到我肿得像核桃似的双眼,我更怕别人看我的眼神。

    临近五分钟下课,我终于决定坐起来,一方面就是我实在无法再哭出来,另一方面我的胳膊已经麻木到失去知觉,我很害怕再这样下去要被送去截肢。那些迟早要面对的部分,我是没办法视而不见的,好在老爸老妈还不知道我的成绩,这一刻我甚至有些感激洛小天。

    我低头整理了一下碎发,顺便照了照镜子,果然不负众望,整双眼睛外加鼻子都呈现出一种潮湿的红色。

    真是丑死了!

    身旁的吴歌然正在会周公,艺术生可真幸福,有了一技之长完全可以把文化课不当回事。而我们呢,从小就被教育如果不好好学习这辈子就只能去卖菜或者捡垃圾。当然,这些话完全没有嘲讽劳动人民的意思,毕竟周总理还跟掏粪工人握手了呢!可是,家长和老师们却用这种话讽刺了我们许多年。

    窗外的天莫名其妙地阴了下来,这几天已经很冷了,我看远在海南的婶婶一家还穿着裙子半袖满街溜达,可我已经穿上了加厚的羊绒大衣。十月末的北方,冬天马上要来了。

    虽然一上午我都没怎么听课,可几乎每位老师都在重复一句话:“一轮复习结束了,二轮复习最多不会超过两周。”

    我们耗费了两年青春的知识,最后被压缩成了一个半月,而且是复习两次。我不知道该开心还是该难过,回头看看,我觉得自己的高中生涯好像被谁偷走了,那些无忧无虑的日子不复存在。

    下午还有一节吴秀丽的课,我现在很怕看见她。姜岚倒是很雀跃,她似乎急着向吴秀丽女士展示自己的进步,所以从上课开始就在拼命的举手回答问题。我完全理解不了,能留在三班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她为什么贪恋不舍。

    只可惜,吴秀丽一整节课都没有叫她,这也没什么稀奇,从高二下半学期开始,吴秀丽女士已经不再愿意把课堂时间浪费给差生了。尽管姜岚在年段前进了八十多名,可在吴秀丽眼中她依然是个扶不起的差生。

    吴歌然虽然已经习惯了在课堂上堂而皇之的溜号甚至把各科作业本当成他的涂鸦本,可他依然畏惧自己刚正不阿的二姑。所以每次数学课,他都会央求我用半边身子帮他挡住吴秀丽,对此我颇为不满,因为我始终觉得他是在侧面提醒我,我的身材是多么的魁梧。

    但我还是照做了,因为下课后我照例会得到一罐被他改成“八喜”的七喜。让傲骨都见鬼去吧,没有什么是一罐八喜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是两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