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apter.32 友谊是什么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22本章字数:1643字

    我妈总爱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我爸却总爱说“东方不亮,西方亮”。就是这么两个价值观截然不同的人,却在一起生活了半辈子。

    到底谁说的对,我一直没琢磨明白。

    不过我归根结底还是姓萧,所以可能我骨子里更像我爸吧,爱知足爱找借口。在我外形输给胡优优的这些年里,我总想着至少我成绩比她好;在陈凯对我说出那句伤我心的话时,我在想没有爱情最起码我还有友谊。

    可是,当吴秀丽念出排名的时候,我知道我也要去C班了。现在,胡优优又告诉我,是她让陈凯对我说出那些绝情的话。

    什么是绝望,或许这一刻就是。

    我觉得自己就要掉进深渊了,身边连棵稻草都没有。

    “你不要怪我。”胡优优说。

    我笑着看她,我谁都没怪。

    “我只是为了让你看清楚而已!你心心念念的那个陈凯,他特别虚弱,根本就不是你以为的骑士,甚至连……”

    “够了!”一股莫名的力量,当然也可以说是怨气,在那一刻迸发出来,“你以为你是谁,凭什么摆出一副可以掌控别人生活的姿态?你很懂,你最懂,别人都是傻子!”

    胡优优不懂,即使是再亲密的伙伴,也要留有空间。有的时候她看到的愚蠢,或许是我心甘情愿的愚蠢。

    她逐渐瞳孔放大,满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我,从小到大,我从来没有反驳过她。就算她做父母眼中十恶不赦的事,我永远屁颠屁颠地在她身后支持她。

    其实别说她意外,我自己都意外,我觉得我分明没有怪她,可是却压不住火气。或许我只是需要发泄,但我除了她,又能发泄给谁呢?

    好吧,我也在等着她爆发。

    然而,胡优优什么都没说,她的眼神黯淡下来,沉默着离开了。

    我突然觉得很悲壮,在今天,我仿佛失去了全世界。

    我不开心,身体是能感受到的。

    课间操的时候,我刚站近本班的队伍里,突然一股力量充上喉咙,我低头吐了一地。

    真他娘的丢人!

    再抬头就是天旋地转,难道上苍看我无药可救要收了我?

    或许是出于对失败者的怜悯,吴秀丽居然一改往日让我们死也得死在课堂上的作风,破天荒地问:“怎么样,要不要打电话给你家长?”

    我内心顿时充满感激,头点得拨浪鼓似的。

    “老师,你帮我打行吗?”刚到办公室我却怂了,说着眼眶就红了,脆弱得像个二傻子。

    吴秀丽无可奈何地点点头,她刚要翻通讯录,我就赶紧把我爸的电话号码抄给她。因为我相信无论如何,我妈都不会像她这样心软,如果打给她,除了让我坚持绝对不会有更好的答案。

    放下电话,她说:“你爸爸说了,他这就来。”

    我长出了一口气,刚要转身回班级,却被她拦下,她示意我坐下。

    “萧薇,最近发生了什么特别的事吗,为什么成绩下滑这么严重?你跟了我两年,全年级属咱们班流动性最大,不进则退。虽然有几个姚家天陈凯那种赖着不走的,但其实最多的还是你这样成绩稳定的钉子户。我以为最不用担心的就是你们,可你看你这次的成绩,恐怕是留不下了。不过也好,去哪不是学习呀,我想看看你更喜欢哪个C班,我帮你去打声招呼,尽量让你如愿。”

    我本想说句“谢谢老师”,可话却好像噎在我喉咙口,还没等发声眼泪就先来了。

    别跟我提出息,那东西我现在没有!

    最后直到我爸走进来,我始终沉默着,吴秀丽可能也觉得我无药可救,便选择自顾自地备课。

    我爸见到我时吓了一跳,八成以为自家闺女在学校遭遇了什么不测,眼睛红得跟核桃似的。

    还好他什么也没问,非常客气地对吴秀丽说完“不好意思老师,给您添麻烦了”就领走了我。

    家里没人,老爸请了一下午假陪我,我喝了点粥就躺下睡着了。

    “怎么样了?”

    “38度6,你去给孩子找点药,挺着可不是办法!”

    迷迷糊糊中,我听见他俩的对话,张开眼睛一看,已经下午三点多了,我居然睡了四个多小时。

    “醒了?你先贴个退烧贴,不行咱们就去医院。”老妈走进来,把半个脑门大的退烧贴按在我额头上。

    鬼使神差的,在她离开前我一把抓住了她。

    她愣了一下,有些意外,随即露出有些无奈的笑容,“怎么还跟小时候似的?”

    我小时候只要一生病,就会整夜抓着她不放,特无耻地要求她寸步不离地搂着我睡。

    有时候我就不明白,为什么人长大了很多权利就自然而然地丧失了。没有人提前通知我,却用行动来提醒我不能再这样不能再那样。

    如果改变有双面性,那么我与之而来的权利呢?

    这些,都没有人给我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