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apter.33 关于分班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22本章字数:1607字

    我烧了整整两天,老妈很意外地帮我请了假,换作以往我只要有一口气在也要在课堂上发挥余热的。

    没有胃口,每天只喝粥,刚开始我还忐忑着我老妈来讨伐我考砸的事,可到了第二天晚上,她就安慰我说:“你只管安心养病,其他有我和你爸呢!”

    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一点也没听明白。

    洛小天每天放学第一件事就是跑到我床边,然后从口袋里摸出一小块德芙塞进我嘴里。

    “哪来的?”

    “我同桌她爸给她买了一大桶,我每天给她两块钱她就卖给我一块,我也想给你买一桶,可惜我钱不够!”

    听完我免不了鼻子一酸,这小东西实在令我感动。

    第三天早晨,我的体温已经恢复正常,奇怪的是老爸老妈居然一起送我上学,而送洛小天上学的任务被他们拜托给了邻居。

    天知道,我比任何时刻都紧张。

    你想呀,如果他们目睹自己的女儿从待了两年多的班级,穿越长长的走廊走到某个C班去,那将是何等的耻辱?

    别以为他们两个人如此兴师动众地送我上学会只是在校门口优雅地向我挥手告别,凭我对我老妈的了解,不存在的。

    我在脑海里不断放映,当她一脸谄媚赔尽笑脸拉着吴秀丽客气嘱托时,吴秀丽告诉她:“很抱歉,您女儿已经不在我班了。”

    那一刻,或者是她直接一怒之下拍死我,或者她在拍死我之前就气绝身亡。

    总之,想双全基本是不可能的了。

    分班其实不是什么大事,从上高中后不久我就已经欣然接受了。物尽天择,等级划分,虽然我还是个孩子,可也知道成人的世界不也就是这么回事嘛!

    这两年,我们总共进行过八次分班考试,我有八次机会不进则退。掉到C班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谁都有失误的时候。可是作为最后一次分班,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

    在高考之前,再也没有机会给你努力,即使卯足了劲考进全校前五十,也没办法再冲出已经被划分好的等级。

    最重要的是,很多密卷C班都没得做,当然这是平日里吴秀丽常挂在嘴边的,我还没有验证过。

    一路的不安让我在十一月初的街头,突突地冒了一身的冷汗。

    一直以来的萧薇,都只有这么一点点出息,即没遗传我爸的随遇而安,也没遗传我妈的硬骨头,纯属基因突变。

    果不其然,老妈和门卫说了些什么,然后门卫一脸复杂地看了我一眼,也可能曲解了我眼神中的期待与祈求,居然挥挥手让他们随我进去了。

    真没原则!

    他们毫无意外地把我领到三班门口,吴秀丽正坐在讲台上奋笔疾书,下面有两名学生在做值日,其中一个就是陌生面孔,可见分班已经进行完毕了。

    连大规模的迁徙也错过了,这场大病剥夺了我唯一的遮羞机会,早知道早在这么安静地早晨在众目睽睽之下离开,还不如就让我直接烧傻算了!

    我把脑袋低到胸口,孤单低等在门口。

    老妈去敲门,吴秀丽应声出来,她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膀,“你回班级上自习吧,我和你父母聊几句。”

    等等,回哪个班级?

    可我问不出口,因为她显然是让我进三班。

    我走进去,吴歌然、孟令辉和姜岚都用欣喜的眼神迎接着我。

    当然此刻盯着我的一定不仅仅他们三个,可我眼里只有他们。

    吴歌然旁边的座位还空着,我坐下去,书桌里书桌上还都是我的东西。那一刻我有点懵,但可以确定的是,这个座位依然是我的。

    环顾周围,全班四分之一都被换血,我老脸一红,顿时明白发生了什么。

    我并不知道我老妈是如何说服刚正不阿的吴秀丽的,当然或许大人也并没有我们眼中那么的有原则性。可我知道的是,因为我的停留,要么班级多走了一个,要么下面少上来一个。就好像每年,老爸单位都有新人被老人挤掉指标,所谓的先进工作者奖金,永远都落在那么几个人头上。

    按成绩分班是现实,我能留在这里也是现实,而这些从来都是我做不了主的事情。

    “好点了吗?”姜岚在背后推了推我。

    我勉强点头,满脑袋都是心虚,看来我这辈子真是注定做不了什么亏心事。

    一整天过得和往常没什么不同,不停地刷卷讲题,老师再也没有时间帮我们梳理知识点,跟上跟不上的同学也不会再举手提问。大家都沉默着暗自努力,然后在自习课的时候拿着自己不会的题涌进办公室。最后一次的分班结束了,大家都感受到了残酷,吴秀丽再也不用站在讲台上作动员,但凡学不进去的学生都已经开始考虑去大专或者技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