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被杀

    更新时间:2018-08-09 15:30:42本章字数:2304字

    青丝流云般的秀发如同瀑布一般在肩上流泻而下,映着镜中那张精巧细致的脸,成岚轻轻捻起一张口脂放在唇边。

    樱桃小口微微一抿,淡红色的润泽便覆在了上面,成岚坐在桌边,宛如削葱根的指尖捧起一杯茶,放在鼻尖处嗅了嗅。

    清致淡雅的味道任谁都可以分辨出这是一杯上等的佳茗,成岚举起茶杯小酌了一口,清爽的口感立即滑过唇颊。

    只不过茶水刚刚下肚,成岚就感到眼前一片昏黑。

    原本以为只是久坐之后的眩晕,她刚想站起身到榻上休息一下,结果却无力的重重跌坐在了椅子上。

    突然间,木质流花的大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成晴从外面莲花细步的走了进来,缓缓的坐在成岚了身边,满面含春的模样。

    “小晴,我突然感觉有点头晕,快扶我过去休息一下。”

    她看着自己的妹妹,心下掠过一丝柔软,将手搭在成晴的胳膊上,但浑身却觉得愈发瘫软无力,若非有她扶着,恐怕已跌在了地上。

    但眼看着就要走到榻边时,成晴却将手轻轻一撤,失去了重心的她重重的跌倒在地上,撞的膝盖生疼。

    成岚讶异的睁大了眼睛,但却只能无力的躺在地上,眼睁睁的看着成晴从怀里迅速的掏出了一把锋利的匕首。

    她清楚的记得,那是成晴十八岁生日的时候,她亲手送出的生日礼物。

    成晴望着她冷冷一笑,扬手就将那把明晃晃的匕首插在了她的胸口!

    一瞬间,一股痛彻心扉的感觉就蔓延到了全身——

    强烈而刺眼的阳光顺着雪白透亮的窗纸洒落在房间的各个角落,成晴在这样的光线下,映衬的格外娇媚动人。

    只不过她嘴角那抹诡异的笑却令人异常心惊!她随即又拔出成岚胸口的那把匕首,像是疯了一般连续捅了无数刀。

    胸口喷溅而出的鲜血淋洒在成晴的脸上,映着阳光显得异常恐怖!

    成岚不甘的睁着黑白分明的双眼,直到此刻她都不明白为什么一样娇憨乖巧的妹妹要做出这样的事情。

    终于,在胸口一阵剧烈的疼痛之后,她眼前一黑便彻底失去了知觉。

    一阵凄清的冷风吹过,成岚突然觉得胸口一阵震颤,她的手指颤了颤,才慢慢的睁开了双眼,此刻四周已是在暗夜之中。

    身上淡紫色的华贵衣袍早已经被鲜血浸染,尽管脑中还残存着意识但却再无法动弹半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身体里的血液一点点流尽,然后再次陷入了一片漆黑。

    原本她以为自己就此将彻底陷入无边无尽的黑暗,可却又在一瞬间像是在噩梦中突然惊醒一般,猛的一下坐了起来。

    成岚的确希望刚才那只是一个噩梦,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她的身上没有伤口,,只是心底还是觉得有些隐隐的不安与刺痛。

    难道,刚才只不过是一个深夜中闲来无事做的一个噩梦吗?

    成岚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心下突然感到一丝陌生,她慌忙起身跑到了屋内的梳妆镜前,惊恐的看着里面那张陌生的脸!

    不管她做了如何诡谲的噩梦,绝不可能让她的容貌跟着改变。

    难道,刚才的那一切并非是梦,而是她真的被成晴杀死了?

    成岚不自觉的紧紧握住了手边的手帕,虽然她是侯爷府的嫡女,但却自认对这个庶出的妹妹算得上十分真心实意。

    尽管心里也一直清楚,成晴对她心怀妒忌之情。

    可是,无论怎样,成岚都不敢置信她竟然会对自己下这般的狠手!

    难道,自己平日里的善良,便是她可以任由别人欺负的理由吗?

    她强自忍下心中的痛苦与挣扎,再次抬头望向镜中那张小巧精致的面庞,成岚心中似乎又泛起了一丝熟悉的感觉,这样一张脸,之前好像在哪里见过。

    过了一阵之后,她才慢慢想起来,大概是在三四年前的一次皇家宴席上,那个时候她们两人都还是豆蔻年华的少女。

    成岚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在大脑中搜索到顾霜烟这个名字,论起来身份应该是尚书府的嫡女。

    她对这张脸没什么印象,可却对尚书府嫡女这个身份印象深刻。

    平日里王侯公子家的女儿偶尔也会出来小聚,唯独不见这个顾霜烟,也许这也是她记不清这张脸的原因之一。

    成岚虽然善良柔弱,平时比较容易受到旁人欺负,可是日常的社交礼仪总会出来遵循的,却不像顾霜烟一般胆小,每次出行都会推诿生病或是有事。

    如果不是她的姐姐顾霜云拉拢着,估计早就没有人能够记得尚书府还有这样的一号人物。

    为什么前世今生,成岚都不能托身在一个幸福的人身上?能够平稳的度过这一生已经是她唯一的心愿,为什么成晴连这都不肯满足?

    成岚坐在梳妆镜前的木椅上,看着镜中那个苍白却又不失俏丽的脸庞,随手拿起妆奁边的一支鎏金镶玉簪挽了一下凌乱的头发后斜插入鬓间。

    刹那间,看起来憔悴不堪的成岚便有了一些气色,虽然面颊依然苍白,却掩盖不住她本身就藏有的光辉。

    成岚抚摸了一下那张本不该属于自己的脸庞,小指的指甲划过下颔的时候,细嫩的皮肤却能清晰的感觉到疼痛。

    或许她现在的名字应该被唤作顾霜烟,是上天给了她一次机会让她重生,无论如何,也不能再如上一世那样任人欺凌。

    上一世成岚那般的温婉贤淑,却落得一个被亲生妹妹乱刀杀害的下场。

    这一世的顾霜烟不管曾经如何软弱,这一次都不能再窝囊下去了!

    即使现在已经改头换面,但是前世的仇却是不得不报的。

    尤其是成晴,曾经她所受过的苦,自然也要她十倍奉还——

    顾霜烟看着镜中那张精巧细致的脸上,慢慢出现了狠戾的神色,眼睛里蕴含的满满的都是复仇的冰冷恨意,此时才算是有些开怀的笑了出来。

    毕竟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她要让所有欺负她的人不得好死。

    活在这个世界上,真情根本就是毫无用处,与其留着,还不如藏在心里,留给自己。

    就在顾霜烟还坐在镜子前思考要怎么向曾经有过血海深仇的那些人复仇时,大门却从外面嘎吱一声被人重重推开。

    这个声音响起的时候,顾霜烟还是忍不住被吓得哆嗦了一下。

    毕竟在前不久,就是这一阵声响之后,她便被成晴的乱刀刺死。

    不过好在这一次来到了尚书府,已经没有了成晴的存在,可是顾霜烟还是忍不住紧张了起来。

    她在这里没有什么认识的人,唯一认识的一个顾霜云对她还不甚熟悉,一个不小心就很容易会露出马脚。

    今天是成岚第一天作为顾霜烟生存在尚书府,虽然同样是大家闺秀,可是府内的一应事物她都不太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