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不绑不相识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5:51本章字数:1156字

    1927年,上海。

    傅风白皱着眉头,手指轻点车窗的玻璃,到了第三十八下的时候,下人傅棠终于回来了,半弯着身子对他道:

    “白爷,已经打听清楚,是学生游街,警察厅的人马上就过来,但是这条路今儿一时半会是过不去的。”

    “那就掉头。”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傅风白抚了抚腕表,面无表情的将视线从窗外挪回来。

    “胡司令的宴席,不去会不会……”傅棠有些担心。

    “那只老狐狸的场子,不去也罢。”他嗤笑一声,眼里充斥着些许鄙夷。

    “是。”傅棠颔首上车,黑色的车身立即掉转过头。

    “砰……”忽然响起的撞击的声音,傅风白的身体跟着猛然前倾,他及时抬手挡在脸上,在鼻尖点到前座靠椅的时候,身子停了下来。

    车子终于停稳,傅棠慌张的从副驾上下来,顾不上找司机的麻烦,连忙于车前观望:“咱们撞到了一个女学生。”

    “死了?”傅风白微微侧目。

    “没有,躺在地上正在痛呼。”

    “给钱,绕路。”清冷的声音。

    傅棠点头,回到车前,不出片刻,却又忽然慌张的跑了回来,伸手向车内递进一张沾染着血迹的纸条。

    傅风白未抬手接,只是用眼神扫量了一番,目光微炬:“哪里来的?”

    “这女学生的口袋里掉出来的,怪不得捂着口袋不要钱,原来藏着这个。”傅棠说的咬牙切齿,仿佛那纸条中提到的人是他自己。

    “带回去。”车里的人眼神深邃。

    一池水流,上面偌大的喷泉,周围一圈红色海棠花盆景,往后是几层台阶,上了台阶,推开红色的大门,入目富丽堂皇的大厅,地板照出清晰可见的人影。

    这便是傅家。

    傅风白脱下大衣,交到吴妈手上,稍稍回眼,傅棠连忙开口:“人在仓库里捆着。”

    他点头,松了松领带,推开后门,绕过几进拱门,又下了一处台阶,来到一个不起眼的木门面前,伸手一推,黑暗的仓库霎时间多了些许光亮。

    蓝褂白裙的苏蓁蓁的双手被绑在架子上,嘴里塞了一块麻布,呜呜咽咽的,见到光亮,呜咽的声音更甚,两只脚不停的踢动。

    她的发丝凌乱的垂落在额前,这张脸十分清秀,只是上面挂着血迹,是审问的下人已经教训过的痕迹,而她的脚踝之处若隐若现的斑斑血迹,则是刚才被撞的结果了。

    傅棠将纸条甩出去,取下她嘴上塞的东西,厉声道:“说,是谁让你来杀白爷?”

    “谁是白爷?”嘴上得了空的苏蓁蓁啐了他一口,抬着脚就要踢他:“我不认识,快放开我……”

    她叫嚣着,目光落到傅风白身上,怔了一下,眼前这个人目光深邃,那不怒自威的神色让她中愕然生出些许恐惧,脚下的动作慢了一下。

    然而只是一瞬,她的态度又重新强硬起来:“现在是法治社会,就算你们是黑帮,我没犯错,你们也不能抓我!”

    她昂着头,一脸的不屈不挠,傅风白的目光向她袭来,她的心头一怔,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

    对面傅棠看着她手腕上因为挣扎而被铁链磨出了道道血痕,又扫量她一身的伤,想了想,对傅风白耳语:

    “白爷,没准真的弄错了,这丫头看上去不像是能杀得了您的人,她背后的指使者得多愚蠢才会派这样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来杀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