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章 又遇何荀

    更新时间:2018-08-09 15:22:00本章字数:1926字

    慕夜宸伸手擦去嘴角的血迹,冷眼看着慕君庭,葛云小步跑上去,拉了拉慕君庭,又拉了拉慕夜宸。

    “你们两个都别添乱了,少说两句。老爷子身子不好,经不起这么气。”葛云声音柔柔的,却是发自内心的关心和焦急。

    甄甜甜环视着神色各异的慕家人,心底一片凄凉,慕夜宸从小就生活在这种氛围下?

    “爸,您别生气,喝口茶。”那个珠光宝气的贵妇蹲在慕景云旁边,恭敬地奉上了一杯茶。

    慕景云大口的喘着气,喝了一口茶,脸色仍旧刷白。

    “你今天带着她回来,让于家人怎么想?让于家那小妮子怎么想!”慕景云刚歇了一会儿,又破口大骂起来,看样子还真不像一个生病的老人。

    “你就那么上赶着逼我和于家联姻?于家怎么想我不管,二十岁那年,我可以让慕氏起死回生,现在,我也可以让慕氏走向绝境。”

    慕夜宸笑得妖冶,神情却凉薄万分。他对这个家的感情早在二十岁以前消磨殆尽,剩下的只是无尽的怨恨。

    “孽障,你这孽障!现在翅膀硬了,想要自己飞了!”慕景云气的直哆嗦,他狠狠地把手里的拐杖往慕夜宸身上一扔,神情凄厉。

    慕夜宸生生挨着他的打,眉宇凌厉:“你们不是有股份吗?大可以联合起来把我这个总裁撤掉啊。要不然,让你的废物大儿子来当这个总裁好了。”

    他嘴角勾起,目光阴亵地看着缩在角落里的慕景云大儿子慕君山,扬声说道:“大伯,要不你来当总裁?”

    被点名的慕君山脸色一黑,背着手缩在墙角,不敢对上慕夜宸的视线。

    “哦,我忘了,现在我才是最大的股东啊。”慕夜宸弯腰捡起滚落在一旁的拐杖,随手递给了站在一旁的葛云,柔声安慰着:“妈,没事的,别怕。”

    甄甜甜僵直着身子,大气都不敢出,生怕慕老爷子又拿她说事。

    慕老爷子脸色由白转红,粗糙的大手大力拍击着红木桌子:“你这孽障,不给慕家争光就罢了,还这么给家里抹黑!和于家联姻有什么不好?”

    “于家?于家算什么?你缺于家那点钱吗?”慕夜宸单手插在裤兜里,笑得痞里痞气的。

    慕老爷子刚想张口劝慕夜宸,就被慕夜宸一句话堵了回去:“你难道真看上了于家那老妖婆想娶来续弦啊?”

    慕老爷子气的两眼通红,四处找东西想打慕夜宸,他气的手指发抖,端起桌上的茶杯就甩向慕夜宸。

    看到杯子飞向慕夜宸,甄甜甜竟下意识的挺身挡住了杯子,热水洒了她一身,她脚下一个踉跄,重重跌坐在地上。

    青花瓷的杯子碎裂成块,散落在慕夜宸脚边。甄甜甜扑过来那一刻,慕夜宸也愣住了,他从没想过能有人为他挡住打,和他一起扛骂。

    没等慕夜宸伸手把她拉起来,甄甜甜就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尴尬的笑了笑,对着慕夜宸柔声说了句:“你们聊,我出去走走。”

    说完她就踉踉跄跄地跳着推门出去了。慕夜宸眉头紧蹙,双拳紧握,不知道为什么,他看到甄甜甜被杯子打到时,心里竟出奇的难受。

    虽然慕老爷子也被甄甜甜的举动有所震惊,可这丝毫不会影响他的固执。“你和这个女孩只是玩玩的吧?”

    全家人大气不敢出,生怕一出口又刺激了老爷子。

    “我这辈子唯一想娶的人就是她。”慕夜宸的语气很郑重,不同往常,他眸色幽深,抬头对上慕景云的眼睛,眼神坚定。

    “哼,有我在一天,她就休想进门!我劝你还是放聪明一点,试着好好跟于家的小妮子相处!”慕景云捂着胸口,一旁的贵妇赶紧上千轻拍着慕景云的后背给他顺气。

    慕夜宸不屑一笑,嘲讽至极:“那你说,是你活得久,还是我活的久呢?”

    慕君庭又想冲上去教训他的混蛋儿子,却被葛云死死拉住,“你干什么,别添乱了。小宸的性子你不是不知道,在这么下去,他以后连家都不回了呀!”葛云声音略带哭腔,慕君庭脚步一滞,低头叹了一口气,还是退了回去。

    慕夜宸收起脸上虚假的笑容,神情漠然,声音冷冽:“孙儿在这儿祝爷爷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他说的一字一顿极为清晰,其中的嘲讽意味也愈加突出。说完,他就一脸无辜的看着聚在一起的众人,“怎么,今天的宴会你们都不用去前面招呼宾客的吗?”

    慕夜宸拉了拉外套,转身利落潇洒的走了。

    不知道小野猫跑哪里去了。

    说到甄甜甜,她刚刚跳出门,就扶着墙壁无力地瘫坐在地上。厚重的大门隔绝了里面的声音,她什么都听不见。

    甄甜甜心里一片冰凉,涌起对慕夜宸的无限同情,高高在上的总裁却从小在这样的氛围里长大,一定很难过吧。

    她突然想起自己家的暖心宝贝,轩轩一直都很爱自己,有轩轩在身边,她总会觉得很安心很温暖。

    甄甜甜摸着墙壁,费力地站立起来。她宁愿忍痛到处走走欣赏下豪宅风景,也比在这儿听豪门家庭伦理剧强啊。

    逆着光,甄甜甜远远地看见一个熟悉的声影,她眯眼打量着,却没有任何头绪。

    在慕家怎么可能碰到熟人呢?可是这个身影,她肯定在哪见过啊!

    “小宝贝儿,好久不见。”低沉磁性的男声从走廊那头传来,甄甜甜一惊,机警地瞪着前面那个男人。

    只凭这短短一句话,甄甜甜就知道那人是谁了,她一辈子也不会忘。

    “何荀,你怎么在这儿!”

    何荀笑得春风得意,一步步向甄甜甜走来,语气戏谑:“我为什么不能来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