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2章 慕夜宸的母亲

    更新时间:2018-08-09 15:22:02本章字数:2271字

    甄甜甜在公司忙了一整天,刚刚走出公司的大门,就收到停车坐爱枫林晚的消息。

    停车坐爱枫林晚:“甜甜,下班了么?”

    甜甜圈:“恩。”

    停车坐爱枫林:“你还记得我么?我就是上午撞你车的那位。”

    甜甜圈:“记得,余晚对不对?”

    停车坐爱枫林晚:“对!那什么,你现在有空不,要不我们现在就把你的车送去修理厂?或者我直接把赔偿款打到你账户上?”

    甜甜圈:“没事,赔偿款的事就真的不用了本来就是小问题。”

    停车坐爱枫林晚:“那怎么行呢!本身就是应该我来赔偿的,你这样反倒搞的我有点不好意思了。”

    甜甜圈:“真的没事,重新做个漆没有多少钱的。”

    停车坐爱枫林晚:“既然你坚持,那好吧,不然这样,我请你吃顿饭,就当是赔偿我这次的过失,你可不许拒绝,不然的话,我真的要天天烦你知道你肯接受我的赔偿为止。”

    甜甜圈:“没问题,地址是?”

    甄甜甜晚上到帝豪时,就看见等在门口的余晚,穿着简单的休闲毛衣,底下有件黑色打底,身材高田挑,头发扎成丸子头,皮肤白皙,远远看去,真想一个还待在校园的女大学生。

    “甜甜,你来啦。”远远的看见甄甜甜,对方就高兴的打招呼。

    “你这身材,不去做模特真是可惜了。”甄甜甜走上前去就由衷的夸赞。

    闻言,余晚笑着开口,“购物网站的模特算不算?”

    “算。”甄甜甜笑着回应。

    她发现跟余晚虽然才认识仅仅一天,但是两人性格都挺合得来的,见面也不显生疏。

    进去之后,余晚将菜单递给甄甜甜,“甜甜,尽管点,喜欢什么点什么,今儿可别跟我客气。”

    甄甜甜随便点了几个菜就把菜单还给余晚,“没事,够吃就行。”

    余晚又点了澳龙之类的海鲜产品,然后才将菜单交还给服务员。

    “对了,其实我有个朋友就是开4s店的,不过我当时怕你觉得我坑你,就没说,你要是信得过我,就把车开到我朋友那边修理。”余晚跟甄甜甜完全不生疏,完全是把她当好友似得,开口说话也没有任何隔阂。

    甄甜甜想了想,点点头,“可以啊,不过晚晚,我其实一直有个问题。”甄甜甜一副神神秘秘的模样。

    余晚一副你有什么问题尽管问的豁达样。

    “你是不是还是在校生啊?”看着也太年轻了点。

    顿时,余晚扑哧一笑,“看来我确实长得挺嫩的啊,我都24了,早就从大学毕业了,现在在一家经纪公司兼职模特,有时候也能做做群演什么的。”

    “我就说你这身材,不去做模特可惜了,不过你进演艺圈,要是有人捧,肯定会红。”余晚的长相,属于那种很清纯,皮肤干净,身材高挑,气质也很不错。

    很符合当红小花的长相。

    “甜甜我怎么才发现你这么会说话?夸得我都不好意思了。”余晚发现,被甄甜甜这么一夸,她忽然觉得自己肯定能红,就是缺少了金主。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说的都是事实呀。”甄甜甜由衷的说着。

    两人一来二去的聊着,反而熟悉起来,没有丝毫的隔阂,可能是因为年龄相近的缘故,能聊的话题很多,等到吃完饭,不知不觉已经十点了,两人还有点意犹未尽之意。

    “甜甜,晚上你有没有别的事,没有的话咱们可以换个场地继续聊。”余晚精力好得很,大有畅聊一夜的架势。

    甄甜甜看看手表,开口,“不了,我明天还要上班,不好玩太晚,就先回去了。”轩轩估计还在家等着她呢。

    余晚也不强求,点点头跟甄甜甜挥手告别。

    自那以后,余晚跟甄甜甜经常聊天什么的,两人敢情增进的很快,基本上已经无话不谈。

    甄甜甜了解到,余晚算是个挣扎在十八线的小演员,每天蹲剧组的那种,没事接接一些模特之类的杂志拍摄,也能赚点小钱。

    将近半个月,慕夜宸一直都在国外没回来,这半个月,他也未曾打过一个电话给甄甜甜,而甄甜甜也明白,她可能十有八九戳到慕夜宸的大忌了。

    所以也不准备自己去招惹他,她每天该上班上班,接接轩轩,然后就是没事跟余晚逛逛街,吃吃饭,日子过的倒也挺充实的。

    直到葛天的到来,才彻底打破甄甜甜的这份平静。

    她像往常一样下班回家,刚开车到家门口,就发现门口停了一辆车。

    等进去之后看见端坐在沙发上的葛天时,她才略微松口气,其实相比较慕老爷子而言,她更愿意见葛天这样的贤妻良母类型的,至少攻击性不强。

    “伯母,抱歉,我刚下班,怠慢了。”甄甜甜看着葛天依旧是一副淡淡的模样,只是对她微微一笑,但是很快脸上又一片平静。

    “阿宸这两天我听说在国外一直没回来是么。”葛天的开场方式,让甄甜甜有些摸不着头脑。

    但还是点点头,“是的,走了半个月了。”

    “那甄小姐是不是也没问过他在国外干什么?”葛天端起面前佣人给她泡的茶,开口说。

    甄甜甜依旧是一脸懵逼状态,“不知道,他没说。”

    她去公司问的时候,就连他秘书都不知道他去了哪个国家,去干什么,她甚至去试探了耿秋值,不过竟然连他都不清楚。

    “甄小姐就没有想过阿宸为什么要瞒着你?”葛天依旧是那副闲适的语气,端着的那杯茶她始终没有入口。

    “伯母,虽然我这么说您可能不太高兴,但是我的立场我还是非常有必要告诉您,我并不是那种死缠烂打的女人,想要我离开其实很简单,只要慕总的一句话,我绝对不会多说一句,否则,其他任何人对我说,都没有用。”

    甄甜甜正襟危坐,脊背挺的笔直,就那样直视葛天。

    闻言,葛天一愣,她完全没有想到,这个小丫头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一直以来,她这个儿子对于女人上的事情,从来没有让他们操过心,当时跟于家的女儿订婚,也是毫无疑义。

    她一直以为,以后的儿媳妇肯定是于家的那丫头,完全没有想到,半路竟然杀出个甄甜甜。

    ‘“甄小姐似乎对自己很有自信。”

    “过奖。”甄甜甜微微点头。

    “有自信是好事,但是人贵在有自知之明,就像这杯茶。”葛天杨了杨手中始终未曾喝的那杯毛峰。

    “一个不下心,就像这杯茶,摔得粉身碎骨,到时候就算有心挽救,也毫无余地了不是?”她手微微一松,温度适宜的茶杯,砰的一声摔碎在大理石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葛天笑看着她,依旧一脸慈眉善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