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9章 爱情使人变得自私,甚至是盲

    更新时间:2018-08-09 15:22:02本章字数:2185字

    给自己安排的工作,也就只是避重就轻的,她其实每天去上班,感觉就是顶了一个人头而已,这份工资连她自己都不好意思去领。

    闻言,慕夜宸脸色依旧淡淡的,喝了一口汤,对着她开口,“这汤炖的不错,看不出来,你还有这手艺。”完全忽略了她的上一句话。

    而甄甜甜似乎并不打算被慕夜宸就这么敷衍过去,而是再次开口,“慕夜宸,你有没有听我说话,我说我想辞职。”

    这次语气加重,一副完全不容忽视的语气。

    这一下,男人夹菜的手忽然停顿下来,然后抬眸看着她,只一眼,甄甜甜就觉得男人的眼神幽深,深到她甚至看不清,里面究竟有些什么,隐藏了什么情绪。

    “非辞不可么?”他问。

    “是。”她答。

    “好。”他答应。

    闻言,甄甜甜忽然瞪大双眼,她完全没想到,慕夜宸会答应的这么爽快。

    按照以往,这男人难道不是应该立即摔筷子走人的么?

    今儿个怎么画风突变了?这真的是慕夜宸么?

    辞职的事情就这样在餐桌上谈拢,而慕夜宸吃完饭以后,竟然说碗他自己洗,她在旁边看着就好。

    甄甜甜震惊的无以复加,难不成今天的慕夜宸其实吃错药了?要不然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平易近人?

    “慕夜宸,你其实知道你在做什么对不对?”对于画风突变的慕夜宸,甄甜甜还是抱着一颗防备的心理。

    慕夜宸将最后一个碗擦干净,然后将手上的水渍顺便也擦干净,一步一步走到站在厨房门口的甄甜甜面前,开口笑,“如果我不知道呢?”

    甄甜甜顿时心跳漏几拍,往后退了几步,“不知道就算了,时间不早了,该回房睡觉了。”

    说完,她转身就走。

    “丫头。”他叫她。

    而她听见声音,脚步越来越快,好似身后有浑水猛兽在追她,她急急想要逃离。

    慕夜宸看着女人疾步离去,步伐紊乱,也不去追,而是闲闲的倚靠在门窗边上,嘴角含笑。

    有些事情,点到即止最好。

    ……

    耿秋值看着坐在对面女人有些泛青的眼窝,以及一脸疲倦的样子,有些担忧的问,“最近没休息好?”

    于婉清点点头,“最近家里事情比较多。”

    于家是大家族,于老太膝下有三个儿子,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在加上目前为止,于氏是于婉清的父亲,排行于家老二的于威做主,但凡是稍有异动,对于家来说就是一次大动静。

    这一次于老太身体欠佳,于是底下两个儿子以及孙辈就开始频频搞小动作,针对的人自然是于家老二的一家老小。

    于婉清作为于威唯一的女儿,自然是不能幸免。

    耿秋值点点头,身在豪门,那些事情在所难免,防不胜防。

    “婉婉,这个星期要不我们去巴厘岛逛逛?”他一边开车,一边状似询问的问着。

    于婉清揉揉依旧疲倦的眉心,有气无力的回应,“不行,这个星期我们家要请宸哥哥一家吃饭。”她闭着眼睛,也没多想,就直接拒绝。

    等到她话音刚落,刺耳的刹车声突然响起的时候,她才意识到,她似乎说错话了。

    所以,当她对上耿秋值的眼神时,她迅速解释,“我只是想说不是你想的那样,只是这次毕竟是两大家族一起吃饭,我总归不能缺席,失了礼数。”她知道耿秋值是她好不容易得来的,她倍加珍惜,小心翼翼。

    他没说话,只是用那双看不出喜怒的眼神盯着她。

    于婉清知道他这是生气了,于是赶紧去哄,“秋值,你知道我对宸哥哥就只有兄妹之情,我们两人订婚,从来都只是家族联姻,根本没有其他什么私情。”

    耿秋值还是没说话,依旧冷冷的看着她。

    于婉清越说越急,脸色涨的通红,“不是,我是说其实我喜欢的是你,我从来就把宸哥哥当做亲生哥哥看待。”

    他忽然低下头,吻住那双喋喋不休的小嘴,轻轻啃咬,细细品尝。

    而于婉清,瞬间瞪大双眼,本来就通红的脸颊,这下更红了,心脏跳的好像要蹦出来,嘴里尝到淡淡的烟草味气息以及似乎跟薄荷一样清冽的香味,那是独属于耿秋值的味道。

    直到于婉清差点喘不过气来,耿秋值才放开她,看着她满脸通红的害羞模样,忍不住捏捏她的脸颊,柔声开口,“所以,跟我去巴厘岛好不好?”

    于婉清此刻脑海里什么都没有,只知道点头,此刻耿秋值说什么,她都答应。

    爱情使人变的自私,甚至盲目。

    这是今天甄甜甜在家看完一部影片时,字幕上出现的最后一句话。

    故事讲述的是一对夫妻,男人跟妻子从贫穷,到富贵,但是最后却嫌弃妻子人老珠黄,所以他在外面纵情声色,鲜少回家。

    而妻子则在家一直带着孩子,期待着男人能回家看看,然而男人除了每个月如期寄到的钱,甚至一年到头,连人影都见不到一面,妻子以为自己委曲求全,男人终有一日会回头,发现她的好。

    可是直到她等到男人在外面跟别的女人生了孩子,并且带着他的孩子以及女人回来要跟她离婚时,她才终于明白,这么多年,其实一直是她自己在自欺欺人,男人早已变了心。

    她没有哭闹,而是希望男人能跟她吃一顿属于他们两个的最后一顿晚餐。

    故事的结局,是妻子杀了男人,然后带着男人的尸体坐上了一艘什么都没有的小船。

    影片的最后一幅画面,就是妻子跟死去的丈夫躺在一起,任由小船飘向大海的中央。

    妻子最后的结局,不用问,自然是肯定毫无生还的机会,因为她已经没打算让自己活着。

    而甄甜甜看完这部影片唯一的疑惑就是,为什么女人始终不死心?

    明明那个男人已经变心,不再爱她,她还在奢望什么?

    她觉得影片的最后一句话总结的很到位,爱情使人变的自私,甚至是盲目。

    自私的是丈夫,而盲目的是妻子。

    她坐在后花园的藤椅上,看了看西斜的残阳,拿出放在一旁的手机,摁下一串号码,电话一接通,她就懒懒的问,“今天晚上什么时候回来?”

    “我今晚有事,可能要很晚。”男人似乎怕什么人听见,压低声音跟她说。

    “阿宸,跟谁打电话呢,神神秘秘的,于奶奶还在等着你跟她谈谈你跟婉清的婚事呢。”

    “慕夜宸,你再不回来吃饭,我就把饭菜都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