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5章 很有诱惑力的女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5:22:03本章字数:2210字

    “你不觉得,这个女人看起来很有诱惑力么?”慕韩棠用着正宗的意大利语跟坐在对面的男人开口说着。

    眼神随着在舞台上扭动着妖娆身姿的甄甜甜而转动。

    对面的外国男人耸耸肩,表示不能理解。

    在他看来,那样的女人身体太过瘦弱,他还是喜欢他们意大利的惹火女郎。

    慕韩棠也不欲多跟对面的男人解释,而是倚靠在沙发上,端着面前的威士忌浅浅抿着,欣赏着甄甜甜的惹火舞蹈。

    一曲毕,甄甜甜浑身热的不行,头虽然晕的厉害,但是还是对刚才跳钢管舞的女郎微微点头致歉,然后转身就下了舞台。

    底下的欢呼声很大,“再来一首!”

    “美女,别走啊,再跳一曲!”

    甄甜甜觉得自己疯够了,压根没搭理底下一众欢呼的群众,而是准备回家洗洗睡了。

    “这位美丽的小姐,能请你喝杯酒么?”甄甜甜揉着晕乎乎的脑袋,抬头就看见两只蓝眼睛,晃晃脑袋,她才看清面前的男人,原来是个外国佬。

    她勾起唇角,回了一句,“不好意思。”

    然后就与男人擦肩而过。

    “甜甜!这么巧啊!”余晚没想到她为了庆祝她杀青,跟着朋友来嗨,竟然会遇到甄甜甜。

    不过看着她的模样,似乎喝了很多。

    “晚晚?你怎么……也在这里?”甄甜甜确实喝的很多,连带说话时,舌头都有些打结。

    余晚一把拉住甄甜甜就朝吧台走,然后将她扶着坐下来,跟酒保要一杯白开水,放在她面前,“我啊,这次的戏我杀青了,所以回来准备嗨一下,没想到你竟然会在这里。”

    甄甜甜忍住喉咙口一波波将要涌出来的反胃,端着面前的开水喝了一大口,才开口,“那恭喜你。”

    “甜甜,你脑袋没事了?”余晚还在担心甄甜甜上一次因为她而脑袋受伤的事。

    “没事!我好着呢!”甄甜甜笑嘻嘻地说着,说话也有些含含糊糊的。

    余晚见着甄甜甜应该是真醉了,于是想着干脆自己送她回去,“甜甜,要不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我自己能回去,那个什么,我先去趟洗手间,你等我啊!”她只感觉喉咙口好像有什么要呼之欲出,不行了,她必须得赶去洗手间。

    余晚还没开口,甄甜甜就已经从高脚椅上跳下来,然后朝洗手间方向走去。

    余晚看着甄甜甜放在吧台上的手机,眼神微闪。

    “呕……”甄甜甜吐出胃里的酒精,用水簌簌口之后,才感觉刚才晕的不行的脑袋稍稍清醒了点,她看着镜子中脸色有些苍白的自己,微微摇头笑笑,然后收拾好自己,转身走出了洗手间。

    “甄小姐。”甄甜甜一走出洗手间的门,就听见一声有些熟悉的声音叫住她。

    那种声音,带着显而易见的笑意,让甄甜甜浑身的戒备瞬间张开。

    她慢慢转头,就看见男人倚靠在墙上,笑看着她的模样,那张脸,是她在电脑上见过许多次的脸,但是即便是第一次见到真人,甄甜甜也一眼确信,面前这个男人,就是那个让她恨不得从电脑上面拉下来然后狠狠鞭打的人。

    “慕韩棠?”甄甜甜因为太过震惊,加快脚步想要走到他面前去确认,到底是不是自己认错人。

    可是甄甜甜忘记了,自己喝的太多,脚步踉跄,怎么可能像正常人一样快步朝前走。

    所以仅仅只是走了几步,甄甜甜眼睁睁看着自己即将摔倒在地,可是下一秒,却落入一个陌生气息的怀抱。

    “投怀送抱?没想到甄小姐比我想象的还要开放。”脑袋上方的男人轻笑着开口,只是声音却没什么温度。

    好似那种隐藏在千年寒冰之下的冰冷,冻的甄甜甜硬生生打了寒噤。

    甄甜甜挣扎着想要起来,可是却突然感觉颈子后面剧痛,然后整个人就失去了意识。

    ……

    慕夜宸将车开到门口的时候,正好碰见去买生煎回来的保镖,保镖见慕夜宸眼神有些森冷的盯着他,立即低下头解释,“夫人说想吃生煎,让我去买,不过我让阿强看着她了,应该没问题。”

    慕夜宸没说话,只是心里泛起一丝涟漪,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心里有些七上八下的,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果然,他一进门,就看见躺在沙发上不省人事的阿强。

    随后跟进来的保镖看着眼前这一幕,傻眼了,“这……这……这怎么可能……”

    他完全没想到,甄甜甜看着柔柔弱弱的一个女人,竟然会将阿强这样的彪形大汉放倒。

    慕夜宸扫视了一眼屋内的摆设,没有打斗痕迹,看来是甄甜甜自己跑出去的。

    他抬手看了一下腕表,已经快十二点了,她还没回来。

    慕夜宸的眉头紧皱,按捺下心中的不安,不过像是突然验证了慕夜宸心中隐隐的担忧,此时他的手机疯狂的叫嚣起来。

    他迅速掏出手机,看了一眼上面陌生的来电号码,摁下接听键。

    “慕总,别来无恙啊?”带着丝丝笑意的男人的声音透过电话清清楚楚的传来。

    慕夜宸冷淡至极,“你哪位?”

    顿时,电话那头说话的人微微一顿,但是仅仅只是一瞬间就再次开口,“你还是跟当年一样,喜欢攻击别人,不过,这并不能给你带来任何的用处,不是么?”

    “仁者见仁。”

    他的声音依旧毫无起伏。

    “啧!你还是一如当年,惜字如金。”对于不想说话的人,慕夜宸认为多说一个都是浪费。

    不过,他看着睡在床上,呼吸平稳的女人,他眼睛里闪过一丝玩味的笑意,“不过我想,待会你是不是还能像之前一样,这么冷静淡定。”

    “我今儿个得到了一个宝贝,想起我们小时候的情谊,所以我特来问问,你有没有兴趣。”慕韩棠闲闲开口,不紧不慢的,好似真的只是得了一件宝贝,想问问慕夜宸有没有兴趣一般。

    慕夜宸摸不准他的意思,但还是耐着性子问了一句,“你到底想说什么?”

    “这个宝贝我想慕总你应该也见过,哦不,应该说她是从慕总的家中跑出来的才是,恰好被我捡到了,你说我们怎么那么有缘分呢?”慕韩棠轻笑着,直接挑明。

    几乎是瞬间,慕夜宸就明白过来,“慕韩棠,我警告你,你最好别动她,否则我不会像当年那样手下留情!”

    “手下留情?原来我的好弟弟还这么好心过?我这个做哥哥的真心内心感动的要命!”慕韩棠像是听见了什么好笑至极的笑话,笑容满面的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