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3章 取消婚礼

    更新时间:2018-08-09 15:22:04本章字数:2208字

    几乎是瞬间,甄甜甜慌张的抽回手,不敢置信的瞪大双眼,这男人是禽兽吧?

    明明之前才要过她,“你明明之前……”

    慕夜宸苦笑着回应,“因为之前我没尽兴……”

    但是他又怕小女人饿着,所以硬生生忍住了。

    只是餐桌上,他一直在等她吃完,但是显然,她相当不配合。

    “那你也不能……唔……”男人低下头,直接吻住喋喋不休的小嘴,然后打横将她抱起,朝别墅方向走去。

    那天晚上,甄甜甜哭着求饶整整将近两个小时,男人才食髓知味的作罢。

    所以第二天一早,耿秋值就感觉今儿个自家兄弟似乎心情极好,一进门,那股得意的味道,藏都藏不住,不过,慕夜宸也没打算藏就是了。

    “都准备好了?”耿秋值一进门,男人就语气上扬的开口。

    耿秋值点点头,调揩道,“前两天还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今儿个这是怎么了?难不成昨晚上吃了chunyao,所以尽了兴?”

    “你觉得我需要吃chunyao?”慕夜宸抬眸问,语气不知不觉带了一丝危险的味道。

    耿秋值一本正经的扫视了他一圈,然后点点头,“我看像。”

    男人扬手将一个杯子甩过去,“滚!”

    耿秋值堪勘接过男人扔过来的杯子,将它放下,“你就不怕今天的事情一出来,你会被慕家跟于家的人吃了?”

    “我自有打算。”

    耿秋值耸耸肩,就走了出去。

    几乎是短短一个小时,所有各大媒体都争相报道,慕氏执行董事以及代理总裁慕夜宸与于家小女于婉清,取消婚礼,原因不明。

    因为当时慕夜宸只对媒体说了一句话,“我跟于家小姐的未婚夫妻关系,从今天开始取消。”

    然后,便扬长而去。

    饶是媒体想多问一句,奈何被保安拦住,根本进不得慕夜宸半分。

    所以,甄甜甜坐在家里的沙发上,看着电视上,慕夜宸说完这句话,从容淡定的从媒体面前走过,对于底下所有的提问以及恶意揣测充耳不闻,就那样淡定的消失在人群之中。

    几乎是一上车,慕夜宸的手机几急促的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然后在对方耐心快要消失的时候,摁下接听键,“逆子,你是不是存心想气死我!”

    电话一接通,慕老爷子的怒意仿佛穿透手机,想要传达给慕夜宸。

    后者一脸平静,“不敢。”

    “你有什么不敢的?你这么做之前,不早就想清楚答案了么?”慕老爷子简直气不打一处来,这个孩子,最让他觉得骄傲,可同时,也最让他觉得头疼,因为如果他吩咐的事情,他愿意照办还好,倘若不愿意,就是拿刀架在他的脖子上,他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您明白就好。”他依旧不温不火的,就那么平静的直视前方。

    “为了那个女人?”慕老爷子几乎是瞬间就猜中了。

    情这个字,连当年威风如慕老爷子都没能跨过去,更何况是慕夜宸。

    早在当初慕夜宸将甄甜甜带回老宅的时候,他就知道,想要慕夜宸放手,那几乎是不可能。

    所以他才会去找甄甜甜,可是没想到,那个女人也依旧不将他放在眼里。

    “就算没有她,也会有别的女人,而且您应该知道,我不想做的事情,没人能强迫我。”跟慕老爷子,屡次交手,慕夜宸早知道该怎么回应。

    “就算拿整个慕氏作为筹码?”慕老爷子忽然沉沉开口。

    而慕夜宸,连眉头都未曾皱一下,“可以。”

    反正,当初回到慕氏,也是老爷子以死相逼,再加上他父母也一直不断地飞到加拿大来烦他,他实在没辙,才会回来

    慕老爷子什么都没说,啪嗒一声把电话给挂了。

    她什么都没说,而是对着司机开口,“回家。”

    司机略微诧异,显然是没有想到慕总会突然提出要回家,不过还是将车子掉头。

    半个小时后,慕夜宸出现在玄关处,“容妈,她在么?”

    “甄小姐一直都在楼上。”容妈看见慕夜宸,也是吃了一惊,显然是没想到他会这么早回来。

    男人轻轻点了点头,然后朝楼上走去。

    推开门,就看见女人抱着抱枕,小小的身子蜷缩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上的电影,听见动静,她转头朝他粲然一笑,“你回来啦!”

    ,慕夜宸坐在她身边,将人抱在怀里,陪她一起看着电影,“都看见了?”

    “恩,看见了。”她低低回应,态度依旧。

    “接下来几天,我可能有的忙。”如果他猜的没错的话。

    她略微疑惑的抬眸看他,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男人揉揉她的脑袋,“没什么,下午有空么,带你出去吃饭。”

    甄甜甜点点头,“有。”

    她看着男人穿着衬衫,整个人呈现出一股慵懒的状态,只是看起来气息相对来说比较柔和,不像刚刚在镜头前,周身都呈现出一股冷然的气息。

    她忽然想起一件事情,想要张口,却觉得,既然他没开口,就说明他能处理好。

    “慕夜宸,你喜欢我么?”小女人长长的头发蹭在他的微微裸露的胸膛,痒痒的。

    他低头,看着小女人依旧面对着电视,好似很随意的问出这一句话。

    而他,眼里微微闪过迷惑之意,然后扯过怀中小女人的头发轻轻搅着,“这重要么?你只要知道,也许这辈子,你都会是唯一留在我身边的女人。”

    闻言,甄甜甜说不上来心里是什么感觉,好似失望,又好似是自嘲,亦或者更多的,是得到答案之后的释然,只是心里莫名觉得堵得慌。

    “我想找份工作。”她整天窝在家里,好像也不是个事。

    “我养着你,不好么?”他亲吻着她柔软的头发,然后顺着她的脸颊,一路向下。

    “可我不想整天就在这座别墅里,我也想自己找份工作,养活自己。”好吧,养活自己好像谈不上,但是她好像整天除了待在别墅里,就哪里也不能去。

    “你不需要养你自己,我来养。”他终于找到她的唇瓣,轻轻捻磨着。

    甄甜甜费力的推开他,觉得这男人真是不知节制,明明昨天晚上,他才……

    “慕夜宸,你是不是笃定我不会翻脸?你昨天晚上明明才……”

    她小脸涨的通红,瞪着他,控诉着他的恶行。

    “我昨晚怎么?”他笑问着她,似乎是笃定她不敢说出来。

    甄甜甜紧咬嘴唇,就是不吭声,只是心里低咒,明明就是这个男人禽兽!

    看着甄甜甜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慕夜宸又问了一遍,“我昨晚到底怎么了,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