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再睁眼时,我就带你回去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1:00本章字数:3229字

    堂溪曳眺望南山,但见成百上千只妖怪争先恐后地涌进山中。不到片刻,哀嚎嘶叫声响彻云端。

    它们在大肆猎杀南山原居妖怪。

    山童勃然大怒,一跺脚,山匪们被震飞,撞到石头上。它弯腰怒吼:“你们敢找妖来对付我的人?”

    “不是我……我也没那胆子。”头领被眼前的景象吓得直哆嗦。

    老山匪会一点通灵之术。在堂溪曳以妖力击败山匪团后,头领提刀逼迫他使用禁术召唤了南山山童。恰巧山童郁郁不得志,游走在崩溃边缘,双方一拍即合。

    “赶紧滚出我的地盘!”山童重重将堂溪曳放在地上,山体随之一颤。

    山童仰天叹息一声,庞大的身躯在夜色下竟显得凄凉悲壮,堂溪曳恍惚中看到了他嘴角的笑容和脸上的凛然,那是战士上场前的视死如归。

    原来山童是一个想变坏的好人,却又放不下自己的责任。堂溪曳有一种说不出的心痛与哀伤。

    山童头也不回地往妖怪厮杀的战场走去,没有害怕,没有犹豫,每一步都走的如此坚定。这时,南山突然颤抖,低鸣,似乎在吹奏战争的号角。南山的所有妖怪,闻声后齐齐汇聚跟在山神的身后。

    怨恨误解在这一刻烟消云散,它们只有一个共同目的,把入侵者赶出南山。就这样山童带着一支军队浩浩荡荡地奔赴战场。

    “孩子在山尾下的山洞里。你们赶快离开这里!”山童的声音随风飘到堂溪曳的耳朵里,她一回头,发现所有的山匪都已泪流满面。

    “你们去找东子,然后离开这里!”堂溪曳踉跄着站起来。

    杜修远还没找到,她不能离开。

    头领不解,问:“你要去哪?”

    “去支援它们。”堂溪曳望着山童远去的背影,默默祈祷枫蓝快点过来。

    头领惊诧,爬起来,冲着堂溪曳叫道:“你疯了!它们是妖,你怎么支援?”

    “你们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堂溪曳说完就转身离开。

    瘦小的背影渐渐淹没在夜色中,头领扭头看看同伴,却被他们慷慨激昂的神情震撼到了。

    夜色浓重,风声大作,气温骤降。

    堂溪曳在路上碰到了两只硕大的苍蝇精,它们一前一后包围了堂溪曳,其中一只贼笑着道:“民间小知府,别来无恙啊!还喜欢我们的回礼吗?早跟你说过,得罪的人事少干,你看,现在遭报应了,啧啧啧……”

    另一只急不可耐道:“杀个人,跟她说那么多废话干嘛。”

    “这人不能杀!你呀,就是性子太急,所以才老是没长进。我们把她交给七曜宫的人处理,既可以立功,又能风风光光地进入七曜宫。一箭双雕,何乐而不为!”

    “我怎么没想到呢。”另一只苍蝇精恍然大悟,惊叹于对方的缜密心思。

    这两只妖怪是东岳城连环杀人案的凶手,它们释放毒物杀死了将近三十余人,闹得人心惶惶,误以为瘟疫来袭。堂溪曳调查得知是妖怪所为,就带着枫蓝抓获了它们。不料它们半途逃走,留下不报此仇非妖怪的字条。堂溪曳看到后,笑得前仰后合,却并未放在心上。如今,它们回来复仇了。

    “是你们把七曜宫的人带到这里的?”堂溪曳问。

    “对呀,你不知道我很记仇吗?”苍蝇精笑里藏刀。

    “知道,你已经复仇很多次了。”堂溪曳从容自若。

    苍蝇精逃走后曾蛊惑了许多不知情的妖怪来骚扰自己,令人困扰。幸好有枫蓝为她摆平。

    “这回可没谁替你摆平了。”苍蝇精像审视自己的猎物般看着堂溪曳,“我已经把它骗到别的地方了。”

    堂溪曳目不转睛地看着苍蝇精,不言不语。苍蝇精捉摸不透她的心思,就提高嗓音,威胁道:“你要是敢逃走,七曜宫的人就会灭掉方圆万里内的任何生命,你自己掂量掂量吧,我的民间小知府。”

    另一只苍蝇精心急火燎地转来转来,极力压制内心的狂躁,低声问道:“说完了吗?”

    “你除了打打杀杀就不能学着给猎物制造恐惧吗?这可比杀人爽。”

    “杀人更爽,比较有成就感。”

    堂溪曳柳眉倒竖,紧握双拳道:“你话太多了,所以有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哈哈。”苍蝇精的笑声戛然而止。

    另一只苍蝇精惊恐地看着枫蓝像吃豆子一样吞掉同伴,吓得惊慌逃窜。

    “你去哪?我送你呗!”小黄蜂笑嘻嘻地拦住苍蝇精的去路。

    慌乱中的苍蝇精没有听到小黄蜂的话,更没有注意到它的存在。一股劲地往前冲。被蔑视的小黄蜂,一怒之下,身形暴长,堵死了苍蝇精的逃路。

    苍蝇精一头撞在小黄蜂柔软的肚皮上,身子被反弹回去,不偏不倚地砸进枫蓝的血盆大口里。它仰头看到一排锋利整齐的锯齿悬在头顶,顿时惊愕失色,拼了命地往外冲。

    对面的小黄蜂眉开眼笑地朝它挥舞着爪子,以示告别。苍蝇精的视线一黑,呼吸受阻,浑身瘫软,最后顺着枫蓝的咽喉滚了下去。

    解决了眼前的麻烦,枫蓝和小黄蜂的身体变回正常大小,迅速飞回堂溪曳的身边。

    枫蓝满怀愧疚地看着堂溪曳,道:“小曳,是我太大意了。以后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

    “我们这不是中了那两个小妖精的圈套吗,又不是你的错。曳大人,你说是吧?”小黄蜂对枫蓝的言行大惑不解,说完又抬眸看着堂溪曳,等待她的回应。

    堂溪曳无暇跟它们多说,严肃道:“枫蓝,你们现在立马去山尾,护送那里的人安全离开南山。小黄蜂,你去找修远,找不到的话就赶紧离开。”

    “你呢?”枫蓝问。

    小黄蜂不假思索地摇身变大身形,得意地摆摆翅膀道:“我飞行的技术比枫蓝还好呢,曳大人快点上来。”

    堂溪曳望着火光冲天的南山,心头一紧,自知凶多吉少,严肃道:“我还有其他事要办,你们先走。”

    堂溪曳很少用这种近乎命令式的口气,枫蓝察觉到她内心的不安,道:“我把他们送到安全地带后,就回来接你。”

    “你们快走!”堂溪曳没有接话,催促着枫蓝和小黄蜂离开。

    枫蓝犹如一道闪电般消失在夜空中,它不想知道堂溪曳这么安排的原因,只想用最快的速度护送人类离开南山,再返回这里接她离开。

    小黄蜂奋力震动翅膀追逐枫蓝,不满地嚷嚷道:“枫蓝大人您已经很厉害了,还要这么耍帅,有没有考虑我的感受啊……”

    月光下,杀戮仍在继续。堂溪曳站在山崖上,静静凝视着被鲜血浸泡的南山。凉凉的山风拂过脸庞,她情不自禁地缩了缩身子,竟觉得前所未有的寒冷。

    “修远,来生再见了。”堂溪曳默念。随后跃下山崖,身体却像长了翅膀一样,快速飞向山童。令丘山一战后,她从来没想过徐元义渡给自己的修为还有派上用场的一天。

    所过之处满目疮痍,山体坍塌,原本茂密的山林被横七竖八的尸体遮掩,已看不出本来面目。

    摇摇欲坠的山童勉强抵挡数敌人强劲的攻击,它身后的同伴一个个倒下,所有的抵抗不过是垂死挣扎,结局已见分晓。

    就在此时,局势惊天逆转,山童如战神附体,打得敌方措手不及,溃散后退。即使它大势已去,敌方依然认定它藏有杀手锏,不敢再轻举妄动。

    堂溪曳发现山童的肩膀上有一道人影,便以为它被偷袭了,赶紧掷出手中的长剑,直刺人影。等她看清人影后,脸色煞白,心脏似锣鼓被敲响,发出咚咚的声音。

    “修远,身后有剑。”堂溪曳大惊失色地叫了起来,因为剑的速度太快,无法收回。

    杜修远闻声并不惊慌,挥手拨动琴弦,琴声如黄莺出谷,暗藏一股劲道,撞飞了背后的长剑。

    堂溪曳落在杜修远的身边,见他脸色寡淡无色,不由得眉头紧皱抓住他的胳膊道:“你不能再弹了,快点离开这里!”

    杜修远收琴,站起来,望着满脸焦虑的堂溪曳,柔声道:“你先回去,我来处理剩下的事。”

    “修远,我求你离开。可以吗?”堂溪曳急红了眼睛。

    “我等会就可以带你回去了。”杜修远说完话,就发出剧烈的咳嗽,身体也跟着颤抖,就像风中摇摆的树叶,随时会陨落。

    “修远……”

    杜修远打断堂溪曳的话,握住她的手,笑容满面道:“别怕,有我在呢!”

    “你一定没见过这样惨烈的场面,是我不对,没有早点处理好。”杜修远的手覆上堂溪曳的眼,他的手纤细绵柔,却柔中带刚,有一种抚慰人心的魔力。手心的温度,让堂溪曳的心一下子宁静下来。良久,杜修远才俯身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再睁眼时,我就带你回去!”

    他对堂溪曳施了定声咒,唯有他的声音能解开咒语。他怔怔凝视着堂溪曳,心想,心爱的人儿啊,我真想就这么看你一辈子。

    杜修远的唇犹如蜻蜓点水掠过堂溪曳的额头,依依不舍地转身离去,进入最后的厮杀阶段。当他精疲力竭,砍掉最后一只妖怪的头颅时,漆黑的夜空里闪现了七道人影,正风驰电掣般奔向南山,奔向这里。

    杜修远绝望地摇摇头,失声笑起来。现在他修为耗尽,无异于一个低级修道士,即将陷入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境地。

    他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大声喊叫“小曳,快走!”

    定声咒解开,堂溪曳睁眼的瞬间,杜修远被空中射下的刀剑万箭穿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