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5:10本章字数:3531字

    中午在野外稍事休整,给叶芷青的打击太大。她在溪边洗了把脸,啃了几口随行护卫递过来的干粮,便蔫头耷脑爬上了马车,缩到角落去种蘑菇,绝口不再提“出了伏城县就将我丢下来”这种话了,生怕周鸿想起来将她丢到这荒郊野外。

    她这模样落在周鸿眼中,他唇角一勾,假作不知。

    周鸿出身武将世家,周家镇守东南沿海多年,功勋卓著,又在朝中有不少姻亲故旧,见识过不少被下面人挖空心思孝敬的阵仗,这其中的弯弯绕也知道不少。

    所谓的家世清白的“义女”,谁也知道怎么回事。也许来自烟花柳巷,也许更是贩卖的瘦马,总之是细细调教过的玩意儿。年十五大约是真的,父母双亡却未必。

    向晚,傍河野宿,背靠一处破败的寺庙,破庙旁边竹林浓密,远处青山绿树绵延,这次叶芷青却不似中午失魂落魄,而是主动前去帮忙。

    有护卫拾柴打猎,河边摸鱼,她便上前去加柴添火,还挽起袖子,露出一截白生生的胳膊,站在河边软声娇语:“护卫大哥,给我把刀我来收拾鱼。”

    卫央红着脸站在河水中,几乎有些手足无措,眼睛都不知道要往哪里放:“我……我来做就好。”在她的强烈要求下,到底将鱼跟匕首给了她。

    叶芷青蹲在溪边一块大石头上,将护卫摸上来的鱼开膛破肚,清理内脏鱼线,刮干净鱼鳞,两面侧切斜刀,忙的热火朝天。

    周鸿坐在火堆旁边,问卫队长:“她在做什么?”

    卫队长周浩是周大将军收养的孤儿,与周鸿在营里一起长大,扫一眼远处正忙的热火朝天的叶芷青与卫央,配合默契,他有几分不确定:“似乎……是在收拾鱼?”

    他跟周鸿的想法是一样的,对叶芷青的来历持怀疑态度,拿她当个被鸨母调教的上不了台面的玩意儿,总觉得这类女子学的是吹拉弹唱,媚上讨好的技能,远离厨房。没想到叶芷青拿起匕首收拾鱼的手法娴熟,倒似个常下厨的模样,实在令人费解。

    “咱们过去瞧瞧。”

    卫央是渔家少年,整个村子被倭寇扫荡,他家中亲人无一幸免,只留他一个少年,后来被周大将军带回东南水军营,做了周鸿身边的亲卫,自小学会的本领却并未曾丢,在内陆河里摸鱼比海里更为容易。

    起先他还有些不好意思,目光不敢往叶芷青那白生生的胳膊上瞧,倒好似能烫着他一般。但叶芷青自己毫无所觉,且收拾起鱼来着实利落,跟渔村常做鱼的妇人们也没什么差别,甚至比她们做的还仔细,后来便放松了下来,每摸到一条鱼便欣喜的递给她。

    叶芷青拿起一块鹅卵石,在鱼头上猛敲一记,手段利落,将活鱼敲晕,便开始处理内脏鱼鳞,还夸他那把匕首:“护卫大哥,你这把刀真锋利。”她这具身子十五岁,还是个小姑娘,声音娇软,笑容灿烂,不知不觉间就让人卸下了心防。

    卫央好心解释:“这是防身的匕首,杀过人的。”

    叶芷青原本正在刮鱼鳞,吓的瞬间将匕首丢了出去,差点扎到走过来的周鸿腿上。

    周鸿:“……”一大早抱着他的腿又哭又求,这才过了一个白天就翻脸了?!

    卫央脸色都变了,忙替叶芷青辩解:“少将军,叶姑娘听说这把匕首杀过人,吓着了。”

    周鸿:“你这是想试试匕首能不能杀人,才拿我开刀的吗?”

    叶芷青只觉得一阵反胃,总不能说自己家里蔬菜水果跟生熟肉刀具都是分开的吧?更何况还是人肉,家中食材没有这个选项啊。

    她也知道方才有些矫情,但身在和平年代,杀人都是社会新闻里面才会听闻的,太过惨烈的场景大多还打了马赛克,以防引起心理不适。她能吃得了苦受得了累,但是杀过人的匕首去做鱼,才听见还是有些接受不良。

    “听闻少将军身手过人……”要是躲不开,岂不证明百闻不如一见?

    周鸿听出了她的未尽之意,用四个字概括了她:“牙尖嘴利!”

    周浩跟卫央互视一眼,决定彻底做个聋子,免得搅和进这二人的官司里。

    叶芷青身上衣衫是贺太太置办的,走的是轻薄妖娆风,但被叶芷青大剌剌挽着袖子干粗活,桃红衫子白裙子上面还沾上了不小心溅上来的鱼鳞跟鱼血,生生穿出了厨娘的风范,竟然少了媚俗之气。

    她收拾干净了鱼,跟卫央要了些盐在每条鱼身上都涂抹均匀。卫央瞧的头皮发麻,只觉得她认真专注的模样,倒好似在给这些鱼按摩疏松筋骨。她闷头干,并不多解释。又寻了一大片平整的青石板,两旁用石头支起来,弄的满手泥巴,砌成个露天的石灶,从旁边火堆里抽了几根木柴塞进了石灶,让那火慢慢燃烧,她自己一头扎进林子里去了。

    周鸿总觉得她古里古怪:“卫央你跟过去瞧瞧。”

    卫央一步一蹭的过去,似乎极不愿意单独跟她往林子里钻:“她不会是……不会是……”

    周鸿忽然醒悟过来,她一个女孩子,说不定进林子去方便了。让卫央跟进去,又算怎么回事?

    卫央就站在竹林边缘,既不放心她一个人在林子里,又怕撞上尴尬事,招的才猎了两只山鸡的梁进跟汪宏扬从林子里钻出来之后,对他这造型十分不解:“卫央你这伸长脖子在练什么功呢?”

    他们两人前去河边清洗山鸡,打眼一扫营地里不见了死活要跟着少将军的小姑娘,顿时兴奋了,小声议论:“卫央这小子胆够肥的啊?那小姑娘水灵灵,少将军不待见,他倒打起了主意!”

    “没瞧出来他还是个胆肥的!”

    二人都是野外露营的好手,不过片刻功夫,两只山鸡便被开膛破肚收拾干净了。还未开始料理,叶芷青已经从竹林里钻了出来,却将身上最外面罩的一层纱衣给解了下来,兜着许多零碎东西,到了水边去清洗。

    周鸿的好奇心都被她给逗起来了,朝卫央使眼色,压低声音道:“过去瞧瞧她在弄什么鬼?”

    卫央蹭到叶芷青脚边,低头看时,但见她正在清洗一把紫色的形同笋尖的东西,而她丢在一边的纱衣里还丢着不少蘑菇野葱之类,还有沾满了泥土的块茎植物,也不知道是做什么的。他没有与小姑娘搭讪的经验,红着脸站在那里,瞧一眼周鸿再低头去注视叶芷青的后脑勺。

    叶芷青却好似后脑勺上长着眼睛一般,也不必他开口问,便开心道:“护卫大哥,我方才原本是准备去林子里采点菌子的,没想到还挖到了野姜,这个紫色的是野姜花苞,也可以吃的。”微微侧脸小声道:“那边两位护卫大哥猎了两只山鸡,你们打算怎么吃?要不要尝尝我做的竹筒鸡?正好还有野山菌,配起来应该很美味。”

    她面上带着些乞求之意,一瞬间竟使得卫央不舍得拒绝她的请求,扬声道:“梁哥汪哥,叶姑娘说会做竹筒鸡,你们那两只鸡不如给她来弄?”

    军中之人弄吃食向来简单粗糙,这两人正打算穿了树枝将山鸡架在火上烤,见有人接手,立刻便提了过来,塞到了卫央手里:“你既要,便拿去。”扭头往火堆旁边去了,倒好似蹲在一旁洗菌子的叶芷青不存在一般。

    叶芷青自中午下了马车,就明白了自己目前的境况。真要被周鸿给丢在半路,她连自保之力都无。这会儿是存心要巴结这些人,但也不想太过讨人厌:“他们……是不是讨厌我多事了?”

    她声音有些低落,卫央听的于心不忍,忙忙解释:“没有的事儿,他们巴不得有人做呢。”

    叶芷青提着的一颗心总算放回了胸膛,加快了手底下的动作,又麻烦卫央在洗干净的石板上将鸡肉剁成小块,与野菌子拌好了盐与野姜片,野姜花苞,一起填进砍开冲洗干净的竹节里,封好开口,放在火上去烤。

    周鸿与其余几名护卫就坐在火边看她挽着袖子折腾,梁进与汪宏扬小声嘀咕:“……这丫头不会糟蹋了咱们的晚饭吧?”他们已经下意识做好了啃干粮的准备。

    ——没听说竹子还能做饭的!

    叶芷青听到了他二人的话,也假作未听见,将马车上烧水的壶拿下来,去河里盛了水来,吊在火堆上来烧。周浩已经渴的厉害了,跑去河边喝水,被叶芷青拦住了:“护卫大哥,别喝生水,等会儿水就开了。”

    她不知道的是,马车上的壶是专为少将军周鸿准备的,他们一路之上若能住驿站还有口热水喝,真露宿荒野,多是图方便直接喝生水的。

    “不必了,大热的天喝凉水舒服。”

    叶芷青眉头都打结了:“这河水瞧着清澈,但生水里也许有寄生虫,万一喝了腹痛,路上碰不上大夫,岂不受罪?”

    周浩心里奇怪的直觉越来越浓了,本来是伏城县令送给少将军的一个“小玩意儿”,没想到这“小玩意儿”一本正经站在这里跟他理论不喝生水的重要性,他脑子里终于冒出个不太可能的念头:“难道……你是医女?”现在外面鸨母们调教人的方向都改变了吗?从琴棋书画到医药

    叶芷青摇头:“只是略会一点养生之道。”总不能告诉他,我是营养师吧?

    这时代的人听到“营养师”三个字,还不得当她是神经病来看才怪。

    周浩还要弯腰去喝河水,叶芷青又拦:“护卫大哥既然是跟着少将军上前线的,就理应知道身体康健,才能保家卫国的根本!”

    周浩哭笑不得:“……”我只是喝个水而已,怎么就扯到了保家卫国?!

    不过见叶芷青如此执拗,他到底不好拂了她一片好心,还是等水烧开之后,每人抱着一只竹筒杯,坐在一旁喝着现泡的竹叶茶,等着吃烤鱼,就连周鸿都不例外。

    周鸿马车上原本有茶杯的,但叶芷青胆大,递给他一杯用竹杯泡好的竹叶茶之后,还为他们普及了竹叶茶的好处:“此茶清香透心,气味俱清,清心凉肺,退虚热烦躁,生津止渴,解暑热,用竹杯来喝,别有一番风味,少将军也试试。”

    周浩与梁进交换了个意味深长的神色,见周鸿居然没有拒绝小丫头的好意,接过杯子抿了一口,微微颔首,下巴轻扬:“你的鱼……是不是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