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5:11本章字数:3073字

    周福大半夜被周浩吵醒,听说找药,吓个半死。原本是要过来瞧瞧的,被周浩给拦了下来,大清早打发了来回事的管事们,又听说少将军院里要猪肚,这才忙颠颠跑了过来。

    他来的时候,周鸿正在吃早饭,经过一夜的休养生息,早晨又喝了一碗叶芷青煮的益气温胃汤,胃部也仅仅是有些不适,填下去一碗热热的三七炖鸡蛋,舒服多了。

    “少将军可是哪里不舒服?昨晚大半夜的找药。要是不舒服了可千万别乱吃药,老奴已经派人去请大夫了,一会就过来替少将军瞧瞧。”

    “我已经不要紧了,福叔不必麻烦。”周鸿听他絮叨,觉得简直跟自家亲娘如出一辙。

    周福哪里敢放松,大少爷几年回来一次,生了病他都不给请大夫,这是大管事不想干了?

    叶芷青就站在一旁监视他用餐,见周鸿吃了个四五分饱,便开始收拾:“少将军胃里不舒服,不宜多食。宜少食多餐,若是积了食还会引起胃部不适的。”

    周鸿也是个贵族公子,可是任谁在军营里跟一帮糙汉子生活久了,有时候在海上巡防,或者打起仗来,补给不够,饥一顿饱一顿的,吃饭难道会养成个一定要吃饱的习惯。他昨晚吐的一塌糊涂,将胃里的东西清了个干净,才觉得压了点饥,这丫头就瞪着眼睛不让吃了,真是无法无天!

    “放着!”

    周福在旁惊的瞪大了眼睛,暗想这丫头哪来的胆子,少将军都没吃完,她竟然还敢收盘子,这是不想在周府呆下去了吧?!

    他哪里知道叶芷青倒是想离开周府,去外面闯一闯,要么开个小铺子,或者小饭庄,能够自力更生养活自己就好。反倒是周鸿不肯放人。

    叶芷青与周鸿相处了一路,知道他有时候瞧着是冷了些,不过心肠不坏,也不是动不动就朝着下人抽鞭子的贵公子。相反,因为他多年与倭寇作战,见多了倭寇劫杀渔民的事情,反而对百姓有爱护之心,对人命很是珍惜,根本不怕他。

    “先收起来,过一个时辰再吃。正好福叔请了大夫,若是少将军不放心我,等大夫来了之后,听听大夫怎么说。”

    周鸿被人强撤了饭菜,心里极不痛快,虽然没朝着叶芷青吼,但对着她的眼神却不太友好。

    等到周福请的大夫来了之后,替周鸿把完了脉,下的结论是情志不调,饮食无节制,暴饮暴食,平日过于紧张,休息不足等导致肝气郁结,脾失健运,胃脘失和,继而引发胃部不适,如经常感到上腹部饱胀,不适或疼痛,餐后或饥饿时尤其明显,同时伴有其他不良症状。

    那大夫叮嘱周鸿,切不可再暴饮暴食,少吃甘、厚、肥、腻、辛辣的食物,尽量进食易克化的东西。

    叶芷青就站在大夫身后,花白胡子的老大夫说一句,她点下头表示赞同,得意洋洋瞧着周鸿,仿佛他是个胡闹的病人,不遵医嘱还贪吃。

    等那大夫开了药方,她又将自己昨晚开的益气温胃汤给老大夫看,老大夫道:“府上可是有懂医术的大夫?这药膳开的也不错,倒可多喝几幅长期调养。”

    这下子叶芷青就更得意了,送走了老大夫,她走路都是飘的。

    周鸿扭头就进了书房,将这小丫头得意的眼神关在门外,只是唇角却忍不住翘了起来。

    他在书房里坐了半个时辰,也没人送杯茶进去,半晌终于耐不住寂寞,朝门外喊了一声:“来人啊——”卫央笑嘻嘻进去:“少将军可是有事吩咐?”

    周鸿没好气的骂道:“你是想渴死爷吗?爷都在这书房里坐了这么久了,连杯茶也没有。”

    卫央连连道:“茶早就煮好了,只是叶子说再等等。”他扭身出去,一会端了茶来,放到了桌上。

    周鸿眼睛还粘在书上,余光瞥见茶盏便去端:“到底爷是主子还是叶子是主子?你们一个个的都去听她的调派算了!”揭起茶碗盖子喝了一口,“噗”的喷了出来,差点连茶盏都砸了:“这是什么玩意儿?这是茶吗?”嘴里还有股奇怪的味道。

    卫央挠头:“是茶啊,叶子说这是胃康茶,缓解将军胃病的,说将军最近只能喝这个!”

    周鸿气的恨不得踢他一脚:“爷要的是茶,龙井普洱不拘什么茶,这是什么味儿,你过来闻闻!拿什么鬼东西糊弄我呢?”

    叶芷青做胃康茶的时候,卫央就跟在后面打下手,他又是个认真的性子,忙忙解释:“少将军,叶子说这里面是炒陈皮,制香附,蒲公英,她早饭都没吃,就在做胃康茶,洗干净放在灶边上细细的烘干研磨,弄了一罐子呢,都装起来了,说最近少将军都喝这个茶,连泡多久都交待过了。”

    周鸿听他解释,不知为何,方才冒头的火气竟然又压下去了,只能忍耐的坐下去,再端过茶盏喝一口,再喝几口,竟然觉得有一丝回甘,味道也不奇怪了,喝到胃里还挺舒服。

    快到中午的时候,叶芷青亲自端了煲好的芡实猪肚汤过来,他早晨已经因为胃康茶气过一回,连卫央也不肯站在他这边,只能老实将汤喝了,吃过中饭就要备马出门。

    叶芷青听说他要出门,赶着过来塞给他一个荷包,周鸿心道:来了来了,这丫头果然有后招,竟然也学那些女人们送荷包。才要出口讽刺她几句,她已经道:“这是我跟姚黄姐姐讨来的荷包,里面装的是用干净细帛装好的胃康茶包,少将军去了外面,切记不可喝酒,外面的茶水也别喝了,真要喝茶时,让店里的人泡拿胃茶茶包泡了来喝,只管添水焖泡一会就好,切记切记!”

    周鸿心里浮起一丝异样。

    将军夫人平日也絮叨,他要是回家之时,也必然要跟在后面说几句,吃饭添衣之类的。可他是长子,且家中有不少下人,就算是将军夫人也不可能不顾他的面子,当着下人的面与他因为吃饭穿衣看病喝药之事起争执,大多是请了大夫,吩咐下人熬药给他喝就罢了。至于这药他有没有喝进肚里去,还真不会紧盯着去管。

    叶芷青这样的丫环他就更没见过了。

    像她这种出身,被转手送人之后,难道不应该是赶紧想办法爬上主子的床,最好能够趁着情浓之时生个一儿半女,在府里站稳脚根,以后等娶了主母进来,再讨了主母的欢心,缩在后院里生活下去吗?怎的她似乎对讨男人喜欢一窍不通……对于怎么惹怒他倒是驾轻就熟。

    周鸿都觉得这丫头让人奇怪,但是他也不是寻根究底的性子,最主要的是,叶芷青还没重要到让他觉得需要花时间精力去研究的地步。

    他下午出门,傍晚才回来,不过这次还带了客人回来,好几位贵族公子,一看穿着打扮就知道家世不菲。

    叶芷青是透过走廊树荫瞧见的,她正悄悄坐在树荫后面趁凉,听得一阵说话声由远而近,便将自己的身子更往浓荫后面缩了缩,很快便瞧见了周鸿带着一帮年轻的客人上门了。

    当先打头的一位青年叫他“表弟”,想来是他舅家的表兄弟之类的,后面还有两位称呼“迁客”,叶芷青还在想,“迁客”又是哪一位,周鸿便开了口,她这才明白,感情“迁客”是他另外的名字?后来才知道,那是周鸿的字。

    周鸿,字迁客。

    这几位都是他表兄的朋友,他今日出门便是应了这位表兄的邀约赴宴。唯有最后面跟着的一位倒是穿的不及前面几位华丽,但却有股浓浓的书卷气,斯文儒雅,叶芷青随意扫了两眼,便又闭上了眼睛。

    周鸿这位表兄原本是想请了他吃完晚饭,再去外面画舫喝酒取乐,哪知道周鸿却不肯,只道:“昨儿喝过了头,晚上回去胃疼了半宿,今儿早晨中午还一直喝药呢,我那里还有些从东南带回来的好东西,不如大家一起去瞧瞧。”

    这才说动了众人来家里。

    叶芷青原本想躲在树荫后面偷懒,但是卫央一会就寻摸了过来,嚷嚷开了:“叶子叶子,少将军请了客人回来,你还不快点去煮茶。”

    叶芷青好想一巴掌将他拍过去:“那么多人,我哪里侍候得过来。你快去福叔那里让姚黄姐姐过来,再去厨下寻点心果子。”

    卫央想想也是,转头去寻别的丫环来帮忙。叶芷青认命的回小厨房去,捅开小炉子准备茶水,没多久姚黄就提着点心进来了,她泡好了茶,两人各端了茶水点心往花厅去了。

    花厅里,从人正说笑的热闹,周鸿的表兄指着方才走在最后面的那位年轻男子道:“表弟你是不知道,前儿如果不是世良会水,救了落水的小昭,我可真是要闹出大乱子了!”

    小昭正是他的亲弟弟,年方六岁。

    周鸿赞道:“高兄好身手,真是瞧不大出来。”

    高世良谦逊道:“我家世居南方,从小就在河边长大……”抬头却瞧见叶芷青端着茶从门口进来,顿时面白似鬼,傻呆呆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