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5:11本章字数:3082字

    “高公子倒是位痴情人,只是不知道你口里这位青娘后来怎么样了?”

    高世良眼神沉痛,似跌入了无边的回忆:“家里逼她嫁人,青娘不愿意嫁给别人,跳河殉情了!”他双肩垮了下来,似乎不堪重负一般。

    叶芷青眸中寒光一闪,肚里不知道骂了几千个“王八蛋”,居然还有脸在她面前诉前尘。若她不是阴差阳错附身在杨婉青身上,断然不会知道眼前的男子竟然如些的无耻。

    她声音越发的温柔:“真是可惜了青娘一片痴心。高公子就没有前去求求她的父母,将女儿嫁给你?”

    高世良的声音里含着无边的痛楚:“青娘她……她是个苦命人,她亲娘早逝,继母不慈,当爹的全听继母的,将她当做眼中钉肉中刺。我早就该想到的,她怎么会好心将青娘许配给我!”

    叶芷青暗自猜测,难道这其中另有内情?

    她不是当事人,并不知道这具身体到底都经历了些什么,高世良说的又不尽不实,以她的亲身经历,根本不可信。

    “高公子一表人材,满腹诗书,将来高中状元光宗耀祖,青娘的爹娘怎么这么想不开,不肯将女儿许配给你呢?”她有心想要知道更多的事情,便拐弯抹脚的打听。

    高世良似乎根本不欲再谈此事,只是痴痴的看着她的脸:“姑娘跟青娘真的太像了!见到了姑娘就如同见到了青娘一般。自青娘走后,我时时感觉心里被掏空了一块,天可怜见,竟然让我见到了姑娘!”

    他的眼神炙热而专注,盯的叶芷青极为不舒服,她叹道:“这世上相似的人何其多,高公子只是思念成疾。我虽不是大夫,可也略懂医术,公子若日日瞧着我思念青娘,无异于饮鸩止渴,不但不能缓解你的思念之苦,恐怕还会引来更多的麻烦。”

    “我不在乎!”高世良听得她话里有所松动,大大朝前迈了一步,似乎准备伸出手去握着她的手,但到底又觉得不妥,只痴痴看着她:“若能得姑娘常伴左右,我余生余愿已足!”

    叶芷青心里厌恶的都快吐出来了,只是在不知道真相之前,她不想与高世良起争执,让他知道了自己这具身体就是杨婉青,若是引来了杨家人上门讨人,那可真就是死路一条了。

    其实她有些多虑了,杨开山性格懦弱,大女儿被沉塘之后,他偷偷在背人处哭了一场便作罢,譬如从来就没生过这个女儿一般,一心一计与继室过起了日子。

    因为眼中钉已除,继室心里舒坦了,待他倒体贴了起来,也不会顿不顿拿捏他,日子竟然过的舒服了起来,时间久了就连他都觉得,长女倒是个多余的,家里没有她之后大家都安乐了。

    半个月前正逢元配祭日,继室不肯执妾礼祭拜,他亲自往元配牌位前上了一柱香,祝叨了几句:“……你最是疼青娘,走的时候也放心不下青娘,这次你们母女在地下团聚,想来也开心。”他却不曾想过元配若是有灵,女儿死于非命,不得上来活撕了他,哪里会开心!

    叶芷青对杨家之事一无所知,打心底里厌恶高世良,便直言拒绝:“自从我家少将军救了我之后,我便发誓终身服侍在他身边,永远不会离开他!”

    她话音才落,便听到有人轻笑了一声,探头往茶房外一瞧,却是卫央这个脑残粉笑的就跟个傻瓜一般,还朝她挤眉弄眼。

    “卫央——”

    卫央眼看着她要发怒,立刻撒丫子跑了,连跑边道:“叶子你放心,我是断然不会把你的心里话告诉少将军的!”他老觉得叶子对少将军似乎有些意见,不是那么死心塌地,偏少将军还要将她留在身边,做为贴身护卫,他可一直担着心事。

    现在可好了,原来叶子只是害羞,不好意思说而已。

    叶芷青拒绝了高世良,高世良灰白着脸回花厅去,刘晗也觉得好没意思,表弟这丫环太不知道好歹,一行人没坐多久就回去了。

    周鸿送了客人出门,还没进院子便瞧见卫央笑的贼头贼脑,探头朝着院子里看。他踹了这小子一脚:“看什么呢?”

    卫央笑的就跟二傻子捡到金元宝,别提多高兴了,他凑过来小声向周鸿耳语,周鸿眉毛都挑了起来:“她真这么说的?”

    “属下怎么会骗少将军?!叶子的原话就是这么说的!”他都答应了叶芷青不会告诉周鸿,没想到转头就将她卖了个彻底。

    周鸿也说不上来自己心里怎么想的,听到她拒绝了高世良,还是挺高兴的,又听了卫央转述的话,虽然半信半疑,可是也觉得自己比起高世良来,也算是良配了。不过这个念头才冒起来,又被他自己给按下去了。

    ——他好端端的拿自己跟高世良比什么?

    等到临睡前,叶芷青端了益气温胃汤来,他也不再皱着眉头嫌弃了,痛痛快快一饮而尽,叶芷青还当这汤起效果了,很高兴病人的配合,于是主仆皆欢。

    次日她正在小厨房里为周鸿煮砂仁猪肚汤,姚黄就寻了过来。

    她这两天跟猪肚干上了,让厨房里的人大为不解,报到周福那里,他也不好说什么。反正少将军已经发过话了,叶子姑娘想要什么,他们给准备着就是了,他这个大管家也不好去碍事。

    姚黄来的时候愁绪满怀,见到她就跟见到了救星一般,拉着不放:“叶子,我昨儿听卫央说你会看病?能不能麻烦你去瞧瞧我嫂子?”

    “你嫂子怎么了?”听说她嫂子生了个小胖小子,才出月子没多久,能有什么事儿。

    她红着脸吞吞吐吐:“我昨儿回去跟嫂子聊起来,说你在少将军小厨房给他炖药膳呢,我嫂子才告诉我的,说是……说是她生完了孩子,下面老是不干净。”

    叶芷青还当是什么严重的病症,原来是产后恶露不净,为了保险,她还是跟着姚黄去了一趟。

    姚黄的嫂子也是没办法了,她产后出了月子,丈夫就想求欢,只是下身不干净,滴沥个没完,男人家怎么能触这个霉头,眼瞧着都快两个月了,妇人病又不好意思去外面找男大夫,只能这么干挨着,盼着哪天忽然就干净了。

    她见少将军带来的丫环生的白净漂亮,难得的是说话还温温柔柔的,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便将症状讲了一遍。叶芷青虽然不会把脉,但会调养,她见姚嫂子面色腊黄,只能道:“我回去泡个益母草当归酒,嫂子每日喝两次,看看效果。另外嫂子再喝些补血之物,我给嫂子开个当归黄芪补血茶,嫂子补补气血,试试看。”

    姚黄见她肯开方子,忙拿了粗黄纸来,又寻了只半秃的毛笔,磨了墨让她写。她父母都是周府里颇有体面的管事,主子又不在这里,便咬牙省出来些钱,送了儿子去外面识字。

    叶芷青提笔将当归黄芪补血茶用法用量都写在上面,让他们去外面药铺抓了回来熬制。回来便找卫央要一坛子酒。

    卫央骇然:“叶子你要喝酒啊?我昨儿……我昨儿见到少将军,是将你说过的话告诉他了,可是……少将军当时也没发怒啊,我瞧着他挺高兴的,你怎么还要喝酒啊?!”

    叶芷青没想到还有这一出,恨不得追着他打:“卫央你个混蛋,以后别来找我!”把人打跑之后,才发现忘了要酒了,又扒着小厨房的门喊他:“你给我站住,往哪跑?还不快回来,给寻一坛子酒去!”

    卫央这下子更慌了:“叶子叶子姐,我真不是故意的!”他捂着自己的嘴,怎么也搞不明白怎么一碰上少将军,他这嘴上就没了把门的,恨不得掏心掏肺的对他!

    叶芷青瞪他一眼:“我是要泡药酒,喝什么酒!”

    他这才跑去找酒了。

    益母草当归酒调经活血,袪淤生新,适用于月经不调,产后子宫复位不全,恶露过多。用益母草熟地黄以及当归加酒调制而成。

    叶芷青有事情可做,时间过的很快,等到姚黄的嫂子喝了药酒,恶露终于停止了之后,虞阁老的寿辰也近在眼前了。

    周鸿此次就是专程回来拜寿的,他外祖父虞老大人官居一品,入了内阁,育有三女二子,刘晗刘昭是他大姨母的儿子。

    虞大姐嫁入了刘家,丈夫也是个京官,在户部做个侍郎,为人官声不错。

    将军夫人嫁了个武官,剩下的虞小妹嫁的丈夫外放为官,自己带着儿女回来为老父亲祝寿,只留了丈夫钟延年在任上。

    至于虞家两兄弟,召集也在任上为官,虽然皆派了妻儿回京,但儿女不能团圆,这些日子阁老夫人已经郁郁难解,不思饮食了。

    她见到周鸿的时候问了问他父母近况,便拉着他流下泪来:“你回来为你外祖父祝寿,怎的也没将你母亲跟弟弟妹妹一起带回来?我都有好些年没见过二娘了。”

    两个儿媳妇带着孙儿孙女们回来,她不好说自己思念儿子,可是拉着孙儿孙女的手,眼圈都红了。

    越到寿辰,她反倒越伤心难过,只盼着一家团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