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5:11本章字数:3085字

    叶芷青叹一口气,认命的替她擦眼泪,边擦边哄着她:“乖,她们都走了,没人再欺负你了,再哭下去,红豆糕都要凉透了……”

    也不知道是她的语气淡定温柔,还是始终耐心,并没有嫌弃虞文惠哭的眼泪鼻涕的模样,总算是让她停了下来,只是小姑娘对她的几位堂姐妹可能有心理阴影,抓着她的袖子不放。

    叶芷青只得送她回去,才到了闻香院门口,就见得虞二夫人焦急的在门口张望,看到牵着叶芷青回来的虞文惠,她上前拉了女儿的手,急的眼泪都快下来了:“你去哪里了?怎么也不带个丫环,让母亲好心焦。”

    虞文惠向来胆小,又因为痴肥而自卑,刚回来那日落单,被大房的几位姐妹嘲笑捉弄,从那之后就不肯跟堂姐妹们一起行动玩耍。

    她今日只是悄悄出去园子里透透气,荷包里装了两块糕,才吃了两口就撞上大房的几姐妹,被奚落嘲笑,见到虞二夫人顿时眼圈都红了,扑到她怀里就开始掉眼泪。

    虞二夫人哄了她几句,才道:“你怎么跟叶子姑娘一起过来了?”

    她这几日时常去虞老夫人房里侍候,自然是认得叶芷青的:“多谢叶子姑娘带了惠儿回来。”

    “二夫人不必客气。”

    虞文惠似乎这时候才想起来被自己一路牵回来的叶芷青,擦着眼泪道:“她们又欺负我,是这个姐姐帮我解的围。”

    虞二夫人勉强露出个笑意:“让姑娘见笑了,惠儿她……有些胆小。”

    叶芷青瞧着小姑娘圆胖的大脸,以及哭的红红的眼睛跟鼻头,到底还是多了一句嘴:“二夫人,能不能……让我替五小姐瞧瞧?”

    虞二夫人是知道她的本事的,这几日替虞老夫人做药膳,还陪着老夫人在园子里走动,讲些市井笑话给她听,左不过东巷子里的老太太闹了笑话,西村的老头子出了丑,全是些无伤大雅的故事,还肯听虞老夫人讲年轻时候吃过的苦头,抚育几个孩子时候的小事情,陈芝麻烂谷子她居然也会捧哏,逗引的虞老夫人往下讲,渐渐的老夫人胃口倒开了,还肯跟孙子孙女们一道抹牌赏花了,饮食也趋于正常,她倒比赖嬷嬷还得脸。

    她肯替虞文惠瞧瞧,虞二夫人求之不得。

    “叶子姑娘快请进,进里面说话。”

    叶芷青细细的看过了虞文惠的面目手掌舌苔,这才道:“五小姐是不是特别喜欢吃些甘美肥腻的食物,平时痰多,四肢沉重倦怠,怕热。有时还有胸痞脘闷之症?”

    虞二夫人跟她身边的贴身丫环嬷嬷都惊讶的张大了嘴。

    “姑娘可是神了,我们小姐平时差不多就这样。”

    “惠儿可是有什么毛病?”虞二夫人顿时紧张起来。

    叶芷青道:“五小姐这是痰湿内蕴引起的肥胖,多是由于饮食失调,长期胃口太好,偏食膏梁厚味,甘美甜腻之食,脾运失健,助湿生痰,痰湿流注肌体所致,只要调理得法,其实也能瘦下来的。五小姐现在年纪小,比成年之后减起来要容易许多。若是成年之后再减,则困难加倍。况且如果身体过于肥胖,将来易生重疾,成亲之后于子嗣上也有些不利……”忽想到这时候的规矩,当着未婚小姑娘讲话要含蓄,她便及时住了口。

    虞二夫人爱女心切,况且她个性敦厚温婉,倒也不以为意,只觉得她实话实说反而耿直,不似大姑姐以及虞大夫人等,总是拐着弯的笑话她家女儿痴肥贪吃,她虽不会口出恶言,其实心中着实恼火。

    “那惠儿就麻烦叶子姑娘了。”又推了虞文惠过来向她道谢。

    叶芷青拉着小姑娘肉乎乎的手,笑道:“五小姐想不想变美?”

    虞文惠一双小眯眯眼似乎都亮了:“我……我可以吗?”

    叶芷青点点头:“不过需要五姑娘配合,以后那些大油或者甜腻的东西不可以再吃,行不行?”

    虞文惠恋恋不舍的看一眼她提进来的食盒,最终坚定的点点头:“好!”

    叶芷青顿时笑了起来,打开自己提过来的糯米红豆糕:“这是鲁大娘给老太太做的点心,里面没放猪油,糖也放的极少,味道清淡不怕长肉,五小姐可以吃几块,只是吃了点心,吃的饭要减少一点了。”

    趁着虞文惠吃点心的空档,叶芷青便教虞二夫人身边的嬷嬷认穴道:“先是合谷穴点法四十次,对对虎口往上这里,嬷嬷可有感觉?再来后溪穴也是点法四十次,神门穴点法四十次,肝胆穴掐法四十次……”认完了穴道才向虞二夫人解释:“穴位疗法可以降湿除浊,清热安神,美容减肥等功效,平日饮食再调理一番,五小姐还可以做做运动,过段时间就会渐渐瘦下来。”

    她又为虞文惠开了荷叶山楂消脂减肥茶,以代替平日的茶饮,另开了十好几样药膳方,有山楂酸梅汤,凉拌蔬菜、核桃炒虾仁、各种素炒豆腐类的菜等,连她早晚的饮食都细细的讲给虞二夫人听,还让她弄了根绳子来,让她每日多跳,以最少半个时辰为限,有助于消脂减肥。

    虞二夫人千恩万谢送了她出去,还将为虞文惠打的一套银头面送她,叶芷青再三推辞,拗不过只能收了,这才跟着丫环回去了。

    她最近住在虞老夫人院里,才回去放下东西,房门就被人敲响了,她还当哪个小丫环来找她,随口道:“进来——”却听得一声明显是男子的咳嗽,才觉得这声音尤为熟悉。

    原来是周鸿来瞧虞老夫人,没看到她,便问虞老夫人身边的丫环,那丫环便说她每日总会去园子里走走,或者去厨房看今日采买的食材,或者就留在厨房为老夫人准备药膳,说不得要等会了。

    周鸿便陪着虞老夫人聊天,没过多久,虞家大房的五姐妹过来了,虞老夫人房里顿时就更热闹了。

    虞家大房的长女虞红绫没想到今儿运气好,还能见到周鸿,她昨晚做梦就梦到了周鸿骑马带着她去玩,有力的臂膀紧紧揽着她的纤腰,她在梦里羞红了脸,只觉得怀里揣了十七八只小兔子,一颗心都要从腔子里跳出来,猛的惊醒原来只是做了个梦。

    此刻见到真人,不期然的就想到了昨晚那个梦,顿时面上轻染了一层绯色,却还是上前与周鸿说话,问些周二夫人与周将军的身体状况,周鸿弟弟妹妹的近况,海边风俗趣闻,言谈之间似乎对东南颇为向往。

    周鸿虽然是男子,可他是个敏锐的人,立刻就从虞红绫的话里听出了些别的东西,随意聊了一会便借口要去找叶子拿些胃康茶包,从虞老夫人房里出去了。

    虞老夫人目光在大孙女面上轻轻掠过,见她目光只追随着周鸿出去的身影而不自知,到底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叶芷青见到周鸿,开口便问:“少将军这几日胃里可舒服?可有再喝酒?我做的茶包喝完了吗?”

    周鸿被她唠叨的都快举手投降了:“我这才几日没见,怎么你好像攒了一箩筐的话要问啊?我胃里舒服多了,最近都没再喝酒,茶包早完了,周浩催着我来多拿些回去喝。”

    叶芷青扭头四下瞧瞧,此刻二人站在廊下,斜对面就是虞老夫人的正房,正房门口虽然守着丫环,但他们站的这里却并没有人,她小声问道:“不知道少将军几时离开京城?”

    周鸿深深瞧了她一眼:“你就这么巴不得我离开京城吗?”没良心的丫头,才跟了外祖母些日子,就舍不得离开虞府了?

    没想到叶芷青却苦了脸道:“少将军要是快走,就赶紧跟老夫人禀明,接了我出去吧。虞府就是个华美精致的笼子,再呆下去都要憋死人了。你是不知道,虞大夫人天天跟虞二夫人说酸话,刘夫人来了就对着弟媳妇挑刺,就连大房的五朵金花也逮着小胖妹欺负,我今儿路过园子里的时候,看到她们五个姐妹欺负一个,真是大开了眼界……怎么外表瞧着这府里富丽堂皇,大家都会做些面子活,内里竟然是这样的?”

    “五朵金花?小胖妹?”

    “哦,五朵金花就是大房的五位孙小姐,小胖妹就是二房的五小姐,胖的圆圆呼呼的,挺可爱,性子也和软。我今儿还给她看了看,开了一堆药膳,希望她能尽快瘦下来,省得老被堂姐妹欺负。”

    周鸿顿时失笑:“你不是来替外祖母调理身子的吗?怎么又帮五表妹调理起来了?”

    叶芷青似乎不高兴了:“你是不知道,大房的几位小姐有多刻薄,怎么能那么欺负一个小姑娘呢?”简直是校园霸凌的现场。

    “大表妹没在吗?她也没制止几个妹妹胡闹?”周鸿想起虞红绫那双含羞美目,颇有点不自在。

    叶芷青哪里知道这两人之间的事儿,当即道:“制止个鬼?我过去的时候,看到她站在旁边冷眼看着,既没开口阻止她的几个妹妹欺负小胖妹,也没安慰小胖妹,这分明就是纵容自己妹妹欺负人,我瞧着她当看猴戏呢,瞧的可乐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