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5:11本章字数:3043字

    周鸿还从来没想过,她还会有一副侠义心肠,暗道一声:难得!

    这几日他反复思考一个问题,从高世良的口中听来的话让他起了疑心。两个人都是从伏城出来的,除非是孪生姐妹,否则何至于如此想象?

    这两人之中,总有一个人说了谎。

    周鸿低头去瞧她,阳光打在她面上,能瞧得见她面上一层细茸茸的汗毛,以及细瓷般的肌肤,白玉无暇,却不知她心中做何感想。

    他猜不透,只能旁敲侧击:“姓高的最近又跑来缠了我好几次,晗表兄也做东请了几次客,话里话外都是想要求了你过去。你自己到底怎么想的?”

    其实最近刘晗并未做东请客,高世良倒是递过帖子,他不肯见,姓高的也不能硬闯。

    周浩就提过:“少将军,你说……叶子会不会真的是高世良所说的那位姓杨的姑娘?”她身上并无风尘之气,反倒有种大家闺秀的从容大方,只除了最开始抱着周鸿大腿不松手,此后的行为离着欢场女子差了十万八千里。

    叶芷青似乎对周鸿的怀疑也有所察觉,她道:“我那日当着刘夫人的面说过,不可能跟着高世良的。少将军若是嫌我累赘,只管将我的户籍文书还回来,我自己也能在市井间开个小铺子,糊口是不成问题的。”

    她自己并不知道,提起高世良,她面上表情都变了,带着说不出的厌恶。本来周鸿只是怀疑,但是从她的表情里就能瞧出来,她与高世良决非初见,恐怕二人之间还有些别的纠葛。

    周鸿不期然就想起了高世良说过的话,他说他与青娘私定终身,她早就答应非他不嫁!

    如果叶芷青跟杨婉青真的是同一个人,那么她必然对高世良深有怨恨。反过来说,心中牵念越深,恐怕怨恨也越深。

    周鸿越想心里越不舒服,只恨不得一时三刻就能将叶芷青的过去挖出来,好拿到她面前来求证看看她心中对高世良牵挂几何。

    他自己也说不上来这是什么样的心情,看着叶芷青的眼神逐渐加深,最终也没再问什么,只道:“外祖母说,过两日想要去玉佛寺里祈福,让我到时候随侍在侧,顺便为家里人求个平安符。”

    周家世代将门,战场上刀枪无眼,而京里的玉佛寺最是灵验不过,不少京中官宦之家都喜欢往玉佛寺去祈福。虞老夫人牵挂着未曾回来的儿女,而虞阁老寿辰已过,想来没多久回来的女儿儿媳妇以及孙儿孙女们都要回去了,她心里感伤,便想着去玉佛寺为孩子们祈福,求个平安符。

    对于出门,叶芷青还是很热衷的。她自从进了虞府连二门都没迈出去过,更何况是到街上去。

    “要不……少将军帮我在老夫人面前说说好话,好让她老人家出门的时候将我带上?别的不敢说,老夫人若是在寺里累了,我还可以替她捏捏穴位,松松筋骨呢。”

    虞红绫她们进去之前,虞老夫人正与周鸿提起此事,原本就说要带了叶芷青一同去:“……我现在都有点离不开这个丫头了。真是个可人疼的,不但会调理身子,还会陪我说说话儿。”

    周鸿迟疑了一下,老夫人便打趣道:“放心,外祖母没想着抢了你的丫头,只是你没离开京城之前,就让她先在我身边住一阵子,就当是你在外祖母面前尽孝了!”

    她那日晕倒之前,可是瞧了个清楚,无论她的大女儿如何威逼利诱,叶子可是毫不动摇,就连她这外孙子似乎也不太愿意将人送出去。鲜花嫩柳的年纪,叶子又是个这么善解人意的小丫头,还有一身本事,换了她也觉得送出去可惜了。

    周鸿颇为不好意思:“不瞒外祖母说,叶子的主孙儿还真做不了,恐怕得她自己愿意才行。若是别的,凭是外祖母喜欢,孙儿就算千难万险都要弄了来给外祖母送到手边,可叶子是个大活人,她留在我身边原就是为了报恩,我却不能拿她当礼物一般转送出去。”

    虞老夫人顿时笑了起来:“你就哄我老婆子吧!打量着我年老昏聩,越来越好哄了是吧?不过你这话外祖母爱听,改明儿去寺里,你就跟着外祖母的车队当个带刀护卫,就当孝顺我了。”

    “敢不从命!”周鸿顿时长松了一口气,笑着应了下来。

    却说虞红绫等人在虞老夫人房里听说,过两日可以去玉佛寺玩,顿时兴奋了起来。虞红玉对虞红绫的心思猜了个七七八八,看了一眼虞红绫,便问虞老夫人:“祖母,鸿表哥到时候去不去啊?”

    虞红绫听得妹妹问出这句话,顿时紧张的低下了头,一手把玩着腰间的荷包,竖起耳朵听虞老夫人的回答,直到听到老夫人道:“到时候就让你表哥在车外面做护卫可好?”她总算松了一口气。

    到了出发的日子,虞文惠依旧打定了主意不出门,她这两日在自己房里照着三餐跳绳戏,喝的茶吃的点心乃至饭食,全是照着叶芷青开的单子来的,同时再配合穴位按摩,两天功夫她就觉得自己似乎瘦一点了。

    虽然腿跟胳膊酸疼的都好像不是自己的了,但是因为心里有了盼头,她反而不以为苦,还向虞二夫人道:“娘,等咱们回潞州之后,爹爹要是见到我瘦了很多,不知道会不会吓一大跳?”

    虞二夫人便道:“万一你爹爹误会你到了京里,祖母没给你吃饱饭可怎么好?”

    有了叶芷青的方子,虞文惠受够了堂姐妹的嘲笑,还肯坚持练,她就觉得欣慰很多。

    眼瞧着虞文惠也到了快订亲的年纪了,有不少门当户对的人家挑儿媳妇,看到虞文惠的体型都不愿意了。大家固然喜欢个圆团团会生养的儿媳妇,可是若太胖,有碍容貌,许多人家其实还是不愿意的。

    为此虞二夫人都快愁死了。

    她今日是要陪着婆母去玉佛寺上香的,因此只能叮嘱虞文惠:“你若是不愿意去就算了,左右你那几位堂姐妹们都不是善茬。娘要在你祖母面前服侍,你自己在家里乖一些啊。”

    直等虞文惠应下来,虞二夫人才带着丫环婆子去虞老夫人房里集合。

    虞老夫人准备在玉佛寺住三天,再加点香油钱,听听寺里主持讲经,也好静静心。她最近觉得心中燥热,也不知是天气之故,还是别的原因,总归不舒服的很。

    她要出门,虞家两名妯娌,以及住在阁老府里的钟夫人,还有一帮女孩们儿都要跟着去,因为听说要在山里住三天,这些人带着的丫环婆子便为主子们准备了换的衣物,铺盖,日常用具。

    叶芷青是跟着虞老夫人一起的,她原来还当三日游只要略微准备点换洗衣服就行了,哪知道出得门来,见到长长的车队,顿时傻了眼。

    ——这是在搬家啊?

    除了主子们坐的马车,还有丫环婆子们坐的拉东西的货车,她就想不明白了,怎么去趟近郊,还要带这么多东西?

    不过见到周鸿她又开心了。

    周鸿是候在虞老夫人的马车旁的,而叶芷青此刻正跟赖嬷嬷一左一右搀扶着虞老夫人,请她上马车,恰巧与周鸿对了个照面,她便露出个灿烂的笑容,晃的周鸿差点眼花,暗道:以前还真没发现这丫头有这么热络的性子,难道真是因为在虞府关的太久之故?

    虞老夫人的身后,紧跟着的便是虞家几位孙女坐着的马车。

    虞红绫一抬眼就看到叶芷青正对着周鸿笑的谄媚,顿时觉得碍眼极了,恨不得上前去扒了她的皮。

    前几日她还想着要跟周鸿的丫头打好关系,但是现在看到叶芷青对周鸿笑的样子,她又改了主意,恨不得有机会就将叶芷青赶离周鸿的身边。

    众人都上了马车,车队缓缓而行,虞红绫透过车帘子上的一条缝,恰能瞧见周鸿骑着高头大马前行的模样,似乎任何事情都不能让他动摇。只是很快,虞老夫人的马车帘子掀了起来,露出一张千娇百媚的脸,叶芷青不知道笑着跟周鸿说了句什么,他面上竟然也露出了三分笑意。

    虞红绫只觉得眼里被人生生扎了根刺,恨不得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假装没瞧见这一幕。

    昨儿虞大夫人还跟她提起:“说起来,你两位表兄倒都不错,刘晗家里清贵,你大姑父是进士出身;你二姑父世代武勋,其实家世也不差,况且周鸿年纪轻轻便有军功,倒是比起二世祖的刘晗前途更要好些。只是周鸿是武将,东南沿海历来都不平顺,又要上战场,刀枪无眼……”权衡来去,原本存着的亲上加亲的想法,竟然比较矛盾到底要挑哪个为婿。

    虞红绫就坐在虞大夫人身边,红着脸垂头听着虞大夫人的烦恼,忍了又忍才没将自己的意见说出来:不提两人的家世,单说刘晗与周鸿,前者纨绔子弟,靠着父荫过活;后者年少英武,又有军功在身,到底要选哪个,这还需要犹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