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5:11本章字数:3436字

    吴氏跟陈氏被叶芷青的话给吓到了,在心里认定叶芷青是鬼魅复生,也不管周鸿是何人,见到玉林大师就跟见到救命稻草一般,扑到玉林大师面前求助:“大师大师,她早就死了,她是水鬼!水鬼!怎么可能还活着?”

    周鸿心内极为复杂,既震惊于叶芷青的身份,又对她与高世良曾经私定终身如梗在喉,不能释怀。他也不知道此刻是该庆幸叶芷青大难不死,还是难堪于她与高世良的重逢。

    玉林大师乃是玉佛寺的主持,高僧大德,声名远播,听得吴氏跟陈氏的话,目光在叶芷青眉目间扫过,才道:“这位施主慈眉善目,怎么会是水鬼?想来是两位夫人错想了。”

    他这话等于为叶芷青的身份下了定论,吴氏跟陈氏几乎都不敢相信他的话:“大……大师,她真的是水鬼冤魂前来索命,你怎么能看不出来呢?”

    连玉佛寺的得道高僧都识不破,两人顿时吓的魂飞魄散,拉着各自的女儿就要走:“快走快走,这玉佛寺呆不得了!”

    叶芷青见她们这副狼狈模样,心里一阵畅快,顿时笑出了声:“两位夫人,我不过跟你们开个玩笑,别走啊!咱们还有好些事儿没聊呢。”

    吴氏与刘氏被吓破了胆,连玉林大师让她们“留步”都没能让她们留下来,更何况叶芷青这话,简直就是追魂索命符,只有跑的更快,很快就消失在了众人眼前。

    临走之时,那桃红衫子与橘色衫子的少女还不忘催促高世良:“良表兄,你也快离开,别被她缠上了……”

    高世良紧皱着眉头,却不步跟随她们离开。

    那两名少女,桃花衫子的正是杨开山的继室吴氏生的女儿。当初杨开山元配新丧,而吴氏丈夫醉后跌到河里淹死了,婆家叔伯容不得她,便将新婚才三个月的她作主嫁了出去,这个人便是杨开山。

    吴氏当时身怀有孕近三个月,并未对外宣布,她又是个精明的,知道婆家叔伯这么着急忙慌的要将她嫁出去,就是怕她真要有孕,分薄了自己的家产。

    她便带孕嫁人,进了杨家门半年就生下了女儿杨婉莹,杨开山耳根子软,早被她拿捏在手里,对外只说是早产,对杨婉莹倒比杨婉青还要好。

    不知道的人,还当杨婉青是吴氏带过来的拖油瓶,而杨婉莹才是杨开山的亲生女。

    杨家庄上大部分人都知道此事,还有积年的婆子坐在一起聊天,背底里只耻笑杨开山替人养女儿,却拿自己的女儿当根草。

    “……七活八不活,就没听过六个月也能活的。”

    吴氏生女的时候,可是杨家庄的婆子接生的,出来见到邻居就说起此事:“都说是六个月动了胎气早产,那孩子白白胖胖,头发都快遮住耳朵了,手脚指甲俱全,明明是足月生的,难道我还能瞧错了不成?”

    ——不过是杨开山夫妇给自己寻的遮羞的幌子。

    另外那个橘色衫子的女子乃是杨开山兄长杨开泰的次女,杨婉秋是幺女。杨开泰还有一女杨婉静嫁到了京里,才生了个儿子,陈氏要带着两个女儿进京来瞧外孙子,吴氏便以婶子的身份也带着女儿跟了来,把个十岁的儿子丢给杨开山去照顾。

    陈氏与吴氏打的都是同一个主意,想要将自己的女儿也嫁到京里。杨婉静的丈夫林和是个六品官儿,但是家中嫡支却是二三品大员,所接触的人家非同凡响,若是能有机会参加林家嫡支的家宴,说不定就能攀上好亲事。

    陈氏倒是不太情愿带上吴氏,还是吴氏软硬兼施才说动了陈氏。况且吴氏的借口冠冕堂皇,说是来瞧侄外孙子,竟然教陈氏找不到拒绝的借口。

    他们一走,玉林大师也带着寺里的僧人离开了,只余了周鸿与高世良,还有叶芷青。

    这两人都盯着叶芷青,周鸿严厉,高世良激动,唯独叶芷青意外的平静:“你们看我干嘛?哦哦,我就是被人拉着叫杨婉青,特别不耐烦,就跟她们开了个……小小的玩笑。”她以食指比划着小拇指尖,似乎颇为遗憾:“我哪知道她们反应这么激烈呢?”

    周鸿也不知道自己是哪根筋不对了,明知道她在说谎,凭他的直觉,几乎可以断定叶芷青就是那几名妇人嘴里的杨婉青,但是他还是宁可当她这话是真的。

    “怎么能开这种玩笑呢?真是越来越没分寸了!还不快回去,外祖母一会肯定要找你的。”

    叶芷青心虚的都不敢看他的眼睛了,总觉得一瞬间有种被高鸿看透的错觉。“我这就回去,现在就回去!”

    她简直比家养的猫儿还乖驯!周鸿心里暗叹,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丫头就又要亮出了爪子。

    他从来都以为自己很有决断力,可是现在却因为眼前的这个丫头,他却开始犹豫了。

    叶芷青耷拉着脑袋,跟在周鸿身后回去,却被高世良拦住了两人的去路:“青娘,你一定要听我说!我知道你当日对我有怨言,我不应该……不应该……可是我以为这样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都是我的错,你恨我也罢,怨我也罢,都不要不理我!”

    方才他过来的时候,听到叶芷青在说水下面好冷好黑,要拉着杨婉莹陪她,就能确认她的身份了。

    叶芷青冷笑一声:“高公子,我不太明白你说的话。我都说了那是个玩笑,你怎么还不肯相信呢?”

    “那你是如何……如何知道青娘的死因的?你方才说的难道不是真话?”他脑子里一片混乱,只觉得方才叶芷青说的话太过逼真,分明就是在河里淹死过一回又活过来的模样。

    叶芷青这下捧腹笑了起来:“高公子,你真是糊涂了,难道连自己说过的话都忘记了吗?你不记得自己上次告诉过我,家里人不同意你跟青娘的婚事,她跳河殉情而死?听说水鬼都要生生世世留在河水里的,除非……”她盯着高世良的眼神不怀好意:“除非她能拉个垫背的,自己方能超生解脱!你这么爱她,要不你去陪陪她?”

    她搓搓自己双臂,仿佛冷的厉害:“哎呀,青娘一个人泡在冰冷刺骨的河水里,寂寞又悲凉,多么可怜,你是她的情郎,跳下去陪陪她,难道不应该吗?还是说……你对她的心意根本是假的!”

    高世良被她的话逼的猛然倒退了一步,整张脸都涨的通红。他结结巴巴:“我……我还有老娘要养,我……我若是跳河死了,就是不孝子……”

    叶芷青轻蔑一笑:“是啊,你想当孝子,那以后就别拿着青娘的死来扯幌子骗人扮痴情,要是青娘还活着,说不定嫌你假惺惺,要一口唾沫吐到你脸上去呢,没得让她觉得恶心!”

    她的话就跟锥子一样扎到了高世良的心上,他被叶芷青轻蔑的神色给打败了,眼睁睁看着她跟着周鸿走了,只觉得心里空了一大块。

    周鸿一路无话,背着手在前面悠闲的走着,叶芷青小跑步跟着他。

    两个人往常还有话说,但是今日在周鸿全然的沉默之下,叶芷青只觉得心慌。她方才痛斥高世良倒是畅快了,可是火眼金晴的周鸿在旁边围观。她心里七上八下,考虑周鸿问起杨婉青的事情,她到底是要承认还是要否认。

    她还没想好,就到了虞老夫人住的院子门口,周鸿停下脚步看着她:“你就没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吗?”

    叶芷青茫然的看着他:她自己还一头雾水,连杨婉青之事都搞不明白,又如何开口告诉周鸿?

    周鸿目中厉色涌起:“我看你是习惯性的撒谎,一会装神弄鬼,一会又百般抵赖,你现在告诉我,杨婉青跟你到底是什么关系?”

    叶芷青是个倔脾气,如果周鸿不是用这么严厉的口气问,说不定她还会坦白。但是现在周鸿跟审贼似的,她总觉得周鸿的眼神里含着对她的嫌弃。想想也能说得通,这个年代女子的名节大于天,而一个与男子私定终身的女子,又哪里算是好人家的姑娘呢?恐怕早就被归类于娼妓之流。

    既然周少将军都瞧不起她,她又何必巴巴留在这里讨人嫌呢。她脑子里热血上头,说话都不经过大脑:“我就是杨婉青,跟高世良私定终身。本来我还以为离开伏城就有机会跟他在一起了,没想到户籍文书却被少将军扣下了!他让我受了那么大的罪,我心里不痛快,当然要磨磨他的脾气了,我要让他多求我几回,我就跟他在一起!少将军也看到了,高世良对我痴情不悔,我现在嫁了他,他就得将我一辈子捧在手心里,少将军又何必做那棒打鸳鸯的恶人呢?!”

    周鸿就好似被人打了一闷棍,脸色都变了,脸皮扯下来拧一拧,好像就能拧出二两墨汁子。

    “你……你不知廉耻!既然你这么迫不及待要跟着高世良走,本将军成全你!”他扯着嗓子喊了一声:“卫央,立刻带她回去,收拾东西,让她滚蛋!”

    堂堂周府的大少爷,什么时候被人指着鼻子这样羞辱过?

    周鸿头顶都快冒火了。

    卫央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一脸敬佩的看着叶芷青,大约是没想到她还有能将少将军气成这般模样的能耐,认命的小声催她:“我说姐姐,你惹出了少将军的真火,还不赶紧去收拾东西去?”

    其实叶芷青真没想将周鸿气成这样的。她只是受不了周鸿嫌弃的眼神,跟审贼一般审她的语气。如果是初次见面,周鸿这样看她,对她来说一点感觉都不会有。但是两个人毕竟相处了这么久的时间,她甚至不知不觉间都当周鸿当成了依靠,总觉得不管什么时候,只要看到他的身影,就觉得心安。

    有时候她都要怀疑自己想要离开周府的决心是不是还那么坚定。

    最近她都没再找过自己的户籍文书。

    但是现在,她跟周鸿拧着劲,只觉得肚里一股火呼呼真往上冒,心里不断冷笑:不管我做什么事,你又有何资格轻视我嫌弃我?

    她觉得如果不这样给自己打气,说不定会哭出来——太羞辱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