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5:11本章字数:3148字

    也不知道是不是在虞阁老的寿宴上母子俩的提议都被再次拒绝,周鸿也没有拿出配合的态度,拂了刘夫人的面子,刘晗这几日居然没再送帖子邀请他出去玩。

    周浩一头汗围着周福推磨:“福叔,要不你再想想办法?”

    周福不明所以:“少将军似乎也不太喜欢去应酬,你这么着急忙慌的找帖子干嘛?还专门要刘府表少爷的帖子。”

    周浩总不能把周鸿的感情问题四处宣扬,只能含糊道:“这不是前几日表少爷求少将军一件事嘛,少将军没答应,又怕表少爷心里不高兴,这才差我来问问。”

    周福久在京里,知道京里这些纨绔子弟们最重面子,意气上头为个花魁娘子都肯甩开了膀子干架,更何况是开口求人。“若是不那么难办,少将军怎么就不肯答应了呢?”

    周浩头都大了,总不能说少将军这事儿办的,人也送出去了,还落了个埋怨。要么一早就将人送了,皆大欢喜,要么就坚定的别送,非要跟叶子那倔丫头闹起别扭,将人推到了高世良的怀里,这会儿何苦又来后悔,拿他撒气呢?

    他暗叹一声命苦,以前觉得少将军运筹帷幄,在战场上决断之力极强,是个可靠的上司,现在看来……少年人有了中意的女子,都有些着三不着两。

    刘晗那边没有动静,他只能自己想办法。抱着脑袋在前院里转了三圈,就去书房找周鸿了。

    “少将军,宿城时役爆发之后,圣人必然是要拉着阁老等人议事的。”在周鸿冷冷逼视的眼神里,周浩硬着头皮将后面的话说完:“少将军关心灾民,但是阁老肯定忙着顾不上见您,侍郎大人在户部,消息肯定灵通,不如……少将军去找侍郎大人打听打听?”

    周鸿眼前一亮:“不错不错,还是你脑子灵光。”

    缩在门外面装死的卫央听到这话,傻愣愣张大了嘴巴:这样……也可以?

    周鸿带着周浩与卫央前往侍郎府上,主子心急火燎,俩护卫在后面窃窃私语。

    “凭什么不行?那姓高的小子在侍郎府上住着,少将军只不过需要一个去侍郎府上的借口,咱们做侍卫的就替少将军想个好一点的借口,难道也有错?”

    卫央:“哥你不亏是我们的头儿。”能做到侍卫头子,看来还是需要两把刷子的。

    周鸿到得刘府,门口的小厮往里报进去,刘晗亲迎了出来,还打趣他:“我以为表弟不敢来我家了,你难道不知道可把我母亲得罪死了?”

    “这个……还要请表兄在姨母面前代为周旋,等回头我请你喝酒。”他心里倒是极想张口就问高世良与叶芷青可订了婚期,又怕被刘晗嘲笑,面子上下不来台。

    两个人进了正厅,宾主落座,丫环奉茶,刘晗才问道:“表弟今儿过来,可是有事?”

    周鸿这时候就觉出手里有个机灵的侍卫头子的好处了:“我才从玉佛寺回来,听说宿城时疫,你也知道外祖父忙,估计就算我过去也打听不到什么,这不是来找姨父打听消息嘛。你是不知道,我回京路上路过宿城,差点在宿城打尖吃饭,还是……叶子提醒,这才穿城而过,未曾停留。还派了人去提醒宿城县令,怎么他竟然没当一回事吗?”

    说起这个,周鸿就恼恨不已。宿城县令他倒是没见过,可是能做出拿百姓的性命当蝼蚁的,真应该严惩才对!

    刘晗露出后怕不已的神情:“你可真是幸运,若是留下来住宿吃饭,谁知道会不会染上时疫。”随后他才道:“不过父亲这两日也极忙,连家都没回过,听说是一直住在户部,忙着赈灾之事呢。你想来打听,也打听不到。”

    周鸿面露失望之色:“那算了,反正我也帮不上什么忙,只想知道的更详细些,只求个心安罢了。”似不经意道:“怎么你家里那位恩公不在?”

    “你说的是高世良啊?别提了,前两日他不是去玉佛寺了嘛,还是母亲说的,外祖母要去玉佛寺祈福,会带着你那位叶子姑娘,他不死心就追了过去,哪知道回来就发高热病倒了,满嘴的胡说,这都没明没夜烧了两日了,满嘴的燎炮,今儿才降下来。”刘晗这时候似乎才想起来,周鸿也跟着外祖母去玉佛似了,立刻凑了过来:“表弟你说说,高世良去玉佛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周鸿很想说“不知道”,但是想到已经跟着他的叶芷青,心里就不痛快,便强做出个云淡风轻的样子:“还能有什么啊?小两口闹别扭,叶子……哦不,杨姑娘想磨磨他的性子,大概当初两人之间还有些误会,就拒绝了他。只要她回到高世良身边,不是就好了嘛?”

    叶芷青最擅调理,小毛病靠吃药还不如吃药膳。高世良不过是内郁过盛,恐怕见到心上人这高热就降了下来,往后恩恩爱爱的过下去,他这么巴巴的找借口赶过来,又有什么意思呢?

    周鸿顿觉没趣的很,在刘府一刻也不愿意再多呆,这就要告辞,却被刘晗拽着不肯放:“表弟,这话可是你说的?你是说……你府上那位叶子姑娘当真是杨婉青?杨姑娘其实就是在磨高世良的性子?她心里还是记挂着高世良的?要不你就给个准话儿,她什么时候搬过来?”

    “搬……搬过来?”

    刘晗顿时了然:“哦哦我明白了,人家姑娘面皮薄,再说可能高世良还真有些对不住她,不然这两日怎么一直在念叨,青娘我对不住你之类的话。她若是好面子,等高世良精神好了,我就让人准备轿子接她过来。或者跟高世良商量过之后,先把婚事准备起来?”

    “等等——”周鸿拉住了刘晗:“你方才说……去接叶子?”

    刘晗顿时笑了起来,使劲的拍他的肩膀:“我说表弟啊,这事儿你就不太懂了,两情相悦,就恨不得日夜厮守在一处。杨姑娘虽然在你府上住着,但是恐怕心早就飞到高世良身边了,还不如早早将人接过来呢。”

    周鸿震惊的望着他,但见他的笑脸毫不作伪,顿时脑子里一片混乱。

    她不是说要回到高世良身边去吗?怎么……竟然没在刘府?

    “这事儿……这事儿还得再议。我就那么一说,瞎猜的,做不得数。你还是先别告诉高世良了。”关键时刻,他还能保持几分冷静,知道这中间恐怕出了岔子,叶芷青当真不在侍郎府上,就更不能把此事给坐实了。

    周鸿匆匆来匆匆去了,刘晗还当他真为宿城百姓忧心不已,等送走了他们主仆,还自言自语:“这小子在东南打仗打傻了吧,还真当百姓的命当命了!听到时疫,不在东南都巴巴的跑来打听,还不如及时行乐呢。”

    他这两日奉了刘夫人的命令在府里守着高烧不退的高世良,连出去玩的空都没有,这时候便伸个懒腰,回房去换了身华贵的衣裳,打扮的光鲜亮丽,出门去寻那帮平日的玩伴去了。

    周鸿从刘府大门出来,就一路沉着个脸。

    周浩与卫央在刘府门房候着,还当他进去之后见到了高世良与叶芷青比翼双飞,心情不痛快,都吓的大气不敢出,一路回府,才进了门他就厉声道:“卫央,当日我说让你送叶子离府,你把人送到哪去了?”

    到了这时候,他心中反而希望卫央与叶芷青平日关系要好,不忍见她被驱逐将军府,私下将她安顿到了别的地方,只等着他来讨人呢。

    卫央傻愣愣看着他:“不是……不是少将军说,让叶子离开周府嘛。属下带着她回来,将她的户籍文书还给她之后,她就带着自己的东西离开了。”

    “离开了?”周鸿冷厉的目光逼视着他:“她去了哪里你不知道吗?”

    卫央不明白周鸿何出此言。难道方才他在侍郎府上没见到叶子?

    他心里七上八下,又想了一遍当日的情景,觑着周鸿的神色回禀:“那日……叶子走的时候说要去找高世良。我还留她来着,说跟少将军求求情,让她留下来。她说……她说她也不可能做一辈子丫环,说少将军是个好主子,可她不是个好丫环,然后……她就走了。”

    “你们最后在哪分开的?”

    卫央就更不明白了:“就……就府门口啊。她不让我送,就……自己走了。”

    周鸿太阳穴突突直跳,只觉得大脑冲血,恨不得把卫央骂个狗血淋头:“你是怎么办差的?不是我让你送人,你给我把人送哪去了?就算她要去找高世良,你为何不亲眼看着她到高世良身边?你连她去哪里都不知道,你怎么就确定她一定去了高世良身边?!”

    卫央震惊的看着自家暴怒的主子:“难道叶子她……没去高世良身边?”

    周浩在旁边听了个明白,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笨小子,叶子跟少将军说去找高世良,结果自己跑了。少将军刚从侍郎府回来,肯定是她不在侍郎府,失去了下落,少将军才着急的。”难道主子脸色难看。

    以叶芷青那出众的容貌,又是独身一人,还带着银子,说不定早就被人盯上了。

    他心里也着急起来,忙请示周鸿:“少将军,要不属下现在就带人去把叶子找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