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5:11本章字数:3107字

    黄婆子找来的两名妇人手脚利索,只用了半天的功夫就将里里外外打扫干净了,又跟着叶芷青买了铺盖油盐酱醋米面等物,一样样全背了回来。虎妞这个小管家婆跑前跑后的清点东西,生怕这两妇人手脚不干净,占了便宜。

    等房子收拾整齐,搬进去已经是两天后了,黄婆子把虎妞的卖身契送了来,叶芷青给了也五两银子的卖身钱,黄婆子竟是连抽头也不要了,只道:“你跟着你家姑娘,以后好好过日子吧。”她算是看出来了,叶芷青是个心善的,对虎妞并无嫌弃之意,这孩子总算有好日子过了。

    虎妞将五两银子全塞给黄婆子:“劳烦妈妈将这银子送给我爹,他养我一场,虽不是亲的,可对我却真的不错。”继母好多次饿着她,都是继父偷摸塞吃的给她。

    “你倒是个有情义的。”黄婆子将这五两卖身银子拿回去,悄悄塞了给崔山,只说是虎妞的意思。崔山再三推辞,又问起虎妞的东家,听得是个心善的年轻姑娘,还肯给她吃饱饭买衣穿,眼圈都红了:“我答应过她娘要好好照顾她,这些年让孩子吃苦了。”

    叶芷青有了落脚之地,便先过了几天痛快日子,每日吃了睡睡了吃,将在虞家做丫环时候缺的觉都补了回来,这才带着虎妞上街到处看看,准备做个赚钱的营生。

    她家隔壁住着里正一家,有了虎妞这层关系,黄婆子有意提醒,让她们主仆与里正家打好关系,能省去不少事儿。

    挑了个大晴天,叶芷青带着虎妞备了四色点心,亲自去里正家拜访。

    里正是个四十来岁的紫脸膛汉子,里正娘子三十几岁,肚大如箩,瞧着竟是快生的模样,大着肚子坐在院里树荫下晒太阳,她家大儿媳妇一身红裙,满脸稚气,跟着侍候怀孕的婆婆。

    里正娘子见进来的是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带着个丑丫头,说是隔壁新搬来的邻居,上门拜访,再看到对方手上提着的是永和斋的四色点心,知道这点心不便宜,面上顿时就堆起了笑容。

    “这是怎么说的?姑娘新搬过来,若有人欺负只管告诉良儿他爹。”

    叶芷青等的就是这句话,立刻表示感谢:“多谢杨大娘。我瞧着大娘这是快生了,到时候若有需要,隔着院墙喊一声,我定过来帮忙。”

    杨娘子这新媳妇才娶了不到一个月,好多事儿都不懂,见叶芷青比她大不了多少,搬过来竟然还知道拜访邻居,人情世故上就比自家媳妇要通了一大截,便道:“我家芸娘不大懂事儿,初嫁新妇,这才跟着我学呢,不巧我这就要做月子了,说不定到时候还真要麻烦姑娘了。”

    其实这周围都是老街坊邻居,她娘家人也住在城外五里铺,真要有什么事儿,当天送个信儿就能来,还真用不着叶芷青,这句话就是纯客气了。

    叶芷青跟里正家搭上了关系,过个两三日在街上逛完了,还扯了二尺松江棉布送到里正娘子手上:“那日过来,不知道杨大娘快生了,我自己手脚笨,针线上不大通,只是瞧着这松江棉布又细又软,想来给小婴儿做里衣正好,索性送过来让大娘自己下剪子裁。”

    里正娘子笑的跟朵花似的:“我瞧着你心灵手巧,怎么竟不大会做针线?”

    叶芷青顿时面露尴尬:“大娘可看错了,我就是个笨人,自己的衣裳尚且不大会做,小婴孩的就更不会了。裁坏了岂不可惜了这棉布。”

    杨娘子收了她送来的棉布,晚上还跟里正嘀咕:“我瞧着这叶姑娘年纪轻轻竟不大会女红,难道是大户人家出身?”她这几日在心里倒是将叶芷青的来历猜测了一番,只是京城天子脚下,什么奇怪的事儿没有,里正虽是小民百姓,经见的却也不少,当下道:“你可别管人家的闲事,不管她是什么来历,只要她安安份份在这里住着,对咱们家客气着,能庇护就庇护一二吧。”

    一个单身女子,只身在外面生活,不管境遇如何,总归有许多迫不得已之处。

    还真是让里正给说中了。叶芷青在这里住了半个月不到,就让本地的一个泼皮盯上了。那泼皮年近二十六七岁了还未成家,整日在外面胡混,家里只有个瞎眼的老娘,饥一顿饱一顿的过着。

    叶芷青出入带着丫环,只是她生的太过美貌,又是个生面孔,很快周围邻居瞧见了便会议论几句,传到泼皮刘嵩耳朵里,倒引起了他的兴趣,跟他瞎眼的老娘吹嘘:“娘,你且等着,待儿子给你娶个漂亮儿媳妇回来。”

    他瞎眼的老娘对儿子在外面的事情早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反正也管不着,只是听他这话,竟然是要去祸害哪家的姑娘,顿时急了:“你若是敢欺负人家姑娘,就别回来了!”

    女子名节大如天,真要是坏了人家姑娘名节,那不是要逼出人命嘛。

    刘嵩满不在乎:“不欺负我怎么能娶回来呢。”他倒是很有自知之明,知道好人家的姑娘是瞧不上他的,便打定了主意要使坏。

    次日他便带着俩小混混在叶芷青家巷子口蹲守了一整天,结果她不曾出门,再蹲一日,果然见着了叶芷青带着虎妞出门,远远见得主仆二人走来,他已是呆住了,等到人走的近了,刘嵩顿时连大气都不敢出了。

    直等到人过去了,两小跟班就差流口水了:“嵩哥,嫂子真漂亮!”

    刘嵩只觉是心烦意乱,各人踹了一脚,径自回家,家里瞎眼的老娘正在院里坐着,窗户上破了好几处,好在是夏天,风灌进去只觉得凉爽,冬天却还是要买纸糊起来的。进得房里,家徒四壁,床上堆着个乌漆抹黑的破被子,脏的看不出本来的颜色,她那样玉一般的人儿……能睡在这么腌臜的地方?

    他扯过被子闷头睡,只觉得心里痒痒的厉害,越想越睡不着。虽然只打了个照面,可是惊鸿一瞥,却足以在他心里掀起惊涛骇浪,就好像明知道那是不属于自己的绝世宝贝,可是人的贪念总是无法控制,他以为自己瞧的不甚清楚,可是躲在床上闭上眼睛,脑子里却清晰的浮现出她的身影,眉毛鼻子嘴巴,无一不好,细腰削肩,身上素净的蓝衫子更衬的肌肤莹润,他怕是从来都没见过这么通透的颜色。

    瞎眼老娘在外面听着房里没了动静,还当他总算消停了。

    此日天亮,刘嵩鬼使神差一般又走到了叶芷青家巷子口,痴痴守在那里,眼睛只盯着她家门口看。这次是虎妞出门,提着个篮子去买早点。叶芷青很想尝尝本地人的早点,虎妞便自告奋勇要去跑腿。

    自从跟了叶芷青,虎妞整日抢着干活,家里的事儿恨不得不让叶芷青沾手,她完全包办才好。叶芷青见她小小年纪,手脚却勤快的很,天色发白就爬起来扫院子,进厨房烧洗脸水,准备早饭,等她起床再进来侍候她。

    叶芷青都快被这丫头折腾的没了脾气,她不太习惯使唤人,可放在虎妞身上,不使唤她就不开心,好像生怕叶芷青抛弃了她似的。

    极度缺乏安全感的人才会拼命讨好别人。

    叶芷青小时候也有过这种经历,叶妈妈重男轻女,对女儿从来没有好脸色,从小就开始使唤她干活。反倒是叶爸爸对她还稍微好一点。她十来岁的时候,也特别想要母爱,极力的讨好叶妈妈,功课拨尖,回家就抢着做家务,每日瞧着叶妈妈的脸色过活,只盼着她能对自己笑一笑,至少也得一句肯定或者夸赞。

    但是……从来没有。

    留给她的只有毫无缘由的耳光与咒骂。

    后来生了弟弟,叶芷青在家里的位置就更是变得可有可无了,她要读书,回来还要看孩子,做饭。叶妈妈每天巴不得她放学回家。她前脚进门,叶妈妈把儿子塞到女儿怀里,后脚就上了麻将场。

    叶芷青后来就死了讨好叶妈妈这条心,一门心思想着早点工作赚钱,离开家。

    她看虎妞窥视她的眼神,心里不免泛酸,便使唤她跑腿,还肯多付两文赏钱给她。虎妞第一次得着赏钱,虽然只有两文,还是激动的摩挲了好久。

    她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过属于自己的钱。

    卖身银子是当初就计划好了的,送给崔山算是报答他的养育之恩,此后大约只能桥哪桥路归路了,在她继母的手里,顶好她不要回去,不然生怕她占便宜。

    她小心翼翼的将两文钱收到自己腰间的荷包里,叶芷青便夸她:“虎妞这么乖巧懂事,会做这么多活计,我可真是赚到了。”

    虎妞便咧嘴笑,极为开心。

    叶芷青仿佛看到了少年时代的自己,有种补偿的满足。

    虎妞去买早点,叶芷青才梳洗完毕,便有人敲门,她前去开门,门外站着个年轻男人,穿着身半新不旧的褂子,直愣愣看着她。

    “请问找哪位?”

    叶芷青对这人全无印象,实在不记得哪里见过这个人。

    刘嵩愣了一会儿,只觉得将这张脸整个都印到了脑子里,这才慌乱道:“走的口渴了,讨碗水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