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5:12本章字数:3102字

    叶芷青带着虎妞将附近都走遍了,最后还是决定开一家小吃店,先维持生计,走一步看一步。

    她将这一片要转让的铺面都看了一大圈,算算自己手头的银子,京中不易居,买个店铺就别想了,租个店铺小吃店还是能开起来的。

    虎妞也怕自家姑娘坐吃山空,好不容易跟了个好主子,才过了没多久舒坦日子,她还想长长久久的跟着叶芷青过下去呢。因此开铺子的事情,她竟然比叶芷青还要积极。

    叶芷青花了半个月看铺面,总算是瞧中了一家临街的铺子,原来是做胡饼生意的,店门口支起案子烤炉,新出炉的胡饼上面粘满了芝麻,咬一口喷香有嚼劲,价格还公道,路过的人们都喜欢买几个带回家。

    只是店主年纪大了,儿子又有了出息,这间铺子就想赁出去赚点房费,碰上叶芷青主仆,觉得她面善,也没狠要价,每个月一千文,说好了先交半年的房租,还找了中人来做保。

    叶芷青去签租房契书的那个早晨,天蓝的透明,虎妞特别高兴:“姑娘,今儿是个好天气,定然顺顺利利的。”

    主仆俩才出了大门,就碰上刘嵩。最近她们在这一片出入的久了,渐渐也听说了刘嵩的事情,知道他是个痞子,便不想得罪他。不过刘嵩每次见面,并没什么过头的举动,她们也只避让着些不招惹就罢了。

    往常刘嵩与她们迎面撞上,都不说话的,哪知道今日撞上,却拦住了她二人,开口便道:“叶姑娘,我有件东西要送给你。”

    叶芷青朝后退一步,心里敲起了警钟:“无功不受禄,你我并不熟识,还是免了。”

    刘嵩从怀里掏出一块美玉,执意要往她手里塞,叶芷青正在推辞之时,斜刺里冲出来一队差役,就要将二人绑了去,虎妞急了,挡在叶芷青面前:“不关我家姑娘的事!”

    那队差役身边还跟着位年轻公子,他到得近前,鄙视的冷笑一声:“若是不关你家小姐的事情,他偷了东西,为何巴巴的要跑来送给你家姑娘?分明是早就有了首尾。”

    领头的差役大手一挥:“绑回去,过堂再说!”虎妞拦着不肯,叶芷青在她耳边低语:“你去求杨大叔,让他为我去堂上作证,我与这人根本不认识。”

    她其实心里也有些发慌,听说这个时代的衙门有理没理,先打一顿板子再说,虽然心里对那位年轻公子极恼,但也知道根结就在这年轻男子身上,冷静道:“公子此言有误,若是有了首尾,他送东西几时不能送,非要大天白日将我拦在大街上强送?我虽不知道他这美玉从何而来,可是与他的穿着不符,难道我就是贪财的傻子不成?不若等到了堂上,大老爷审起案子,请了我周围的邻居来作证,看我与他有无来往。”

    这人既然是街上的混子,叶芷青就没对刘嵩的人品抱多大的希望,指望他给自己作证清脱清白。

    刘嵩被抓住之后,面如死灰,一直低垂着头不说话,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衙差押着二人去了京兆衙门,不多时连同秦宝路二都押解到堂上开审。那年轻男子在堂上得了个座儿,陪同他的却是跟着京兆府尹从后堂走出来的另外一名年轻男子,金冠紫服,颇为贵气,就连府尹也称他为殿下,显然与这报案的年轻男子极熟,落座之后还打了个招呼。

    叶芷青跪在堂下,京兆府尹审问刘嵩为何要偷盗他人财物,他答:“只要小人家贫,订了门亲事,想着不能委屈了未过门的媳妇,这才做下了这桩事。”

    府尹又问:“你未过门的媳妇就是堂下所跪之人?”

    刘嵩垂头答:“大老爷明鉴,正是她。”

    府尹道:“你可有话说?”

    叶芷青不慌不忙道:“禀大老爷,民女有几句话想问问他,还请大老爷允准。”

    坐在一旁听审的两名年轻男子互相交换个眼色,还当这女子要哭着控诉未婚夫,哪知道她只是道:“你既然说我与你订亲,我想问你,可知道我的名字?”

    刘嵩眼神慌乱,不敢与她对视:“女儿家名字岂能随便讲给外人听。”

    “你可敢写下来?”

    刘嵩抵赖:“我不识字。”

    原来他自那日存心要做下一桩大事,便带着秦宝路二日夜踩点,叶芷青看铺面的这些日子,逮着机会进了客栈行窃,竟然偷了这年轻男子的一箱珠宝。

    其实这男子带着大批财物,住店之后护卫日夜巡守,只是刘嵩他们自以为做的隐秘,哪知道早被人家识破,卖个破绽给他,他三人才能成事。等到他带着偷来的东西回去分赃之后,失主才带着衙差跟护卫后脚赶到。

    刘嵩得了大批财物,想着这下不愁婚事,得意忘形之际,从偷来的珠宝里挑了一块美玉,跑去送给叶芷青。他怕贸然闯进叶家吓着了叶芷青,这才有当街送玉之事。

    叶芷青更不着急了:“我并不在意名字被别人知道,你既不愿意说,我也不勉强你。”就在刘嵩悄悄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她又道:“你说我与你订亲,那你可知道我家中双亲可安好,籍贯在哪里,来京是做什么的?又是跟何人入京?订亲的媒人又是哪位?”

    她早就想好了,周鸿虽然赶了她走,但是沾上官司,真脱不了罪也只能让人往周府送个信了。至不济还有虞老夫人呢。

    刘嵩这下更是傻了眼。着急忙慌他去哪里现编个媒人出来?

    他只知道姑娘漂亮,只身在此间落脚,至于是投亲还是寻人,一概不知。姓叶也只是打听来的,其余事关叶芷青的,根本无从打探。

    “你与我……你与我订的是娃娃亲,此番来京就是与我成亲的!”他咬死了与叶芷青订了亲,反正他跑不脱了,不趁机咬死了她,坏了她的名节,让她不得不成为名义上他的未婚妻,倘若他坐了牢,他的瞎眼老娘又由谁来照顾?

    那金冠紫服的却是淮阳王萧烨,他从藩地来京为圣人祝寿,托明州的好友郭嘉搜罗些精美奇巧之物给送过来,因时间赶的急,他先回京,东西随后而至。

    郭嘉乃是明州郭氏的后人,家中做着海船陆运的生意,搜罗些奇巧之物不在话下。

    两人早在见叶芷青上堂之后胸有成竹的样子,就啧啧称奇。谁家小娘子被这种事情牵连过堂,只怕名节不保,宁可一头撞死恐怕也不敢见官,哪知道这女子竟然不怕。

    过堂之后,不必府尹再审,她几句话就将刘嵩逼的露出了马脚,什么订亲之类的都是胡话。大约这小子当真瞧上了人家姑娘,不过看来姑娘并没瞧上他。

    叶芷青朝着府尹磕了个头:“大人明鉴,我与此人并不认识,只是在街上打过照面,至于他姓甚名谁当真不知。至于订亲就更是无稽之谈了,他既不知我的名字,更不知我从何而来,连我的籍贯都不知道,又何来的订亲之说。大人若是不信,可召里长来问,我与他家毗邻而居,相处和睦,有无与这人来往,一问便知。”

    正在此时,虎妞带着里长赶了过来,由里长作证,她与刘嵩在来此之前根本不认识,而且平日从无往来,叶芷青的罪名很快洗脱,府尹下令放人,便有衙差过来松绑。

    虎妞上前去扶了她起身,叶芷青朝府尹大人行礼之后,跟着里长一起走了。

    萧烨与郭嘉见她走路腰杆挺的笔直,显然来京兆衙门一趟,对她并未造成什么实质的伤害,她似乎根本不在意,就更是好奇了:“这女子不错啊。”

    郭嘉对萧烨知之甚深,凤子龙孙,也没希望坐上大宝,所以别的地方就不太收敛,府里姬妾美人不少,正妃侧妃的位子也满了,看到美人还是有点走不动道。

    “王爷这是?”

    萧烨笑了起来:“你没觉得这女子很特别吗?”

    他府里那些美人美则美矣,但是时间久了总觉得乏味,倒都跟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似的,出尽手段想将他留在身边,见到他就跟见到块香糕似的。

    方才京兆府尹称他殿下,但是姓叶的女子离开之时却连头都未回,当真是有趣。

    失物已经找到,府尹正要结案,外面却闹哄哄的吵了起来,秦婆子哭着冲了进来,被差衙拦在门口,朝着里面大喊:“嵩儿,你娘死了!你娘被搜东西的人打死了……”

    刘嵩本来正跪着,听到这噩耗,猛的站了起来,双目圆睁:“你说什么?”

    “你娘被人打死了!”

    萧烨与郭嘉互相交换个眼色,跟着去抓刘嵩的是郭嘉的人,但是往刘家搜赃物的却是淮阳王府的人。王府的人在封地向来跋扈惯了,在京中也不会收敛,更何况刘嵩这是偷盗王府献寿的礼品,这些人只有一个念头:打死活该!

    他们闯进去的时候,刘嵩的瞎眼老娘正在院子里晒太阳,听得这么多人的脚步声,多问了几句,被个王府的下人一把推开,若是健全之人,自然晓得避开危险,但是刘婆子瞧不见,朝后倒去,正正撞上院里一截枯树桩,从背后被戳了个肠穿肚烂,当场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