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5:12本章字数:3052字

    淮阳王府里,最不缺的就是美人,而淮阳王往府里添个美人,就跟加件新袍子般寻常。

    叶芷青被萧烨带进淮阳王府,在王府里是半天没惊起波澜,王妃派人赏了她两匹锦缎一套头面,算是略尽主母之责。

    虎妞傻呼呼在她们暂住的秋澜院里里外外转了一圈,高兴的向叶芷青夸:“姑娘,王府里跟咱们百姓家里果然不一样,到处都好看的紧!”她腹中没有那么多华美的词语,想了半天只有两字形容:好看!

    雕栏画栋,亭台楼阁,终年有人养护,放在后世定然是收费的景点,但在这里却是镶金嵌宝的金丝笼。叶芷青很不想承认自己金丝雀的地位,自欺欺人的向拨到这院里来侍候的大丫环冬宝询问:“王爷说请了我来给王妃调理身子,我平白得了王妃的赏赐,不知道几时能见到王妃?”

    冬宝只觉得好笑,她装的还真像。

    “王妃岂能是姑娘说见就见的?恐怕要等到姑娘的喜日子,才能向王爷跟王妃敬杯茶了。不过姑娘别着急,王爷早说了,要给姑娘摆酒的,只是先接回来让姑娘习惯习惯王府的生活。”

    叶芷青:“……”习惯你妹!

    虎妞觉得这话不太对味,好言好语道:“姐姐,你说什么我不明白,什么喜日子?等替王妃调养完了身子,我家姑娘还要回家去呢。”她虽然把叶芷青的贵重东西带过来了,可那是因为考虑到家里没人,万一进去了将姑娘值钱的东西连锅端了,可不是准备搬到淮阳王府来安家落户的。

    冬宝还真没想到这主仆俩瞧着外表傻,难不成是真傻?

    “你们以前……没听过淮阳王殿下的大名?”

    叶芷青摇头:“我以前不在京里,最近几个月才来的,没听过京里都有哪些殿下。还请冬宝姑娘示下。”

    虎妞更是被继母给挫磨的整日在家里干活受气,哪有空去理会凤子龙孙们到底有多少个。

    冬宝被淮阳王点名过来照顾叶芷青,还带了俩小丫环,加上叶芷青带来的丫环,正好凑成了四个贴身丫环,也算是王府里姬妾的通用配置。她本来是淮阳王身边的人,还侍候过他那么两回,只是没福气有孕,也没明公正道的跟王妃敬过茶,因此就还算是大丫环。万没料到被淮阳王给派来侍候新人,心里别提多难受了。

    不过在淮阳王府,每年进府的新人不知道有多少,但是最后能够长久的留住淮阳王心的,还真没几个。王妃对淮阳王在外面的风流事早就不闻不问了,真将人抬进府里来,她也一视同仁的赏赐些衣料首饰,平日只专心教养自己生的一儿一女,没想到进京之后的次日又查出有孕,这可是喜事,她就更是专心养胎了,哪管淮阳王晚间宿在哪里。

    淮阳王在外面混闹惯了,但是在王府里对王妃还是给几分面子的,嫡庶他分的很清楚,正室是用来敬重的,替他打理后院,姬妾通房却是留着取悦他的,半点不耽误他及时行乐。

    冬宝踌躇再三,还是往王妃身边去禀报叶芷青主仆的话,倒将正在养胎中的淮阳王妃给说愣了:“你说是……王爷这次抬进来的新人,竟然是个医女?她口口声声说自己是殿下请来为我调理身子的?”

    “奴婢起先也不信,可是问起她们主仆,竟然不知殿下封号,也不知道是殿下从哪里带回来的。”

    淮阳王妃顿时觉得此事有点荒谬了:“难不成殿下这是……骗来的?”怎么想也不可能,这世上女子多趋炎附势,谁不想过富贵日子?

    “你明儿把人带过来给我瞧瞧。”淮阳王妃还是有点不相信。

    叶芷青本来只是想着女子皆妒,淮阳王轻易将她带进府里,只要她想方设法见过了淮阳王妃,再向她表明自己不愿意为妾的打算,说不定能从王妃这里逃得一线生机。

    她若是想做妾,趁着周鸿还未成亲,及早的笼络住了他的心,将来的日子也差不到哪里去。可是现代观念太过深入人心,她是做不来与她人分享丈夫的事情,哪怕发现自己心里有了一丝牵动之意,也尽早理智的掐灭感情的萌芽。

    次日,冬宝带了她前去见淮阳王妃,叶芷青向淮阳王妃行过礼之后,抬头与王妃直视,却发现她皮肤苍白,面色无光,尤其是孕期不易敷粉,就能明显了。她的眼外眦现状充血,睑结膜色泽无华,这是贫血的症状,尤其她还怀着孩子,心里已经在考虑她的症状该如何调养。

    淮阳王妃打量了一眼面前的女孩子,发现她年纪尚小,可是目光清正内敛,温慧有礼,倒与淮阳王从外面带回来能歌善舞妖妖娆娆的女子大不相同,不由大是惊讶,难道还真是如她自己所说,淮阳王是以替她调养身子为借口,将人骗回王府的?

    “听说你是殿下请回来替我调养身子的,你可有瞧出什么?”

    叶芷青还不能确定淮阳王妃是哪种症状的贫血,当下恭敬道:“民女已经瞧过了王妃的面色,还想瞧瞧王妃的掌心才能确诊。”

    王妃身边的嬷嬷喝道:“大胆!你是什么人,王妃千金贵体,也是你能近得了身的?”那嬷嬷是王妃的陪房,多少年都不忿淮阳王在女色上头的荒唐,对王府后院这些女人从来没有好脸色,反而是淮阳王妃对别的女人并不太在意,或者是在意的,但是从来也不曾表现出来。

    叶芷青并未被这嬷嬷吓退,她缓缓道:“嬷嬷岂不知,望闻问切。我虽不会切脉,但替人调养,却也要对症才行。观面色手诊,虽不能确诊,也能瞧个大概。王妃千金贵体,医人看病却也与寻常百姓无异。”

    淮阳王妃轻笑:“小姑娘说的倒是,你过来吧。”她招招手,让叶芷青过去,将右手掌心朝上,让她去瞧。那嬷嬷在旁边如临大敌,倒好似叶芷青要借机行刺似的。

    叶芷青走近了低头去瞧淮阳王妃的手掌心,但见她掌心色白,手掌皮肤皱纹处淡白无关,眼区与肾区颜色偏白,青筋浮现。肝区则有淡青之色,郁结不散,确是贫血的症状。

    她开口试探道:“王妃可是偶感呼吸急促,心跳加快,食欲不振,腹泻等感觉?”

    淮阳王妃顿时惊讶了起来:“这真的能看出来?”叶芷青点头,她这才道:“我原想着一点小毛病不要紧,并不曾召大夫来看过,没想到倒让你看出来了。小姑娘倒有几分本事。”

    叶芷青为的就是让淮阳王妃对她关注起来,要是有好感就更好了:“王妃有所不知,本来民女都已经看好了铺面,准备开个铺子的,可是殿下请民女前来为王妃调养身子,民女便想着等王妃身子舒服了,民女就要回去开铺子了。到时候王妃若是有暇,也可来光顾。”

    王妃身边的嬷嬷冷哼一声:“王妃何等身份,如何会往那不干净的地界去。”

    叶芷青似乎才想起来身份上的悬殊,羞愧的脸都要红了:“是民女莽撞了,请王妃恕罪。”

    淮阳王妃倒不以为意,这次开口就郑重了几分:“你既然瞧得出我的症状,可知如何调理?”

    叶芷青替她开了个益气养血参须蒸乌鸡的方子,又教那嬷嬷按手上的脾胃穴,肾穴,神门穴各十五次;让淮阳王妃脱了袜子,取足窍阴穴,用指甲垂直轻轻掐按穴位,边按边道:“足窍阴穴对头痛,心烦,肋痛,咳逆不得息,手足烦热等症皆有特效。又可治脑贫血,咽喉肿痛,失眠多梦,肘不可举,卒聋不闻人声等病症。嬷嬷每日在王妃身边侍候,除了让王妃多食些瘦肉,奶制口,豆类,大米,绿叶蔬菜,肝血之物,一定要忌辛辣生冷之物,各样饮食要合理多样化,万不可偏食……”

    嬷嬷虽然对淮王阳府后院的妇人们没有好脸色,但是叶芷青说起来头头是道,连王妃身上的小毛病都一眼瞧出来了,态度便略略有些软化,跟着她识了两遍穴位,又将她在饮食上叮嘱的都一一记下了,这才说冬宝将人送走。

    “没想到殿下还真的替王妃寻了个医女回来。”嬷嬷此刻才露出了笑意。

    淮阳王妃顿时笑了起来:“嬷嬷看错了,这并非殿下替我寻的调养身子的医女,府里就有专职的大夫,又何必从外面巴巴的寻个人回来。这分明是殿下瞧中的人,只是瞧着这姑娘作派,恐怕还是良家女子,这才找了个借口罢了。”

    嬷嬷面色顿时一变:“都是狐媚子,没一个好东西!”

    淮阳王妃摇头:“嬷嬷又错了,这次可是殿下看走了眼,襄王有梦,神女无心了。这小姑娘聪慧的很,恐怕早就看出来殿下之意,却非要找借口见我,大约是试探下我的态度,又向我表明她要回市井去开铺子过活,并不贪恋王府的富贵。而且她确实有真本事,讲的症状都对。只可惜了……殿下的事情我可是从来做不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