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5:12本章字数:4467字

    萧烨心里痒痒的厉害,他很想现在就将人捉到怀里来,解尽衣衫,只是有失风雅。

    “你说自己不会把脉,焉知不是骗本王的!”

    “殿下当初可是说过的,请了民女过来是为王妃调养的。殿下可曾想过,也许我只擅长妇人科呢,别的根本没学过,又如何帮殿下把脉?”

    萧烨暗恨自己当初的借口太烂,竟然被这丫头记在心上,拿来堵他的嘴。

    “好好好!算你记性好。本王可是听说,你前几日已经去替王妃瞧过了,还开了方子。难道不见效?怎么不见王妃再召你?”

    淮阳王妃唯夫命是从,叶芷青去过的当日,她便请了萧烨吃晚饭。席间当笑话一样讲给淮阳王听,末了还道:“殿下到底从哪里挖出来的姑娘,生的倒是钟灵毓秀,只是……似乎没想过留在殿下身边啊。要不要将人叫过来,我替殿下开导开导?”

    淮阳王在女色上头本来就对王妃有所亏欠,纵然王妃从来不拈酸吃醋,可是比起府里这帮女人,王妃却是独得他的敬重。夫妻二人有时候也会拿别的姬妾开开玩笑,都是无伤大雅之事。淮阳王也从来不放在心上。

    他笑道:“新买的小猫小狗还有几天不认主的呢,总要调教一番。这种事情还是本王亲自来做才有乐趣。等她学乖了,本王就让她过来给王妃敬茶,如何?”

    淮阳王妃斜睨他一眼:“那丫头遇上殿下,也不知道是劫数,还是幸事!”

    萧烨大笑:“当然是幸事了,若无本王出现,她还在穷巷陋室里过活呢,难道王府的生活还能亏待了她不成?”

    王府的生活如何,淮阳王妃心中自有定论,却不好拿出来与丈夫争论,当下笑笑不语。

    叶芷青在秋澜院候了好几日,都没等到淮阳王妃,再听淮阳王提起来,面色都变了:“难道是王妃……吃不惯我开的方子?”

    淮阳王心道:王妃也不是随便什么人开的方子都会吃的。这丫头到底年纪小,心里想些什么,面上总能露出端倪。她自以为做的天衣无缝,却不知道王妃根本不是那等吃干醋的女子,转头就将她卖了。

    “这就要问王妃了,你自己难道就没想过,也许是方子开错了呢。”

    “怎么会?”事涉糊口的本事,叶芷青倒还是有几分自信,并且淮阳王妃贫血的症状太过明显,打眼一瞧就能诊出来:“难道……王妃又有了别的症状?”

    还真别说,此事让她给猜中了。

    淮阳王妃上一胎乃是儿子,因为大夫诊出来是个男胎,她心里高兴,就连淮阳王也喜形于色,每日滋补之物吃了不少,倒有些补过了,等到生的时候胎儿太大,险险要了她半条命去。这次怀孕之后反而走了极端,不敢多吃,生怕再遭一回罪。

    她跟随淮阳王长途回京,本来就是旅途劳顿,回到京里又不曾好好补养,倒弄的贫血了。本来她除了贫血,再没别的症状,但是叶芷青诊过的次日起来,竟然开始了晨吐,闻到饭味儿就犯恶心,简直到了吃什么吐什么的地步,就连喝两口清水也要吐一口半出来。

    这几日请了宫里擅妇人科的御医前来,开了方子熬了保胎药喝下去,也未见缓解。

    不过淮阳王府每年总要添三五个小孩,除了王妃的一儿一女,侧妃姬妾们都育有子嗣,孕后吐成王妃这样儿的,也不是没有,对于淮阳王来说,也不是什么需要烦心的大事,听一耳朵就完事了。妇人怀孕,总有不舒服的时候,这时候只管请大夫就是了,他过去了也无济于事。

    更何况,这些妇人一生幸福要仰赖于他,每每孕吐额头青筋暴出,泪涕交加,深觉丑鄙,恨不得躲起来,哪敢让萧烨看见。他竟是看着府里孩子出生,竟不知妇人怀孕之苦。

    淮阳王妃身子不适,这几日都是闭门不出,除了请大夫过去,就连淮阳王都不肯见。

    “这个……本王如何会知?只是听说她孕吐,妇人怀孕不都是这样吗?御医都来瞧过了,想来并无大碍。”

    叶芷青极度无语:“殿下,难道王妃怀的不是你的骨肉?”在萧烨变色之后,她又道:“妇人怀孕产子,历经千辛万苦,等于在鬼门关里走了一遭。做丈夫的难道不应该多多关心吗?”真是个老婆怀着孕就跑出来撩妹的渣男!

    萧烨觉得自己也很无奈:“府里的女人们怀孕之后,都怕自己不美,污了本王的眼,难道本王还能强硬的闯进去不成?”有那胎位正怀的顺利的,他过去略坐一坐,陪着吃顿饭,女人都感动不已,这府里还真没有敢腆着大肚子不施脂粉还搁他这儿撒娇的女人,就怕让他厌烦失了宠。

    ——感情你渣还有理了?!

    叶芷青在心里朝着萧烨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表面上倒还是很恭敬的:“既然王妃不想见殿下,不如殿下派民女去瞧瞧王妃?”她现在急切的想要离开淮阳王府,深感再跟这个渣男呆下去,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儿。

    萧烨见她主动请缨,想起王妃那番话,也觉得好笑。瞧她眼珠子乱转,也许心里正在想着要拉王妃做同盟,若是让她知道了王妃根本不可能成为她的援手,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失望?

    “既然如此,那你就替本王跑一趟,去瞧瞧王妃。”

    叶芷青领命,才要跟着冬宝过去,萧烨又叫住了她:“等下——你是瞧不上本王让人送来的衣物首饰?穿的这般寒酸,还当王府里就穷成了这般模样呢。要见王妃怎么也要打扮一下,你不嫌丢脸,本王还怕你过去碰到御医丢了本王的脸!”

    拜托殿下,我丢的是我的脸,与你又有何关系!

    叶芷青在心里小声反驳,但看淮阳王一副“你不打扮就别想出这个门去见王妃”的架势,只能回房去换衣服。

    冬宝将淮阳王最近下赐的新衣都翻了出来,叶芷青挑了一套月白色的裙子穿了起来。那面料瞧着极素,但是穿在身上走动起来,倒好似披了月色霜华在身,面料里竟然掺着银丝,有种流光溢彩的华美,再配上珍珠发钗,唇不点而朱,眉不画而翠,就连冬宝都瞧直了眼,更别说虎妞了。

    “姑娘……”

    叶芷青低头看到裙子若隐若现的华美之色,又有点后悔。她本来就瞧中了这个颜色素净,在一大堆鲜嫩艳丽的衣裙里独独挑中了这件,哪知道这件却是低调的奢华,尤其淮阳王的审美偏于富丽堂皇,就连所有的首饰都过于华丽,与她的审美实在不符。

    “要不……还是换回我原来的衣服吧。”

    冬宝将她往外推:“姑娘,这件最适合不过了。”她心里泛着酸,将叶芷青推出房门,正撞上萧烨惊艳的目光,半晌才道:“看来当初将这件赏给你,真是本王做的最正确的一件事了。”

    叶芷青:“……”听起来这件衣裙似乎还有点来历。

    在萧烨灼灼而视的目光之下,叶芷青很快自己再站下去,衣服上都要被他的目光烧出洞来,向他匆匆辞别,反而是她拉着冬宝往王妃居住的正院而去。

    淮阳王妃身边的高嬷嬷听到院门口小丫头来报,说是冬宝陪着叶姑娘来探望王妃,顿时没好气道:“让她滚!有空多讨好王爷便罢了,跑到王妃这里来献什么媚?”又隔着屏风问:“王妃,可好些了?”

    “怎么我听着外面来人了?”

    淮阳王妃抱着肚子,痛苦得很。她这几日起先是晨吐,吐了没两日便开始上吐下泻。御医是过来几趟,可是晨吐她还好说,腹泻倒说不出口了,急的高嬷嬷团团转,开过的方子不但没见效,今日反而又添了新的症候,下腹隐隐坠疼,淮阳王急的都快上火了。

    “王妃,是殿下新抬进府里的叶姑娘,在外面求见。王妃都不舒服成这样了,奴婢让小丫环遣了她回去。”

    “等一下,让她进来。”淮阳王妃也是没法子了,那日叶芷青开的方子她虽没用,但还留着。御医来的时候也给他瞧过,说是方子很是对症,并无虎狼之药,倒可一用。

    既然御医都说好,想来她还是有几分真本事的。

    她还让冬宝套虎妞的话,听说了叶芷青救杨娘子难产之事,听说当时孩子一只脚都伸出产门了,竟然教她给一针扎的缩了回去,一副药下去胎位正了,倒顺顺利利的生产了。

    妇人孕中多思,尤其淮阳王妃上次产子吃足了苦头,怀孕虽然是喜事,也心有余悸,冬宝来禀报此事的时候,她是当笑话讲给王妃听的,只当虎妞胡吹大气,为自家主子抬轿子。却不曾想过,被王妃记在了心里。

    她这几日心里越来越害怕,今日腹疼就更是没底了,生怕小产,此刻也顾不得了。让人去请叶芷青进来:“她既有几分把握,就让她进来替我瞧瞧。”

    叶芷青此刻正站在正院门口跟小丫环理论:“是殿下遣了我过来瞧瞧王妃的。既未见过王妃,我回去如何回话啊?劳烦姐姐通融通融,再向里通报一声。”

    那小丫环是高嬷嬷一手调教的,对待王府后院的女人们与高嬷嬷的态度如出一辙:“都说了不见,你又何必在此啰嗦?”

    正相持不下,又有大丫环素馨过来请叶芷青:“叶姑娘,王妃说了让你快些进来,她有些不适,劳姑娘给瞧瞧。”

    叶芷青进了正室,又被素馨引到了卧房,但见淮阳王妃惨白着脸色倚在被垛上,一手捂着腹部,有气无力的样子瞧着就不大好。

    她先是细细瞧过了淮阳王妃的面色,又拉过她的手瞧了瞧,问道:“王妃可是上吐下泻,还有点腹疼?”

    淮阳王妃捂着小腹的手一紧,生怕听到不好的话。她虽有一子一女,但也稍嫌单薄,一直想要再生个儿子,此次要是真小产了,谁知道往后还有没有机会再怀孕。上次生了长子就有四五年未怀孕了,这次的孩子 完全是个意外,连她都没想到。确诊的时候还亲自往佛前磕了头的。

    “叶姑娘可有法子?”

    叶芷青道:“王妃这是脾肾阳虚的症状。脾胃极虚,则胞胎无力,必有崩坠之虞。况且又上吐下泻,则脾与胃之气,因吐泻而愈虚。胞胎疼痛而到底未曾下坠,是因为肾气之故。胞胎系于肾而连于心。此次救脾胃而不及,更宜补心肾之火,使其生土,则两相接续而保胎。宜健脾温肾安胎,待民女开个援土固胎汤试试。”

    高嬷嬷在旁听的一脑门子问号,都快被她这番话给绕晕了,结果最后她却来了一句试试,顿时不高兴了:“王妃是你拿来试试的?你就明白说吧,到底能不能治?”

    叶芷青比她还无奈,这位老太太活生生就是现代医院参加医闹的家属,对大夫不信任不说,还爱抓话柄:“嬷嬷,就算是御医瞧病,恐怕也不敢拍着胸脯说肯定能够看好的,能有七八成治好的希望,都不敢把话说死了。我说试试也并非全无把握。嬷嬷若是觉得我不行,不如……您老来?”

    你行你上,也别在旁边瞎逼逼啊!

    高嬷嬷被她这话给堵的一张老脸都没地儿搁了,她要是能治好王妃,哪里会让王妃受这几日的苦?

    叶芷青接过丫环拿过来的纸笔,低头替淮阳王妃了援土固胎汤:人参一两、白术二两土炒、山药一两炒制、肉桂二钱去粗研细、附子五分制、续断三钱、杜仲三钱炒黑、山萸肉一两蒸去核、枸杞三钱、菟丝子三钱酒炒、砂仁三粒炒研、炙草一钱。

    素馨接过她开的药方,高嬷嬷还从旁觑了一眼,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字儿写的那么难看,谁知道这方子有没有用。”

    叶芷青都不知道跟这老太太怎么解释了。她如果看过现代医院大夫们的天书,恐怕都要觉得这些人全是江湖骗子画的鬼画符了,竟然让人都瞧不懂。

    淮阳王妃早等不得了,立刻催促丫环:“快去抓药。”

    王府里就有药房,这些药都齐备,很快便抓好了药,熬好了端了来,淮阳王妃也顾不得烫口,热热的喝了一碗下去,抱着肚子静静踡着,过得两刻钟之后,也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汤药当真起效,竟然觉得下腹的疼痛轻了许多。

    “好像……肚子没那么疼了。”

    叶芷青也松了一口气:“看来是药起效了,王妃放松心情,很快就会好的。母体身心愉悦,胎儿也会有感知的。”她的声音轻柔,似乎有稳定人心的力量,倒让淮阳王妃渐渐放松了下来,抱着肚子倚靠在被垛之上,渐渐有了困意,不知不觉间就睡了过去。

    她这几日被孕吐以及下泻给折腾的脱水乏力,原本身体就算不上好,到了此刻当真是疲乏到了极致,上吐下泻连带着腹疼一旦停止,困意便涌了上来,抵挡不住。

    高嬷嬷不合眼的侍候在王妃身边多日,只盼着她能尽快好起来。没想到叶芷青一碗汤药下去,竟然让王妃睡着了,当下喜的直念佛:“菩萨保佑!”

    叶芷青玩笑:“高嬷嬷合该来拜我,可是我医好了王妃,不是菩萨!”换来她一记眼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