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5:12本章字数:3022字

    淮阳王没想到,自己只是派叶芷青前去瞧瞧淮阳王妃,她却一去不复返。

    他派身边的贴身太监去瞧瞧,小太监黄兴麻利跑到王妃住的主院去打听,才到了院门口就被满脸喜色的高嬷嬷给拦住了。

    “你往哪窜呢?明知道王妃在安胎,也敢胡乱冲进来!”

    高嬷嬷压低了嗓子说话,还真让黄兴不习惯。

    他陪着笑脸道:“嬷嬷说哪里话,这不是秋澜院的叶姑娘来向王妃请安嘛,殿下在秋澜院久候不归,这才派了小的来跑一趟。王妃怎么样了?怎的不见叶姑娘回去?”

    淮阳王妃喝了叶芷青的药,意外的竟然不但止住了腹疼腹泻,居然睡着了,着实让高嬷嬷喜出望外。她嘴里虽然没有夸叶芷青,可是心里的想法却是:这一个竟然与后院那帮娇艳贱货不一样!

    叶芷青若是知道高嬷嬷的想法与后世的网络流行风不谋而合,恐怕要笑出声来。

    但事实真就如高嬷嬷所想,叶芷青不但有两下子,而且使出了浑身解数往王妃身上巴,似乎……真的对淮阳王不太有想法。

    她也想过,说不定这一个更有野心,想对王妃取而代之。但转而再想,那是不可能的。皇室的儿媳妇又不是民间娶继室,就算是淮阳王妃真有个不好,也轮不到姓叶的做继室。

    因此她现在才觉得叶芷青稍微有那么一点顺眼,当然前提还是她对王妃有用的情况之下。不然按着高嬷嬷的一贯思维,凡是接近淮阳王的都是些给她家王妃添堵的贱货。

    黄兴来催人,高嬷嬷却舍不得放,她拉了黄兴在一旁道:“要不你去跟殿下说一声,叶姑娘先在主院留几天,王妃这几日是真的身上有些不好,若不留下她,我怕到时候有个万一。”她将王妃身上症状有多不好讲一遍,黄兴也做不了主:“要不……小的这就跑一趟,跟殿下说一声,让殿下决断就是。”

    淮阳王当初请叶芷青来王府,原本就是居心叵测,可真没想过让她来给淮阳王妃调养身子的,但是事实却是叶芷青当真开始替王妃调养身子了。

    淮阳王妃一觉睡醒,不但肚子不疼了,还觉得有点饿,吃了两口粥以后,神奇的竟然没再吐。她是个分得出轻重缓急的人,当下就派人去请淮阳王。

    等淮阳王过来了,便向他请罪:“妾这次身子真是不舒服,昨儿喝了叶姑娘的一碗汤药,竟然舒服许多。太医有时候也不甚方便,能不能请殿下允准,将叶姑娘留在妾身边,待妾身子舒爽之后,再让她回秋澜院?”

    淮阳王:“……”带美人回家之前,他真没想过,最大的情敌会是自己的王妃。

    叶芷青如愿的在淮阳王妃院子里住了下来,每日都守在她身边,做些汤药饮食为她调理。还见到了淮阳王妃的一双儿女。

    她性子和善,跟小孩子也能玩到一起,没过两日就跟王府小世子小郡主混熟了,还陪着他们做风筝等物。

    淮阳王妃有了身子之后,原本答应孩子们回京之后,等圣上万寿节过了,要带他们去京郊王府别院住一段日子,哪知道自己意外诊出身孕,不但不能照顾孩子们,自己都吐的死去活来。

    叶芷青住进她的院子里之后,她的症状有所减轻,由她陪着儿女在院子里玩耍,讲故事,孩子们时不时就爆发出笑声,就连高嬷嬷在旁边偷听了片刻,回来也讲给她听:“叶姑娘真真会哄孩子,她讲一个石头缝里蹦出来的猴子大闹天宫,闹的玉帝爷爷也拿它没办法,不得已许了个官儿给它做。他却闯进王母娘娘的桃园里胡乱糟蹋,造孽哟!”

    素馨更是以照顾小世子跟小郡主的名义寸步不离的守在叶芷青身边。

    高嬷嬷起先让她跟紧了叶芷青,就怕姓叶的小姑娘存了坏心思,对小世子跟小郡主不利。没想到叶芷青不但会调理身子,讲故事更是一把好手,素馨寸步不离的跟了两天,就连睡觉也恨不得跟叶芷青在一个屋,好先听听这只无法无天的猴子后来如何了。

    淮阳王妃笑道:“怎么我听着叶姑娘这个故事倒是讲的颇有章法?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样人家里养出来的,倒是个好性子的,还满脑子古灵精怪的故事。”谁能想到九重天上的玉帝爷爷也会被只猴头给闹的烦恼不已呢。

    她敢讲这么大胆的故事,可见也是有些气性的。

    淮阳王妃高兴完了,又开始犯愁。

    她对于自己的丈夫还是比较了解的,萧烨出身高,虽然是皇帝的侄儿,可是比亲生的也不差着什么,甚至在圣人面前耍赖比皇子们还更得利。因为他摆明了态度就是以享乐为主,又不似皇子们会对太子有威胁,圣人也要考虑朝堂平衡,对自己的亲生儿子们好起来也有所顾忌,反而对侄子可以无所顾忌的宠爱。

    萧烨因此养成了个无法无天的性子,想要什么就要得到。如此一想,倒跟叶芷青故事里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石猴儿似的,不管不顾的往前闯。

    淮阳王妃向来拿丈夫当不懂事的孩子,但是叶芷青的性子她约莫也了解了一些,总觉是她不是那等逆来顺受的脾气。能够想到求到她门下来,不能不说这小姑娘极为聪慧。

    她叹口气,吩咐高嬷嬷:“派个人去把叶姑娘讲的石猴的故事讲给殿下听。”

    高嬷嬷也不知道王妃在烦恼什么。她与王府后院那群女人也向来不远不近,既不惩罚她们也不搭理她们,只初一十五检阅一番,若碰上献媚讨好的,也挡回去。

    “石猴的故事别人都没听全,只素馨听的最全,还是由她去跟殿下讲吧。”

    自叶芷青讲故事,小世子跟小郡主身边侍候的人,以及主院里有些丫环婆子们都听过,但是大家都有事要做,总不能整天跟在她后面听故事,因此竟没有没听全的,私下求了素馨讲给她们听。

    素馨因为叶芷青的一个故事,在主院里都快成红人了,每日下值回房,被小丫环们端了洗脚水来侍候着,揉肩捏腿端茶的,就盼着她把今儿听到的章回再讲一遍。

    一个故事,叶芷青讲一遍,她竟然重复了有七八遍之多,当真是滚瓜烂熟。

    淮阳王把美人儿拱手送给了王妃,自己出门去寻堂兄弟们喝酒取乐,闹腾了几日,还有皇子问他:“堂兄,你不是说最近要娶个美人儿回家,还要摆酒庆贺吗?怎的没了动静,是不是美人儿瞧不上你啊?”

    这本是玩笑话,但却勾出了淮阳王的郁闷:“别提了,美人儿我倒是哄到府里去了,可是让你嫂子给讨走了。”

    淮阳王妃的贤惠人尽皆知,问这话的皇子都觉得不可思议:“堂嫂也不是拈酸吃醋的人啊,堂兄你骗谁呢?”

    淮阳王后悔的肠子都青了,那日就不应该答应叶芷青去看王妃的请求,不然早都将人拆吃入腹了,何至于懊悔到今日。

    “还真没骗你们,你嫂子身子不适,她会调理,就被你嫂子借过去调理身子去了,待你嫂子身子好些了,我就将人讨出来给你们敬酒,也好让你们开开眼。”

    美人儿于他,当真就是府里的奇珍异宝一般,是可以召出来给兄弟们瞧瞧的。

    众人嘻嘻哈哈,对他新相中的美人儿就更期待了。

    淮阳王本来还想夸夸叶芷青聪明的,她竟然将许多字都简化了,瞧着写起来倒是方便了,这可不是一般的聪慧。

    但是想了想,还是忍住了。座中都是大儒教导过的弟子,并非每个人都似他一般无法无天,若是让人多嘴传到了圣人耳朵里,又要数落他胡闹,别的尚且罢了,却连祖宗传来下的字都要胡乱篡改,这可就是找打了。

    结果他灌了一肚子酒,回府之后就被王妃派来的素馨给震住了。

    素馨侍候着他换衣服醒酒,这才为他讲了个故事。

    “王妃派了奴婢过来,要让殿下讲个故事。”淮阳王哪耐烦听什么故事,可是接下来素馨的话又让他端正了态度:“这个故事是叶姑娘讲给小世子跟小郡主听的,王妃觉得能逗殿下一乐,才派了奴婢来讲。”

    于是接下来的一个时辰之内,本来是预备往后院里寻个美人好好放松放松的淮阳王萧烨,愣是灌了几杯茶醒酒,顺便听了个闻所未闻的故事。

    而且,故事里无法无天的石猴还真是……合他的胃口!

    素馨起先要讲的时候,见淮阳王还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生怕讲到一半被轰出去,哪知道讲了半盏茶功夫,原来歪着身子的淮阳王竟然坐直了身子,认真听了起来,她紧张的手心都要出汗了,磕巴了两下,到底还是讲的顺溜了。

    多亏了这些日子给那些小丫环们讲,不然她今儿可要在淮阳王面前丢丑了。

      她讲的口干舌燥,萧烨却听的精神大振,再次确定了一件事情:他真是捡到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