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七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5:12本章字数:3034字

    叶芷青在淮阳王妃的院子里住下来之后,就连虎妞也跟着搬了过来,背着人悄悄讲起来,这丫头总算开窍了:“姑娘,多亏你会调养身子,被王妃要了来。不然……被淮阳王盯上可怎么办呢?”

    “难道你以为现在就安全了?”叶芷青头疼的看着这个头脑简单的丫环:“这些日子我跟主院里的丫环们聊天,似乎……淮阳王妃对淮阳王的话言听计从,根本不可能因吃醋的念头私自将我放了。”

    她一开始确实是这么打算的,只是真等实施起来才发现有难度。淮阳王妃就是个夫奴,若不是自己身子着实不适,又怎么会跟淮阳王讨了她过来呢。

    不过虎妞倒让她刮目相看了:“你不觉得淮阳王府富贵,咱们留在王府里也能过上好日子吗?”怎么小丫头好似对她很是担心。

    虎妞一直傻不愣登,没想到这次倒明白:“姑娘没听素馨姐姐说啊,淮阳王这次回京,除王妃之外就带了好几个女人,听说他封地的王府后院里都塞满了女人,没名没份的都能拉好几车,姑娘有本事生的又好,做什么也不能做小老婆!王爷的小老婆听着老听,姑娘可千万被淮阳王给骗了,他要是赶明儿喜欢上了别人,姑娘可怎么办呢?”

    市井巷子里也不乏做人妾室的姑娘,有与虎妞同龄的隔壁胡同的小姑娘,十五岁上给京里一位贵人府上的二管事做了妾室,没半年就被送了回来,不但没有名份,还失了清清白白的身子,家里人也不敢上门去理论。

    平民百姓连高门贵仆都是惹不起的,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找了个年纪大的鳏夫将女儿嫁了,小姐妹进门就当了后娘,丈夫前妻留下的孩子跟她年纪也差不了多少。

    早知道,还不如当初就嫁了巷子口的年轻后生,至少年龄相当,那后生家底子是比不上高门管事,可有手艺又勤快,过日子是不愁的。

    虎妞总觉得自家姑娘倒好似书里走出来的一样,对许多事情不甚明白,她生怕叶芷青走了弯路,竟然将这事讲给她听。

    叶芷青哭笑不得:“你这丫头想到哪里去了。王府是富丽堂皇,可不是咱们的家。等我们想办法出去之后,赚些钱买个大院子,咱们也过过好日子。”

    她的话让虎妞高兴的差点哭出来,还小小道:“不瞒姑娘说,自从来到王府,我就没敢睡过一个好觉。走到哪都低着头,就怕冲撞了人,到了王妃的院子里,更是连头都不敢抬。”

    淮阳王爱美人,王妃身边侍候的除了高嬷嬷,也清一色是容色出众的妙龄丫环,虎妞这张脸拉出来,不必旁人说她也觉得自卑。

      叶芷青安慰她:“乖,王府里的丫环要靠脸吃饭,咱家虎妞靠力气吃饭,咱不靠脸啊!”本来想说虎妞靠才华吃饭的,可是想想……这小丫头的一点智商全用在干活上面了。

    叶芷青的一本西游记讲了过半,王妃的身子骨就好起来了,气色渐转红润,精神头也有了,还暗示她:是时候搬回秋澜院了。

    她不知道的是,这几日素馨天天往淮阳王的书房里跑,过去给他讲石猴的故事。淮阳王恨不得去王妃院子里逮人,可是又觉得自己显的过于急色,只能忍着。

    淮阳王妃每次听着素馨回来向她禀报淮阳王的态度,就心里有数了。她对丈夫在这方面毫无节制力的事情见过太多,并不想挡了淮阳王的道。

    这日清早,叶芷青起床去正房里侍候,亲眼见着淮阳王妃喝完了药,正准备退下去的时候,淮阳王妃发话了:“叶姑娘,当初是我跟王爷开口求了你过来帮我调理的,这几日我觉得自己身子轻快了许多,不如你还是回去秋澜院住着吧,若是我不舒服了,会让高嬷嬷去叫你的。”

    主人家都发话了,叶芷青也没道理厚着脸皮继续住在主院了。她收了王妃的赏赐,带着虎妞跟自己的细软回了秋澜院。

    她们主仆去主院,冬宝既然已经拨给了叶芷青,就只能守着秋澜院过活了。见她们回来,立刻亲热的迎了上来:“姑娘总算是回来了,这些日子在主院也累了,不如我让小丫头子们抬了热水来,姑娘好生泡个澡歇一歇,今晚殿下前面有客。”

    叶芷青听话听音,立刻就明白了她这是明示,今晚淮阳王不会过来了。她心里愁绪难解,总觉得转了一圈又回到了原点,根本没有想出解决的办法。想要混出淮阳王府也没那么容易,有好几次她都试过想要摸清淮阳王府的格局,可是王府占地面积太大,她才出了主院就被高嬷嬷派出去的小丫头子给拦住了。

    小丫头们抬了热水来,叶芷青舒舒服服洗了个热水澡,才开始吃晚饭,就听得丝竹之声。她的院子离前院近,当初是淮阳王指定的地方,就为着自己过来方便。

    当初看上秋澜院的女人不是没有,求到淮阳王面前的都被他给挡了回来,没想到最后却被个不知来历的丫头给占了。

    这些日子后院的女人也有往主院去向王妃请安的,听说王妃身边替她调理身子的就是淮阳王新抬进府里的人,不知道她向投了多少眼刀子,阴阳怪气的话也说过几回。不过叶芷青本来就无意与这些女人争风吃醋,倒表现的很淡然,让淮阳王妃高看了她一眼。

    “冬宝,外面吵的我也睡不着,不如我们出去走走?”

    她带着叶芷青出了秋澜院,看看各处亮起的灯火:“姑娘,后面有个荷园,不如咱们去看看荷花?”

    叶芷青现在一门心思想弄明白王府格局,也不管那荷园在哪里,跟着冬宝就过去了。她才洗过了澡,头发松松挽就,只用了一只珠钗,自那日穿了淮阳王赏的衣服去王妃那儿,家里带来的旧衣就全被冬宝处理掉了。无奈,今晚她穿的是一件银红色的衫子,下面是月白色裙子,脚上是软底绣花鞋。

    冬宝在前面提着灯笼,一路此着她看王府的景致,其实夜色里各处的景致也瞧的不甚清楚,毕竟这个时代的照明有限。

    叶芷青只管四处看着,暗自在心里算着王府的格局,时不时指着旁边的房子问冬宝。

    冬宝倒是有问必答,连厨房也教她问了出来。

    叶芷青记得虞府里,厨房后面是有小门的,专门用来采买运食材,或者往外运泔水,供厨房的下人进出的。也不知道淮阳王府会不会也与虞府格局有几分相似。

    她心里正猜度着,就听得冬宝道:“姑娘,前面绕过假山就到了。”

    叶芷青跟着冬宝多走两步路,才绕过假山,就与一行人相遇,打头的正是淮阳王,头上束着紫金冠,身着月白色锦袍,身边跟着好几人,乌泱泱朝着她们走了过来。

    冬宝抿嘴一笑,暗道果然让她给猜对了,殿下爱献宝的毛病从来没变过。

    这荷园中心有个亭子,里面放着圣人的万寿节贺礼,其中多有奇巧之物,派阳王派人把守,自己时不时也要过去瞧瞧。昨儿冬宝听得黄兴念叨,前几日淮阳王出门去赴宴,几名皇子起哄着非要瞧他为圣人准备的贺礼。

    淮阳王自来是个张扬的性子,说不定到时候就真允了呢,结果今儿听得厨下送饭的丫头来说,晚上有宴会,听说几名皇子也要过来,席间要按着几位殿下的口味准备菜肴,冬宝便心里有数了。

    淮阳王多时不见叶芷青,才抬头就发现她跟个山间精灵似的从假山后面绕了出来,灯下看佳人,又添了几分美,顿时春心荡漾,也不管身边跟着的几位宾客,大步迎了过来:“你怎么来了?晚上临水冷,冬宝也不侍候你主子多加件衣裳。”

    冬宝忙屈膝认错:“是奴婢思虑不周。姑娘说想出来散步,奴婢这才跟姑娘出来,不防走到了这里,还请殿下恕罪。”

    叶芷青去主院这些日子,淮阳王既没往秋澜院过来,也没再往秋澜院放赏,冬宝心里不安,生怕淮阳王又被别的女人绊住了脚步,这才想着借今晚的机会,试试叶芷青在淮阳王心里的地位。

    淮阳王伸出手,差点就握到了美人的小手,没想到她个机灵鬼儿,竟然借故屈膝行礼,躲了。

    “快快起来,哪那么多礼数。这些日子你在王妃院里忙着,我也没空去瞧你,可是累着了?”

    淮阳王声音温柔,后面跟着的几个人却哄笑了起来:“堂兄,你这声气儿难道怕太大了吓着新嫂子?”原来是几位皇子跟了过来。

    叶芷青循着声音去瞧,但见不远处几位皇子的身后,立着位身量笔直的年轻男子,不是周鸿又是哪个?

    她心下大喜,只觉得遇到了救命稻草,还未张口,却发现周鸿的面色极为难看。顿时又想起当初自己如何离开周府的,心下一黯:罢了罢了,她与周鸿早就撕破脸皮了,怎么还想着求他呢?

    真是没出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