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55:13本章字数:3071字

    隔了好几日再晒到阳光,叶芷青都恨不得欢呼一声,要不是太失形象,她都恨不得将自己摊在甲板上好好晒一晒。

    周鸿的态度实在奇怪,她也不敢深究这位爷,就怕下一刻他再露出什么嫌弃的表情。本来她就要发霉了,要是晒过太阳之后再缩回潮湿的舱房里不能再出来,那真的是有点可悲。

    虎妞在远处的甲板上晒被子,尽量离他们远点,叶芷青盘膝坐着,闭起眼睛感受太阳晒在身上,暖意融融,好像要将她骨头缝里的阴冷都驱散了。

    周鸿拖了她上来,见她随意席地而坐,原本算不上雅相,可是不知道为何,由她做来竟然不觉得违和。他也盘膝坐了下来,两个人沉默了一会,终于开口:“叶子,你准备去哪里?”

    叶芷青睁开眼睛,正对上周鸿探究的眼,周少将军这次竟然没有强硬的逼迫她追随于他,而是用一种谨慎的态度问她要去哪里,实在是大大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我其实……还没想好。”她不禁露出茫然的神色:“反正天大地大,总要寻个容身之处,赚钱糊口养家。你没看我还拖家带口嘛。”她的目光扫过远处晒被子的虎妞,见小姑娘远远朝她露出个忧心的表情,不由笑笑安抚她。

    周鸿倒是很想张口说:要不跟着我去东南。又怕被她误会自己别有企图,遂将这句话咽了下去。

    他今日见她,并不是要跟她吵架的,而是本着平心静气的原则准备好好跟她好好聊聊。

    “想过以后做什么吗?”

    叶芷青侧头想想:“要不做个接生婆?”在周鸿不赞同的眼神之下大乐:“看来这个职业不太好啊。做大夫我也不行,连脉都不会把,人家也不信我能治好病。还能做什么啊?要不开铺子卖吃的,我的厨艺应该还不错。”

    周鸿的眼神就更不赞成了:“这些营生都太过辛苦。”

    叶芷青叹一口气:“这世上哪有轻松事儿啊,旁人瞧着少将军战功赫赫,但恐怕很少有人能想过少将军为了能走到今天这一步,恐怕也是吃了不少苦头吧。能吃多少苦,就能享多少福,都是有定数的。”有时候她也想拿这一套来哄骗自己,不然好端端的在现代社会,怎么一下子就跑到这个不知名的朝代了呢。

    她明明都已经脱离原生家庭,能赚钱养活自己,过自由自在的生活了,不再受制于家里人,也不知道得罪了哪路神仙,就将她丢过来了。

    周鸿没想到她能说出这番有见地的话,又想起在淮阳王府听到的那只大闹天宫的猴子的故事,愈加好奇她的过去了。但是真打听来的消息似乎跟眼前的人并不相符。

    真打听来的消息里,杨婉青是个孤高沉默的少女,至少在她继母以及妹妹的口里,是个不讨人喜欢又名声败坏被沉塘的少女。——花几两银子,很容易就打听出来她的过去。

    杨开山的继室是个刻薄的人,周府里年老的婆子在外面很容易就跟她身边的下人搭上了线。她带着女儿厚着脸皮来京里,凡事还要看妯娌的脸色行事,心里不知道憋了多少怨言。

    周府里婆子打听来的消息报上来,周鸿反倒更拿不准叶芷青是什么样的人了。反正杨开山继室那边打听来的人,听起来跟叶芷青简直就是两个人,这让他越发的想要探究她的过去了。

    “要不要……我帮你?”平生第一次,他以平等的口气询问她的意见,而不是强制她去做什么。

    叶芷青几乎都要受宠若惊了:“不必不必!不必麻烦少将军了,其实我也就是一说,真要做点小生意,还得自己先去市井里多走动,才能知道要做什么。若是将来有机会去东南,需要麻烦少将军的地方,我必不会客气的!”

    反正她还欠着救命之恩未报,债多了不愁,将来有机会慢慢报答好了。

    “少将军好像有哪里不一样了?”叶芷青真是越来越觉得奇怪了。

    周鸿被她的目光给瞧的浑身有几分不自在,他来从来没有被叶芷青用这样奇特的目光打量,她看着他的目光,就跟看周浩卫央的神色并无不同。

    以前很多次,他从外面回来,听到她在院子里跟卫央说说笑笑,热闹不已,但是等他进去之后,气氛就马上不同了。他以前只是觉得心里不舒服,但是从来没有深究过原因。现在却福至心灵,忽然之间想到,是不是因为一直以来,他居高临下的态度,才让她对他的态度与卫央等人的态度全然不同?

    这么想似乎也说得通。

    “我只是想通了一些以前没有想通的事情。”周鸿微微一笑:“你既然不想搬到上面来,以后想晒太阳随时都可以,我还有事,先回舱房里去了。”

    叶芷青欢呼着送走了周鸿,招手叫虎妞过来,主仆俩背靠背坐在甲板上晒太阳,直逗留了一个时辰才回去。

    周鸿的舱房恰能看到甲板上的动静,他回到舱房以后,透过窗户缝隙一直关注着外面的动静,见她们主仆俩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虽然听不到说些什么,但偶尔能听到她跟丫环的笑声飘过来,显然心情不错。

    也许给别的小娘子,离开了家人的庇护,独身在外,难免恓惶,但叶芷青似乎没心没肺,毫无这方面的顾虑。真不知道该说她是胆大包天呢,还是不识人间险恶。

    他今日只是想验证一下自己心里的设想,只要对她和气些,稍稍释放出些善意,原来她就收起了全身的尖刺,变的好说话了起来。真没想到这丫头还是个刺猬性格。

    卫央是亲眼看着少将军带了叶子上甲板晒太阳的,他整个人都处于懵圈状态,好容易明白过来,顿时替叶芷青欢喜无尽。

    “少将军真的不再讨厌叶子了啊?”

    周鸿板起脸来,问他:“我几时又讨厌过她了?”有些不为人知的情绪,内心的纠结,他也不想让卫央这个二愣子知道,免得他大嘴巴说出去。

    槽船一路南下,过了通州府,到高邮,杭州,镇江,到达扬州的时候,叶芷青前来与周鸿告别。

    同行多日,后来她再上甲板晒太阳,三回里有两回周鸿会出来与她聊会天。他本身就是言简义赅的人物,发号施令惯了,从来也不习惯与人长篇大论口惹悬河的谈天说地,很多时候反倒是叶芷青比他活泼话多,有时候会问些东南风物,或与倭寇的战事,有次听完了竟然感叹一句:“倭寇这个国家卑鄙无耻原来也是一脉相承,古已有之,从来就没改变过。”

    周鸿很是好奇:“你怎么知道他们卑鄙无耻古已有之?难道哪本书里有载?”

    叶芷青一窒,总不能将后世惨痛的历史搬过来讲给他听吧,只能吱唔过去:“少将军大败倭寇,真是当世英雄!”

    周鸿心里自嘲一笑:都是美人爱英雄,她都认为自己是英雄了,竟然也没生出一点以身相许的绮思,还能拒绝他,难道还是因为自己战功不够显赫的原因?

    他没想到叶芷青要在扬州下船,毫无准备之下忙吩咐周浩:“去给叶子准备一份程仪。”上次她离开周府,只带了自己的东西,他送的一样没带,决裂的十分彻底。

    这次分开,他虽然心中略有遗憾,惋惜她跟寻常女儿家不同,不肯依附于他,与他同回东南,但是至少这些日子的聊天让他明白了一件事情,凡事不可强求,特别是刚烈如她。

    叶芷青带着虎妞下船,包袱里还装着周鸿送的两百两程仪,脚落到扬州码头,还回头朝他挥手。

    周鸿负手站在槽船上,神情未明。身边的卫央却扒着船舷差点将一只胳膊挥断:“叶子,安顿好了一定要写信来报个平安啊!”都要为她的去向操碎了心。

    周浩恨不得将这小子拖到底舱藏起来,他现在有点猜不透周鸿所想,只看得出来少将军大约是真的对叶芷青的想法不同了,两个人相处好容易平和了起来,他都以为叶芷青可能会随他们南下,已经做好了向周夫人解释叶芷青来历的准备,没想到半道上她下船了。

    “少将军,真的不管叶子了吗?”

    周鸿等她们主仆的身影穿过码头上搬货的船工苦力,绕过来往的人群,向着远处繁华的扬州城而去的时候,转头吩咐周浩:“我记得家里好像在扬州也有铺子,回头派人照看着些,省得被人给欺负了。她们主仆弱质女流,难道还真能干出一番大事业不成?”

    如果能在市井间糊口,立足都算不错了。

    这丫头好了伤疤忘了痛,这么快就将京里所经历的事情给忘记了,他可没忘。况且这是什么地界,扬州瘦马可是出了名的,美貌女子在扬州就是商品,希望她能早日撞了南墙,若是能来东南,那就更好了。

    周鸿虽然最近能做到与叶芷青和谐相处,聊天的时候也认真倾听,但是骨子里却从来都是大男人,认为女人就是要男人来保护的,这一点实在不容易在顷刻之间改变。